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祖巫血脉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607章祖巫血脉

2020-08-06更新

陈阳目光微动,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丝异样光芒。
一行二人,很快便离开了部落。
再次进入茂密的丛林。
巢对于眼前的一切,感受着十分新奇,稚嫩的小手,更是不断拍打着枝丫,显得十分兴奋。
望着面前的巢,陈阳微微一笑。
这个鱼部落距离夸父部落并不遥远,一行人走了三天功夫,便已看到了夸父部落的影子。
一个足有近十米多高的部落,显露在了众人面前。
在那巨大无比的部落门口,则是两名身材健硕的地巫守卫。
这两名地巫摇晃着手上巨大无比的巫器,发出一声声凌厉的破空声,威势不减。
让周围一众出入的巫面面相觑。
“这两个地巫在这里看守门?”
陈阳面色微变,倒是没想到这个夸父部落这么大气,居然以地巫来当看守。
这可真不愧是夸父部落,在整个巫族之内,也数一数二。
巫族的的大巫,并不是由祖巫创造而出,而是与孕育祖巫时一起诞生的浊气,并沾染着一丝盘古精血所化。
其体内与祖巫体内的盘古精血相比,当然是一个天一个地。
但是尽管如此,这些大巫的修为,最少也是金仙境界,其中更有一些大巫的修为,达到了大罗金仙。
大巫境界的巫,也就九凤、相柳、后翌、刑天、夸父、蚩尤、雨师、风伯。
这些大巫,在整个巫族领地之内,都拥有一个巨大的领地。
而像面前的这个夸父部落,便属于八大大巫之一。
当然,之后夸父身死,就另说了。
而当炎来到那两个守护部落的地巫面前时,只见那两个地巫用力敲击着手上的武器,望向了身前的炎,道:“哈哈,你就是那个炎么,果然长相消瘦,和巫人没区别!”
听着众人的嘲笑。
炎不以为然,冷漠的望向了身前的地巫,冷声道:“你们不过是些看门狗,废话还这么多!”
虽然是巫族,但是其中还是有一些心胸狭窄之辈。
陈阳目光望向了身前的炎,倒是没想到这消瘦女子,居然还有这番坚硬的语气。
“臭姑娘!”
两名巫族侍卫,面色微变,目光瞪向了身前的陈阳,低声哼道:“我让你好看!”
说话间,右侧的侍卫,右手手持着巨大狼牙棒炎砸了过来。
狼牙棒巨大无比,其上散发出淡淡的白色的光芒。
显然是一件威力不弱的巫器。
“哼!”
陈阳右手直接拔过身后的弑神矛,锋利无比的青铜矛,其舰队夹杂着深黑色淤血,给予人一股极其强大的压迫力。
弑神矛瞬间贯穿空气,直接来到了狼牙棒前。
锋利无比的矛尖,直接贯穿了狼牙棒。
“咔嚓!”
只听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
狼牙棒应声破碎,如此坚硬无比的巫器,居然就这么轻易被轰碎。
弑神矛威力不减,透过狼牙棒,转瞬间来到了那名地巫身前。
那锋利无比的弑神矛,好似随时都会将地巫屠杀。
“滴答!”
“滴答!”
……
一滴滴汗水,不断从地巫额间滑落,目光望向了近在咫尺的弑神矛,惊惧的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一旁的炎见状,连忙开口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还没加入夸父部落,便杀一只地巫,对于夸父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羞辱。
陈阳深吸一口浊气,右手握住弑神矛,将其收回了后背,目光则望向了身前的炎,道:“这两人也就叫嚣的厉害。”
听着陈阳的话,两人面色微变,目光望向了陈阳,不敢再多言语。
给了二人一个下马威之后,陈阳与炎,顺利无比的进入了夸父部落。
“我这次去帮助血斧部落,是由我阿妈指派的!”
