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你只是棋子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96章你只是棋子

2020-01-11更新

  王家别院。
  霓虹灯闪烁,热闹非凡。
  接到请帖的家族,几乎全都来了。
  王家的保镖分站两边,一脸肃穆。
  远处,悬挂的巨大重阳节灯笼,排成两排,总共九九八十一个。
  陈阳下了车之后,身形一闪,直接消失了。
  他的身影,悄无声息的落在了王家别墅的院墙上。
  在王家宅院的入口处,有两条黑色的狼犬,趴在地上,吐着鲜红的舌头,流着口水。
  而在狼犬的对面,是一个木桩。
  木桩上绑着一个人,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正是吴一刀。
  两条巨大的黑色狼犬,距离吴一刀,仅仅只有半米而已。
  它们能够闻到那诱人的血肉味道。
  只不过,两条狼犬被一根很细的木桩拴着。在两条狼犬的不停挣扎下,那木桩已经变的残破不堪,随时可能折断了。
  走进来的客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吓的脸色苍白,赶紧往屋子里走。
  这是一种告诫。
  告诫其他家族,不要和陈阳扯上关系,不要和王家做对!
  即便是吴一刀这种能和一流家族对抗的人,只要和王家做对,也落得如此下场了。
  陈阳的眼睛,冰冷无比,他从吴一刀身上掠过,随即,事先看向别墅的最顶层。
  那里,一道恐怖的气息,在隐藏着。
  陈阳双腿一蹬,“嗖”的一下,飞到了别墅最顶层的阁楼。
  阁楼内,一个白发老者,捧着一壶枸杞茶,对着棋盘,皱眉思索。
  “来了?不如,来一盘?”老者头也不回,开口说。
  陈阳径直在对面坐下来,轻轻摇头。
  老者嘴角轻蔑的笑了起来,他摇摇头,“你们这些年轻人,自以为自己很厉害,却连围棋都不会下。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你们都不懂,又何谈……报仇?”
  陈阳淡淡开口,“围棋,我并非不会。而是,不和你下。”
  “为什么?”老者奇怪。
  陈阳淡漠的说道:“因为,你不配。”
  白若华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怔,随后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我?不配?”
  “蹬”的一下,白若华站了起来。
  “我白若华,十岁拜名师习武,围棋武功,开始入门,三十岁我武艺进入血境,围棋也已经成为九段巅峰。五十岁,我已纵横江北,如今,我很少出剑,而围棋,也再没有遇到对手。小子,看你天资不错,我本想点醒你,却不曾想,竟然如此自大!”
  白若华冷哼一声,须发如剑。
  陈阳仍旧淡然坐在那里,“我并非自大,只是因为,你,的确不配。你,只是棋子,而我,是棋手。”
  白若华呵呵冷笑,“我是棋子?我白若华,傲剑半生,还没有人,能支配我!”
  “是吗?那为何,你回来到这苏市?还不是因为,药盟命令吗?”陈阳笼着手,淡淡的说。
  白若华一怔,随即他笑了起来,“原来,你是想要套我话。你知道药盟?这倒是还不错。的确,我此次来,的确是药盟委托,要斩杀你。只不过,从你进来那一刻,我改变了主意。我可以,收你为徒,我……”
  “够了!”陈阳不耐烦起来,“告诉我,药盟的事情,我留你半条命,否则,死。”
  “狂妄!”白若华手中棋子,突然间化成一道黑光,朝着陈阳飞来。
  陈阳两手指伸出,轻轻接住,接着,棋子回旋,刷的一下,飞了回去。
  “嗤”的一下,棋子直接嵌入了白若华的肩井穴。
  “啊!”
  白若华惨叫。
  陈阳手掌,在棋盘上猛的一拍。
  “刷刷刷刷……”
  三十六枚棋子,同时飞了出去。
  “嗤嗤嗤嗤……”
  所有的棋子,精准的全都嵌入白若华的三十六处大穴,把他钉在了墙壁上。
  白若华惊恐的看着陈阳,他没想到,小小年纪的陈阳,竟然如此可怕。
  陈阳手里,捻起一颗白色棋子。
  “我说了,和我对弈,你不配。如今,你还有最后一个生机,告诉我,药盟是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杀我父母?秘钥又是什么?”陈阳慢慢走了过去。
  白若华盯着陈阳,先是惊恐,随即,他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背叛者的儿子,原来,还没有拿到秘钥,哈哈哈,太可笑了,太可笑了!这世道,真的是太可笑了。陈阳,你终究会明白,你和你父亲,都是多么的愚蠢……噗……”
  白若华突然脸色发紫,七窍流血,而死。
  陈阳走过去,看了下,这老头的牙齿间,竟然藏有毒药。
  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这些人,为什么都会提到秘钥,为什么都说父亲是,背叛者?
  这时候,楼下,传来一阵哄闹声。
  只见王家庭院外,金童带着一捧白菊花,走了过来。
  王家保镖,立即冲上来,要把金童抓捕。
  金童淡淡的站在原地,高声喊道:“怎么?堂堂王家,竟然连我一个柔弱公子哥,都如此惧怕吗?”
  “让他……进来。”苍老的声音传来。正是王家老太太王庆兰。
  保镖放行,不过,暗处,有二十多个便衣保镖,在严密的保护着王庆兰。
  金童捧着白色菊花,走进了庭院,他看到了吴一刀,随即说道:“吴兄,我很快,就来救你了。”
  吴一刀伤的很重,他呵呵一笑,“好,黄泉路上,咱们哥俩相伴,也不孤独。”
  金童笑了笑,然后大步,走进了别墅大厅内。
  大厅内,热闹非凡。
  然,没有一个人,敢靠近金家!
  毕竟,金家已被王家连根拔起,如今,这金家最后的独苗,也要来送死了。
  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同情金家,更不敢帮助金家了。
  燕南北站在人群里,他皱了下眉头,没想到只有金童一个人到来。
  看来,金童真的是要孤注一掷了吗?
  燕南北有些迟疑,并没有上前。
  王庆兰高傲的坐在台上,她洋洋得意的看着金童,“金童,今日重阳节,你来此,是为了要彻底和陈阳割裂,效忠于我吗?”
  金童摇了摇头,“并不是,王老狗,我此次来,是看你最后一面,给你送上这白菊花,以表示我的欣喜。”
  “大胆!”王庆兰猛的站了起来,她指着金童,“你转头看看吧,这苏市,终究还是我王家天下,你投奔一个死了父母的陈阳,一个孤儿野鬼,如今还敢大言不惭!当真以为我人老了,心就善了吗?”
  金童笑了起来,“不不不,你若是心善,那世人,都是菩萨了。老狗,上路吧!”
  金童朝着王庆兰,直接冲了过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