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孺子可教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288章孺子可教

2020-03-09更新

    刘全发浑身哆嗦着说道,“这位大人,我不知道!”
    陈阳双眼一瞪,“你不知道?”
    刘全发急忙解释,“我只是把古董的消息放了出去……并没有参与交易!”
    “不过我听屈大源说过这事……他说跟他交易的那个人戴了一个奇怪的面具!他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长的什么模样!”
    陈阳问道,“什么面具?”
    刘全发双手比划了起来,“屈大源说那个人身上的杀气很重,那个人为了隐藏自己的真面目,专门戴了一个猪八戒的面具!”
    “猪八戒的面具?”陈阳听了刘全发的话,心里很是好奇。
    刘全发点了点头,“就是唱戏里面猪八戒戴的面具!”
    刘全发害怕陈阳不相信他说的,所以很是慌张。
    他的话说起来有些语无伦次!
    陈阳问道,“屈大源现在在什么地方?”
    刘全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大人,屈大源刚才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他给我说,沙场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沙场挖出了一个山洞,那个山洞好像跟那个鼎炉有关!”
    陈阳双眼一亮,“你们沙场在什么地方?”
    “就在后山!”刘全发急忙说道,“我现在带你们去!”
    越野车在崆峒山的山道上快速的行驶着,山道很是崎岖。
    小孙的水平不错,他把车开得很稳。
    陈阳眉头微微一皱,“沙场还有多远?”
    刘全发急忙说道,“这位大人,马上就到沙场了!再往前面拐个弯就到了!”
    陈阳淡淡的说道,“小孙,停车!”
    小孙踩了一脚油门,越野车稳稳的停到了山路中间。
    小孙看着陈阳问道,“陈先生?”
    陈阳拍了拍小孙的肩膀,“小孙,后面有个路口……你把车倒回去,然后在路口调个头!”
    “你把车开到大同宾馆附近……我们下山再联系你!”
    “前面山路太险,容易中埋伏!”
    这附近的山路太险了,到处都是高高的悬崖。
    如果有人撬动悬崖上面的巨石,那他们就麻烦了!
    虽然陈阳不会有事,但是小孙和周空可就危险了!
    陈阳曾经处理过很多棘手的问题。
    他之所以能活到今天,跟他做事非常小心有关!
    他从不低估对手!
    他绝不给对手可乘之机!
    小孙点了点头,“陈先生,我在山下等你们!”
    “刚才过来的时候,山脚下有片林子……那片林子停车不错!”
    小孙是乔文海的专职司机,他的眼头也很机灵。
    他觉得自己回到大同宾馆一带太危险,所以他宁可在山脚下等陈阳。
    陈阳点了点头,“也行!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陈阳拉着刘全发跳下了车。
    周空也从副驾驶座上走了下来。
    刘全发看着附近高高的悬崖,他低声说道,“大人……我这两年玩的妹子太多了,身子早就被掏空了!”
    “我恐怕不能跟你们一起行动!”
    陈阳低声说道,“少废话!你要是敢说一句废话,老子马上把你扔下去!”
    陈阳抓着刘全发的衣服朝附近的山崖走去。
    刘全发在他手中就像一只弱小的小鸡。
    陈阳没有发力,他轻轻松松的走上了附近的悬崖。
    眨眼之间,他就上到了悬崖最上面。
    他沿着悬崖朝远处的沙场走去。
    周空心中暗叹,陈先生果然强悍!
    这一手轻身功夫能让多少人望尘莫及!
    周空不愿在陈阳面前丢人,他一个发力,也朝悬崖上面冲去。
    悬崖侧面很是陡峭,非常的难爬。
    周空使出大力鹰爪功,他抓住山崖边突出的巨石,不停的向崖顶爬去。
    片刻之间,他也爬上了崖顶。
    他深吸了两口气,气息恢复了正常。
    他快速的朝前跑去。
    陈阳抓着刘全发站在前面不远处。
    他看着周空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陈阳快速的朝沙场方向走去。
    周空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陈阳朝前走了一小会,就停了下来。
    他双眼跳过一丝杀意。
    陈阳把手朝前面的巨石一指,“周空,那里有三个人……记着,抓个舌头回来!”
    周空点了点头,悄无声息的朝前面摸去。
    片刻之后。
    周空把一个壮汉扔到了地上。
    那个壮汉的脖子上纹了一个巨大的蝎子,那个蝎子看起来非常的狰狞。
    陈阳问道,“你们沙场到底有多少人?还有什么其他埋伏?”
    壮汉梗着脖子说道,“你们要是放了我……屈掌门还能饶你们一死!”
    “沙场附近早就变成了天罗地网……你们三个人全都会死!”
    刘全发气呼呼的踹了壮汉一脚,“他么的,屈大源那家伙真不是玩意!他竟然想把我也给害死!”
    “两位大人,要我说……你们别客气了,直接把屈大源给干掉算了!”
    陈阳冷冷的看了刘全发一眼。
    刘全发马上浑身哆嗦了起来,“大人……我说着玩的,这里你们说了算!”
    陈阳说道,“周空,这小子留着也没用!咱们直接杀过去!”
    周空朝陈阳行了一礼,“一切全听先生的……”
    周空随手一爪,捏碎了那个壮汉的喉咙。
    周空心里很是感激,要不是陈阳刚才让他下车,他现在早就死在那块巨石下面了。
    他没想到屈大源竟然如此毒辣,屈大源连生意伙伴的命都不要了。
    陈阳低声交代道,“周空,你为明,我为暗!咱们双管齐下……直接破了这附近的所有陷阱!”
    陈阳说话的同时,手中轻轻一动,直接把刘全发给掐晕了。
    周空快速的朝沙场冲去。
    他从悬崖边快速的滑到了沙场下面。
    他站在沙场中间大声的吼道,“屈大源!你给老子出来!”
    “你要是有种的话,咱们就决一生死!”
    “你不要像个乌龟一样躲起来……你他么的是不是崆峒派的传人?”
    “好!有种!你真的有种!”屈大源不停的鼓掌,他慢慢从沙场办公室走了出来。
    他看着周空哈哈大笑了起来,“周空,这么多年不见……你小子还是跟以前一样浑!”
    “他么的,你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跳出来……我还真不好意思那么快就干掉你!”
    “哈哈!老子要慢慢的玩死你!”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