而在这一刻,一旁的炎,朝着陈阳解释道:“我阿妈是这个夸父部落的一个天巫,相信有她在,你一定可以加入我们夸父部落的。”
感情这个炎,乃是一个“强”二代。
天巫,实力可不弱,在整个巫族也是其中佼佼者。
而作为天巫的孩子,炎其实按照地位,在整个夸父部落也不低。
其吃亏之处,其实就是在于其血脉能力,与夸父部落相斥,否则的话,也不会沦落到去那么偏远的血斧部落完成任务吧。
想到这里,陈阳微微一笑,开口感谢道:“此番还是要多谢你,要不是你,我还不一定能够来到夸父部落呢!”
陈阳所说的都是真的,若是没有炎,自己修为提升必然缓慢,想要踏入地巫,还不知道要话费多少时间。
陈阳以及三女,很快便来到了一个完全由顽石搭建的屋子之中。
远远望去,可见数头不知名的蛮牛状妖兽,被数颗漆黑色的石头压制。
无法动弹丝毫。
就好似一只只温顺的绵羊一般。
陈阳目光微动,细细感受着这些蛮牛妖兽的实力,发觉这些蛮牛的实力居然达到了妖将境界。
“这个手笔!”
陈阳目光微动,忍不住感叹一声,自己拼死拼命击杀的妖将境界妖兽,到这儿,就成了圈养的畜生。
倒是让陈阳有些侧目。
“阿娘!!”
而就在此时,炎快步朝着屋内冲去,眼中满是喜意。
许久未见阿妈,对于炎而言,还是十分欢愉的。
“吱呀!”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石门打开。
很快,便见一名身高三米的女子,从屋内走了出来。
女子目光微动,扫向了身前的炎之后,很快有望向了远处的陈阳。
“这是何人?”
如今的陈阳,修为达到了地巫境界,已经不是没有姓名的虾米。
自然这名天巫也留意到了陈阳。
“阿妈,这是我认识的朋友。”
炎咧嘴一笑,伸手指向了陈阳,开口说道:“他虽然是巫人,但是觉醒的血脉是共工祖巫的。”
“觉醒了共工祖巫的血脉!!!”
女子面色微变,瞬间来到了陈阳的身前,目光望向陈阳,道:“将你体内的血脉之力施展出来!”
陈阳倒也没有拒绝,心知这是自己潜力的时候。
若是自己真有共工血脉,日后必然会受到夸父部落的资源倾斜。
对于这些,陈阳自然不会拒绝。
拥有着巫族血脉之后,这是目前陈阳最好的方法,便是将自己的潜力完全展现出来,并以此获得巫族的培养。
想到这里。
陈阳也不再迟疑,双目微闭,一缕缕淡蓝色的光芒,瞬间涌上了陈阳的周身。
那汹涌的蓝色的光芒,很快便在陈阳身后凝聚出了一个蓝色虚影。
身影蟒头人身,身披黑鳞,脚踏黑龙,手缠青蟒。
远远的,便可以感受到一股股强烈无比的威压,那身前的共工虚影手持着两叉戟,期间凝聚着浓浓水雾,好似可以号令天下万水一般。
“真的是祖巫!”
看到共工虚影的瞬间,只见身前的女子,面色煞白,低声喃喃道:“真的是拥有共工血脉。”
要知道,整个巫族,拥有祖巫血脉的巫,其最低的修为也都是天巫,更有甚至,如同夸父一般。
修为达到了大巫境界。
念及于此。
只见身前的女子,突然开口说道:“你现在和我走!”
“阿娘……!”
看着转身便要离去的阿娘,炎面露无奈,忍不住说道:“你就不能让我歇息一会儿吗?我长途跋涉的,走了这么久的路途!”
听着炎的话,女子这才将目光投到了炎身上。
特别是那幼年的女婴。
女子瞳孔一缩,望着女子怀中的女婴,忍不住说道:“你从那儿带来这么一个人族女婴,这是作甚?”
“这个么!”
