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重阳夜送他白菊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95章重阳夜送他白菊

2020-01-11更新

  金家。
  中心爆炸处,炸出一个十多平米的坑。
  巨大的冲击波,更是把金家的房屋全部摧垮。
  陈阳抬步,走了进去。
  残树下,一地落叶。
  落叶间,一个人影跪在那里,低头,一动不动。
  陈阳走了过去,微微叹气。
  那人,抬头,泪水已经哭干。
  正是金童。
  只是,往日的金童,虽然意气风发,但总带着公子哥的轻浮。
  而这一刻,他已经成熟,冷冽,森寒。
  “起来吧。”陈阳开口。
  “主上,我要报仇。”金童声音很冷,“我等你,只是因为有事情要交代。等事情交割完毕,我会去王家,复仇。”
  陈阳拍了下金童的肩膀,“复仇,我同意。但事情,不用交割。跟我走吧,先去吃些东西。”
  金童咬着牙,跟在陈阳身后。
  车子径直朝着燕南北的住宅驶去。
  燕南北看到陈阳和金童,立即把二人引进来,同时,把大门死死关上。
  “陈先生,对不起,我救不了金老爷子。”燕南北单膝跪下,求饶。
  陈阳看了眼燕南北,说道:“无妨,原本你和我,也只是朋友。吴一刀下落,可知道?”
  燕南北点点头,“被抓进王家的一个郊外别墅了。”
  “很好。”陈阳感觉心口,发堵。
  只是去参加女王的宴会,没想到,一夜间,自己在苏市的两个属下,全都没了。
  至于燕南北和秦家,这两家并没有彻底的归附,所以,他们也不算是陈阳的人。
  这时候,燕家的管家,匆忙而来。
  燕南北不敢让其他人看到,他和陈阳、金童在一起。
  燕南北立即走出去,朝着管家问道:“什么事情?”
  管家开口说:“回主人,王家邀请您,去他的宅子,参加重阳节赏菊吃重阳糕。”
  “好,我知道了,请贴给我。”
  燕南北把管家给支走,这才返回,坐到了陈阳对面。
  燕南北朝着陈阳开口说道:“陈先生,王家给的请帖,去他家宅子,参加重阳聚会。想来,苏市的所有大家族,应该都收到了请帖。王家此前,灭了金家,抓了吴一刀,如今,他们已然稳稳居坐头把交椅。还请陈先生恕罪,王家的动作实在太快,请的人也非常神秘厉害,我无法帮到吴一刀和金家。”
  陈阳一扬手,“无妨,你能探查到,吴一刀下落,我已经很感谢。重阳聚会,在什么地方?”
  “郊区的那套别墅,也就是吴一刀被关之处,或许,王家也想利用这一次的聚会,利用吴一刀,彻底的立威吧。”燕南北开口说。
  “多谢,告辞。”
  陈阳抬步,带着金童,离开了燕家。
  陈阳离去后没多久,一个老头从屋后面走了出来,他白发飘飘,精神矍铄。
  燕南北朝着此人鞠躬,“二叔,您都看到了?”
  “他就是陈阳吗?你说此前想要归附的,便是此人?”燕荡山冷冷的问道。
  燕南北点头,“对,便是此人。他实力很恐怖,也很神秘。”
  燕荡山冷哼一下,带着几分不屑,“神秘?如今,他已经是丧家之犬,而且,他根本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幸好你之前没有做出愚蠢决定,否则,我定然剥夺你家主之位,让你滚一边去打理生意了。”
  燕南北犹豫了一下,说道:“二叔,陈阳他……只怕不简单。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更加可贵。如果我们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只怕以后,再也无法成为陈先生的心腹了。”
  “雪中送炭?现在是雪中送命!那王家,虽然看起来一般,但是,他们可是药盟的狗,打狗看主人,呵呵,哪怕王家只是一条小哈巴狗,但是,和王家做对,也是最愚蠢的!”燕荡山冷哼一下,一甩衣袖,转身离开。
  燕南北站在原地,眉头紧皱。
  沉思半晌,他长叹了一口气,怅然若失。
  总感觉,失去了一次极好的,成为陈阳心腹的机会。
  然,燕家并非自己一个人做主。
  终究是,无法挽回了。哎!
  ……
  陈阳开着车,到了天阳大厦。
  天阳大厦依旧热闹。
  显然,王家虽然对天阳大厦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但是,他们还根本看不上莫月心和莫家,所以,根本不屑与对莫家动手。
  陈阳到了保安部,朝着一个下属说道:“去,准备两份白菊花。”
  “是!”
  下属快速的去了。
  金童抬头,看着陈阳,“主上,我们是不是……败了?”
  “败?”陈阳嘴角冷笑,“三年来,驰骋四海,未曾一百。下面,我们只需要等。等晚宴开始,你去杀了王老太报仇,我去救下吴一刀。”
  金童惊讶的看着陈阳。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灰色皮衣的男人,突然间出现,站到了陈阳身边。
  “属下玄龟,听候主上调遣。”
  男人并不高,准确来说,有点矮,只有一米六,身形稍微有些肥胖。
  这样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原本应该看着很喜庆滑稽,但是,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却绝对不会有滑稽的感觉,反而会很有压迫感。
  陈阳朝着玄龟点点头,“查清楚之前动手之人,一个不留,全部铲除。”
  玄龟点头,“是,主上。”
  玄龟转身就离开了,他走的似乎很慢,可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消失了。
  金童看着玄龟,有些不明所以。
  陈阳开口说:“他叫玄龟,一身硬气功,可以硬抗狙击枪。你爷爷的死,我有原因,此前苏市,我只留下了五十个普通下属,未曾想到,王家会突然动手。以后,再也不会了。玄龟和上千属下,将会常驻苏市,而你,以后可以作为海药集团的,执剑人。”
  “谢主上。”金童跪了下来。
  陈阳看着大厦外面。
  暮色降临,秋意浓浓。
  “原来,今天已经是,重阳节啊!”陈阳长叹了一口气,眼底深处,似乎又能看到,父母和自己,三道人影,从天阳大厦上落下时候的悲哀无助。
  “问他有甚堪悲处?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
  陈阳轻吟,手中茶杯,“咔擦”一声,变的粉碎。
  外面。
  昏黄路灯,开始逐步亮起来,在秋风下,昏黄凄凉。
  陈阳一扬手,粉末落入角落的垃圾桶里。
  “走吧,今日,送王老太,一捧白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