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鼎炉在哪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286章鼎炉在哪

2020-03-09更新

四个骨境强者看着地上的筷子,那根筷子很快就停止了震动。
一个骨境强者冷哼道,“哼!以为你小子有多强……只是骨境巅峰而已!”
“如果我们四个人一起出手,虽然我们有人会受重伤,可是你也会马上死掉!”
“我劝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省得大家伤了和气!”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周空!”
“请阁下和司机速速离开!”
那个骨境强者约莫五十岁左右,他手里拿着一根旱烟袋,一副乡下庄稼汉的打扮。
陈阳看都没看庄稼汉,区区四个骨境强者,随手就灭了!
路是自己选的,如果他们选错了路,那就是他们的命!
陈阳扫了那些刀手一眼。
那些刀手看到陈阳扔出筷子以后,他们马上就全都老实了。
他们很想离开,可是他们又不敢。
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了四个骨境强者的身上。
如果骨境强者能够击倒陈阳,那他们也可以混一杯羹。
庄稼汉见陈阳没有搭理自己,他的脸色很难看。
他吸了一口旱烟袋,然后朝陈阳抱了抱拳。
“既然阁下非要趟这趟浑水……那老夫就只能回家了!”
“告辞!”
庄稼汉说到告辞的时候,脚下突然一动,整个人朝陈阳冲了过去。
他手中的旱烟袋冒出了通红的火焰,那根旱烟袋朝陈阳胸口的膻中穴狠狠砸去。
他冲过去的同时,大声的吆喝了起来,“你们还不动手!”
另外两个骨境强者也朝陈阳冲了过去。
一个快速的跃到了空中,他人还在空中,手里已经连续扔出了几十根飞针。
另外一个则是地躺拳的高手,那个矮子身体突然一缩,他贴着地皮就朝陈阳滑了过去。
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明亮的镰刀,那把镰刀发出耀眼的寒光,镰刀直朝陈阳的裤裆而去。
眨眼之间,陈阳的上中下三路同时都受到了攻击。
第四个骨境强者有些犹豫,他倒没对陈阳发起攻击。
陈阳的声音很冷,“死!”
陈阳随手划出了一掌。
那一掌从上往下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
那一掌仿似一把巨大的利斧,空气都发出了快速的炸裂声。
“叮!”
所有的飞针全都变成了碎片,那些飞针全都掉到了地上。
接着是空中的骨境强者,那个骨境强者直接炸成了碎片。
庄稼汉低喝道,“你不是骨境巅峰!你是……”
“噗!”
一声闷响。
庄稼汉彻底变成了一堆碎片。
地躺拳的骨境强者看到势头不妙,他硬生生改变了滑行的方向,他在地上来了个懒驴十八滚!
他滚到一旁之后,快速的从地上弹了起来。
接着,他如弹丸一般,直朝大门冲去。
他冲出大门的刹那,还得意的喊道,“告辞!”
“噗!”
再一声闷响,他冲出大门后也变成了碎片!
陈阳的掌法含有阴劲,地躺拳的骨境强者冲出大门后心神松懈之际,身体马上就变成了碎片。
最后一个骨境强者看到这一幕,浑身不停的发抖。
“噗通!”
那个骨境强者跪在了地上,“小人刁蛮蛮知罪,还望您能放我一马!”
陈阳淡淡的说道,“你可以滚了!”
“不过你在滚之前……先把那群垃圾给清理干净!”
刁蛮蛮身影一动,朝那群刀手冲了过去。
他的武器是两把细长的匕首。
两把细长的匕首在餐厅里不停发出耀眼的光芒,那些刀手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
刁蛮蛮生怕陈阳会对他不满,所以下手非常狠。
每个刀手的要害部位最少受到了两次攻击,那些刀手全都挂了。
刁蛮蛮收起匕首,他朝陈阳再次鞠躬,“请问先生,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陈阳淡淡的说道,“你的表现还不错,滚吧!”
刁蛮蛮朝陈阳行了一礼,“谢谢先生!”
刁蛮蛮的身影快速的朝餐厅外面冲去。
眨眼之间,他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李元浩躺在地上,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一切。
师父专门在餐厅里埋伏了那么多的杀手,可是那些杀手竟然被这个司机给干掉了!
这个司机也太强了吧!
陈阳冷冷的盯着李元浩,“说!你师父到底想干嘛?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李元浩浑身哆嗦,他不敢再有丝毫的迟疑,“司机大哥……司机大爷,这真不关我事啊!”
“这都是我师父屈大源的主意!”
“师伯岁数大了,不怎么管门派里的事情……很多产业和生意上的事情全都交给了我师父!”
“我们崆峒山的沙子质量很好……前段时间,本地富商刘全发想在崆峒山开沙场,他说沙场很来钱!”
“我师父就偷偷摸摸的在后山开了沙场……这事一直瞒着师伯!”
“沙场里面突然挖出了一个古董,那个古董看起来有些古怪!”
“刘全发把古董的消息给放了出去,接着,有人出高价把那个古董给买走了!”
“再后来,师伯听说了这件事……师伯非常生气,他让师父把那件古董给交出来!”
“他当时还扬言,如果我师父不听话……他就要把周师兄喊回来,他要让周师兄执行家法!”
周空坐在一旁,脸色铁青,满脸都是杀气。
他恨不得现在就干掉李元浩。
陈阳心中一动,问道,“那个古董是个什么东西?”
李元浩急忙说道,“那是一个鼎!那个鼎看起来非常古怪,好像是什么道家用的东西,上面到处都是歪歪扭扭的文字!”
陈阳双眼一亮,他把手机里的鼎炉图片调了出来,“是不是这个鼎?”
李元浩奇道,“原来那个鼎是被您给买走了?您这次回来,是想黑吃黑?”
“黑你大爷!”陈阳怒道,“快说!你师父现在在什么地方?”
李元浩低声说道,“师伯当时威胁我师父,所以我师父趁他病重,就把他……”
“我师父怕周师兄会来找他的麻烦,就让我带人埋伏在这里……他现在应该在大华酒楼喝酒!”
“对了,刘全发应该也在!”
“这位爷,我可没说半句谎话,求您饶我一命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