听到这话,炎轻笑一声:“就说来话长了,反正等见了大巫,就知道了。”
“你还和我打哑谜呢!”
女子轻笑一声,目光望向了身前的陈阳,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在我们这里休息一夜吧。”
炎的阿妈,名唤炎霜。
其拥有的血脉能力不详,但是总体来说,其毕竟乃是天巫,实力还是挺强的。
而在这一夜。
炎将巢的身世,一一告知了炎霜。
“你是说这个人族姑娘,一出生便拥有着天地功德!”
炎霜目光微动,望向了身前的巢,伸出右手,细细打量着身前的巢。
像天生便拥有功德的人,不是没有,实在是太少了。
深吸一口浊气,只见炎霜低声说道:“若是将其好好培养,兴许能为部落多添一个天巫!”
巢十分乖巧,目光望向炎霜,大大的眼睛不断眨巴,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丝惊诧。
石屋不小,足有近五个屋子。
陈阳倒也不含糊,直接领着三女,来到了偏西边的一个大屋子内。
待第二日。
炎霜便会带陈阳等人,找一个歇息的屋子。
时间流逝。
当朝阳升起,陈阳让三女留在屋内,独自一人跟随着炎霜以及炎,朝着部落中央处走去。
在那里,有着足有数十米高的巨大岩石堡垒状的屋子。
远远的可以看到许多巫,正在站在那里比斗气力。
倒是无所事事。
与人族相比。
巫一出生,便拥有人巫境界,其中佼佼者,更是在成年后,便可以达到地巫境界。
若是血脉传承强些,达到天巫也不是不可以。
而这与人族相比。
人类刚一出生,是没有丝毫修为的,便是成年,若是没有机缘,踏入修炼一途,可能就会浑浑浊浊,度过这一生。
万事万物,皆是有优有劣。
人族虽然天资一般,但是其潜力无穷。
通过修炼,修为完全可以不断提升。
其中人族之中的佼佼者,除了三皇五帝之外,便是玄都大法师。
拜在老子门下,踏入准圣修为,极品先天灵宝法宝八卦紫金炉,在所有准圣之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今天大巫不在!”
这时,一名手持着和木杖灵宝的老者,缓缓从屋内走了出来,木杖轻轻敲击坚硬的石地,嗡声道:“你们改日在来吧。”
“不知大巫,何时才会归来?”
炎霜转过了身子,望向了身后的炎怀中的女婴巢,随后轻叹一声:“我有重事要告知大巫。”
“大巫行踪如何是你我能够推敲的!”
老者微微摇了摇头,显然是无法将大巫归来的时间一一告知。
“好吧!”
既然都这么说,炎霜也不好在说什么,只能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陈阳,随即开口说道:“这个巫人,觉醒了祖巫血脉。”
“什么!!!”
听到祖巫血脉四字,老者面色微白,连忙将目光投向了陈阳:“快些将你的血脉之力施展出来!”
对于施展血脉之力。
那真的是轻车熟路。
只见陈阳嘴巴微张,默默唤醒血脉之中的力量
只见那熟悉的蓝色的光芒,再次浮现在了陈阳的身后。
深蓝色的水幕,很快便在陈阳身后凝聚出了共工虚影。
而对于巫族人而言,祖巫给与的强大威压,乃是来源自血脉之上。
饶是修为已到天巫境界,但是依旧被这股强大威压所惊讶。
“真的是祖巫血脉!”
老者满脸褶皱挤成一团,目光望向陈阳,忍不住说道:“不得了不得了,我们夸父部落,已经好久没有出祖巫血脉了。”
“树绒!”
炎霜瞥了眼老者,淡淡道:“要不然你把他收为徒弟好生培养吧。”
“老头子我半截身子如土了!”
一听到炎霜的话,只见那树绒连连摇头,拒绝道:“还是不祸害人了。”
“呵呵!”
