第287章血染明月照崆峒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287章血染明月照崆峒

2020-03-09更新

    周空看着陈阳,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陈阳淡淡的说道,“看我干嘛?他现在是你的了……动作利索点,咱们还要去大华酒楼!”
    周空双眼跳过一丝杀意,“明白!”
    李元浩不停的哀求,“周师兄,您就饶了我吧……我四肢全都断了,就算以后恢复了,也是个废人!”
    “您就别再跟我这个废人计较了!”
    周空冷笑了一下,接着,他的脚尖朝李元浩的太阳穴狠狠踢了一脚。
    他那一脚并没有尽全力,而是用了一个阴劲。
    李元浩的身体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疼!我的脑袋要疼死了!”
    他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陈阳刚才给打断了,所以他只能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周空冷冷的说道,“一个小时后,你的血管会爆裂!两个小时后,你会去另一个世界!”
    “我以前不想跟你们计较,只是把你们都当成了人!”
    “我还是高估你们了,你们这些崆峒败类,根本就不能算人!你们连禽兽都不如!”
    周空看着司机说道,“小孙,这里太危险!你还是先回去吧!”
    小孙倒挺硬气,“周先生,我不走!我要跟你们在一起!”
    小孙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刚毅的样子。
    他还专门朝陈阳身边靠了靠。
    小孙心里暗道,他么的,这次长途可真是太危险了!
    到处都是杀手和武者!
    要是自己现在离开,也许马上就死在某个角落了!
    还是跟着陈先生最安全!
    陈阳挥了挥手,“小孙跟着咱们反而安全!”
    “走,大华酒楼!一定要找到那个九阴鼎炉!”
    三人离开餐厅,快速的钻进了越野车。
    越野车像箭一样朝远处冲去。
    大华酒楼。
    酒楼下面停了很多豪华的车辆。
    酒楼门口站了十来个人,那些人有的是保镖,有的则是崆峒派的武者。
    陈阳三人朝酒楼走去。
    周空走在最前面,他身上的杀意很浓,他就像一个怒火金刚!
    那些保镖和武者看到周空三人,都纷纷大喝了起来。
    “你们三个是什么人?今天我们酒楼被人给包了,不对外开放!”
    “你们三个,站住!再不站住我们可不客气了!”
    “那个人有点眼熟!周师叔……周师叔回来了!”
    有些武者认识周空,急忙转身朝酒楼里面跑去。
    大部分的保镖和武者都不认识周空,他们挥舞着家伙朝周空冲了过来。
    周空身影一动,仿似一只巨雕落入了羊群之中。
    他的双手不停的晃来晃去,人群中传来阵阵哀嚎之声。
    “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我的胳膊……这个老头可真狠!”
    “这个老头太厉害了,快喊人!”
    眨眼之间,门口就倒下了一大片人。
    周空朝四周看了一眼,他见门口再也没有站着的人,这才朝酒楼里面走去。
    他心里有无尽的怒火,他要打人,他要杀人!
    他要屈大源血债血偿!
    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响,接着,百十个保镖都从楼上冲了下来。
    周空心中的怒火更盛,他大吼道,“屈大源,你给我出来!”
    “你这个孬种……难道你就让这些虾兵蟹将出来送死吗?”
    周空的吼声很大,可是屈大源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那些保镖都堵在楼梯上,虽然他们都很忌惮周空,但是他们却不能退!
    周空冷冷说道,“挡我者,死!”
    周空朝楼梯慢慢的走去。
    那些保镖发一声喊,他们都朝周空冲了过来。
    周空大喝道,“让你们见识见识崆峒鹰爪手!”
    一瞬间,楼梯上面到处都是爪影。
    一片爪影过去之后,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保镖全都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喉咙上都有三个巨大的爪印,他们全都被周空捏碎了喉咙。
    剩下的保镖都瑟瑟发抖,那些保镖不停的朝后退去。
    周空喝道,“他们人在哪?”
    一个保镖急忙用手朝楼上指了指,“四楼江山明月包间!”
    周空脸上跳过一丝残酷的杀意,“江山明月?好一个江山明月!”
    “江山代有人才出,血染明月照崆峒!”
    周空大步朝楼上走去。
    那些保镖都纷纷退让到了一旁。
    有些保镖心里害怕,他们从附近的楼梯扶手上跳了下去。
    陈阳暗暗点头,周空平日里被乔家养着,这几年乔家家大势大,他已经很久没有动手了。
    他身上的杀戮气息已经淡了很多。
    这么说吧,周空养尊处优惯了,他的功夫退步了很多。
    郭不群的死激起了周空心中的怒火。
    杀戮让周空恢复了状态,他身上的血性又复活了!
    周空现在的状态很好,随时都可能再次突破!
    四楼。
    四楼的保镖早就跑没了。
    四楼的窗户全都大开,那些保镖的身体素质都很好,他们刚才扒着墙沿就逃走了。
    崆峒山的那些武者也都知道周空的厉害,他们也早跑了。
    一个油头肥脸的胖子坐在江山明月包间里。
    他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可是他的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
    周空站在包间门口,“屈大源在哪?”
    胖子看了周空一眼,他笑了笑,“您请喝茶!”
    他端起茶壶想给附近的茶杯倒茶,可是他的手却怎么也拿不住茶壶。
    “啪!”
    茶壶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胖子急忙自我介绍,“我是刘全发……我在崆峒和甘省有很多朋友,你们不能动我!”
    “要不然的话,你们会有大麻烦!”
    胖子突然面红耳涨的说不出话来,他不停的挣扎,可是根本就没用。
    周空双目通红的盯着刘全发,“你敢威胁我?”
    周空的右手掐着刘全发的脖子,他把刘全发整个人都掐到了半空中。
    刘全发不停的蹬着双腿,他马上就要挂了。
    陈阳淡淡的说道,“周空,等一下!”
    周空手一松,刘全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刘全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的脸色好看了很多。
    陈阳问道,“我问你什么,你说什么……明白?”
    刘全发急忙点头,“大人,我明白!我明白!”
    陈阳剑眉一挑,“听说你们挖到了一个鼎炉?”
    “没错!”刘全发急忙应道,“我们确实挖到了一个鼎炉!那个鼎炉很奇怪,上面到处都是歪歪扭扭的符号!”
    “我找人问过中文系的专家,那些专家也是一脸懵逼……不过有个专家说那个鼎上的文字好像是巫文!”
    陈阳点了点头,“你还算老实!我现在问你,你们把鼎卖给了谁?”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