听着树绒的话,炎霜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目光则望向了身后的炎:“你带他寻个屋子居住吧。”
洪荒大地,土地广阔,随意找个屋子皆可居住。
“炎,那个炼妖葫芦。。。”
待离开树绒炎霜等人的瞩目,陈阳忍不住望向了炎,开口问道、
炎微微一笑,挥了挥右手,道:“你和我来。”
很快。
炎便领着陈阳,来到了一株苍天大树前。
苍天大树之上,有着一个近五米多高的树洞。
树洞十分粗糙,而透过树洞,陈阳可以看到其内有着身影,在其内走动。
怪不得要开五米高的树洞呢。
陈阳默念一声,很快跟随着炎,踏入了这个神秘的树洞之内。
树洞内别有一番天地,只见一个个奇特的巫器,摆放在上。
“这个上品巫器,要多少妖丹?”
而在这时,一名光着膀子的地巫,伸手指向了一个粗糙的石斧状巫器,闷哼说道。
而在这时,显然是锻造这些巫器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了过来:“上品巫器,需要500枚妖兵境界妖丹。”
“给!”
光着膀子的地巫闷哼一声,顺手取出一件晶莹剔透的妖丹。
只见那妖丹内的妖气浓郁,细细望去,甚至可以看到其内流淌的妖气。
这是一枚妖将境界的妖丹。
而妖兵境界的妖丹,与妖将境界的妖丹划分,也正是这个价。
看到这一幕,陈阳默念一声:“那么这么说来,一枚炼药葫芦,应该就是一枚妖将境界的妖丹!”
待那光着膀子的壮汉,获得了自己满意的巫器之后,便已转身离去了。
陈阳缓缓走上前,望着那中年男子,道:“我需要一个炼药葫芦!”
中年男子望了眼陈阳,目光微动,道:“一枚妖将妖丹!”
“好!”
陈阳身家总共有四枚妖将境界妖丹,划分出一枚出来,购买炼药葫芦,倒也在陈阳的计划之内。
“给!”
随着陈阳将妖将境界妖丹递了过去,一枚淡褐色的炼药葫芦递到了陈阳面前。
与炎的炼药葫芦相比,陈阳这枚颜色更深,至于品阶的话,那自然是上品巫器,和其一般无二。
“熊罴果!”
“这居然是熊罴果!”
……
远远的,陈阳突然发现了身后传来一声声惊呼声。
声音震耳欲聋,瞧这模样,显然都是不敢相信那是熊罴果。
陈阳侧目望去,只见炎已然将熊罴果取了出来。
散发出淡淡的紫色的光芒,缠绕在熊罴果内。
远远望去,可以感觉到一股股汹涌无比的灵气,缠绕在那枚熊罴果之上。
“价高者得!”
炎目光扫向众人,只是说了一句,便惹得众人瞪大了双眼,满眼窥觊那熊罴果。
“我出十枚妖将妖丹!”
只见一名修为达到地巫巅峰的巫,从拐角处走来,只见其身穿着紫色虎皮的男子,站了出来。
“呵呵!”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再次站出来一个身影,轻呵道:“这件熊罴果我要了,我出十五枚妖将境界妖丹!”
刹那间,场上的地巫一一开始争夺起来。
熊罴果只能让地巫境界的巫获得实力的提升,所以对于天巫并没有吸引力。
对此,陈阳当然是盼着价格越高越好。
与人族相比,巫族的修炼体系更加成熟,所锻造的巫器也不是人族可比。
自己多赚些妖丹,刚好可以带回去使用。
最终。
那枚熊罴果,就售卖了十八枚妖将妖丹。
虽然大家趋之若鹜,但是也不是没有脑子,最终一名地巫女子,掏出了十八枚妖将境界妖丹,得到了这枚熊罴果。
“给!”
而在这时,得到了十八枚妖将境界妖丹的炎,来到了陈阳面前。
只见其分了一半的妖将妖丹,递给了陈阳。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