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巫之力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606章巫之力

2020-08-05更新

陈阳迫不及待的感到了屋内。
身后巫欢昵三女面露不解,忍不住问道:“主上,你这是?”
陈阳望向了三女,嘴角微扬,笑道:“我要发明字!”
听着陈阳的话,三女面露讶意:“发明字?”
陈阳也不多言,迅速找了一个巨大的树木,随即找了一个拥有颜色的藤蔓。
想要将字传下去,当然要有一个很好的媒介。
纸的发明,意义没有字那么大,也就是功德也不多,陈阳也不多浪费时间。
想到这里。
利用染着黑色树藤,当做毛笔,在枯木之上,缓缓写下了第一字。
人。
一缕缕金黄色的金光,随着人字写下的瞬间,突然凭空凝聚。
汹涌的功德,如同潮水一般,不断涌入了陈阳体内。
而与此同时,陈阳的修为也是不断提升,转瞬间已经来到了人巫巅峰。
功德不比其他,其对于修为的提升,是没有丝毫副作用的。
汹涌的功德,好似泉水一般,不断涌入了陈阳体内。
“天!”
随着第二个字落下,汹涌的功德再次落下。
不过这一次,这些功德并没有灌入陈阳体内,而是不断悬浮在了陈阳面前。
“地!”
树藤沾染的墨色树汁,再次落下了第三个字。
陈阳速度极快,短短片刻时间,便已在木板之上,写下来一百个字。
而随着第一百字的刻下,其涌现的天地功德已然少了许多。
“够了!”
陈阳默念一声,目光望向了身前的功德。
只见那汹涌的黄色功德,突然包裹住了身前的碧绿色藤蔓。
完全深绿色的藤蔓,在这一刻凝聚成了深黄色。
那淡黄色的光芒,便是浓浓的功德。
而随着半空中所有的功德完全灌入了碧绿色藤蔓之中,其模样也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
居然成了一柄金黄色的毛笔。
毛笔刚以凝聚,便已与陈阳产生了联系。
功德笔。
乃是中品后天功德灵宝,其内共有内含25层后天禁制,在所有中品后天灵宝之中,其也是属于佼佼者。
下品后天灵宝,内含1-14层后天禁制。
中品后天灵宝,内含15-28层后天禁制。
上品后天灵宝,内含28-42层后天禁制。
极品后天灵宝,内含42-49层后天禁制。
所以说,这枚功德笔拥有25层后天禁制,已经接近了上品后天灵宝。
而在陈阳看来,随着写的字越多,其凝聚的功德以及人族气运之后,便是成为后天功德至宝,也有些说不准。
此地汹涌的功德,当然没有瞒过巫族的目光。
不远处的夸父部落,有着一名身高近十米的大巫,他的耳朵上挂著两条黄蛇,手裏握著两条黄蛇,目露异光,望向了北方。
而刚巧鱼所处的部落,便在这个方向。
“那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功德降落?”
而鱼部落之中。
炎目光微动,望向了那冲天的功德。
功德几乎笼罩着整个鱼部落,至于到底是谁,并不是如今炎所能知道的。
陈阳嘴巴微张,身前的功德笔瞬间化为一道金光,直接窜入了脑海之中。
那刺目的功德,更是在这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天地给予的功德,本就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留一丝一毫的痕迹。
唯独那可在木板上的一百字,闪耀着点点光芒,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缓缓消散。
看着眼前这一幕。
陈阳缓缓站起身子,直接将木板掰扯而下,随即离开了屋门。
而此刻的鱼,正站在一个巨石之上,望着刚刚在半空中消散的功德之气,满脸欣喜:“天降祥瑞呀,天降祥瑞啊。”
此刻见到迎面而来的陈阳,鱼满脸欢喜:“你们可是我们的贵客呀,一来就天降祥瑞。”
“额!”
陈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瞧这模样,显然还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天降祥瑞,其实是自己吧。
不过这样也好,也省的这么早暴露。
“我给你看看这个东西!”
说话间,只见叶青反手便将一块巨大的木板放在了面前。
木板摊开,其上可见一个个无比清晰的字词。
“这是什么?”
望着那古怪的符号,鱼面露不解,不知道这位尊贵的客人为何会将这东西给自己看。
“这是字!”
陈阳指着其中一个人字,道:“这个是人。”
“字?”
鱼挠了挠头:“这有什么用。”
望着不开窍的鱼,陈阳感觉自己好像说的太早了。
亦或是这个鱼只是一个普通人。
想到这里,陈阳目光望向鱼,开口问道:“当今你们人族的共主是谁?”
“没有呀!”
听着陈阳的话,鱼连连摇头。
陈阳面色微变,三皇五帝,分别是天地人三皇,伏羲,神农,黄帝。
如今应该是三清女娲们还没有发现人族的气运,所以自然而然女娲的兄长伏羲,没有降生人族,抛却妖族身份,成为人族的天皇。
原剧情之中,字的发明,是黄帝时期的。
想到这里,陈阳兴致乏乏,顺势将字收了回来。
兴许只有等人皇轩辕皇帝出世,自己再来传授字,比较稳妥。
反正功德已得,自己已经有了收获,无需这么急迫的教导。
“嗒嗒嗒!”
而就在此时,远处突然从远处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不知何时,炎已然来到了众人身前。
炎目光望向陈阳,忍不住开口问道:“方才你有没有见到天地异像?”
“天地异像?”
陈阳微微挑眉,总不能装作没看到,于是朝着炎开口说道:“就是那天地散发出的黄色的光芒吧。”
“啊哈哈!”
看着炎的表情,一旁的鱼满脸欢喜,朝着炎说道:“这是天降祥瑞呀,天降祥瑞于我人族。”
“天降祥瑞。”
炎目光微凝,万万没想到为什么凭空便有天地功德落在这小小鱼部落。
如此百思不得其解,让炎忍不住细细打量其了这个人族部落。
“我们在这里多待几天吧!”
炎目光望向鱼,开口说道。
对于炎要多待几天这件事,鱼当然不会有丝毫的不悦,而是连连点头:“那是正好,我们前几日在溪流之中捕了一些鱼,马上带给贵客尝尝。”
炎想要在这部落多待几天。
倒是没有出乎陈阳意料。
天地不会凭空有功德的。
要么此地有人做了有利于天地的事,要么真的是如同鱼所说的,有人诞生,天降祥瑞。
“哇!哇!哇!”
刚巧,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声清脆的婴儿哭啼声。
一个婴儿,在这时突然诞生。
见状,炎快速朝着发出婴儿啼哭的树屋走去。
“我的孩儿!”
鱼目光微动,眼中闪过一丝丝欣喜。
陈阳望了眼鱼,道:“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一行三人,很快便来到了一处杂乱的巨树前,一个不大的树洞更是被风雨冲刷的坑坑洼洼。
一名妇人,抱着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满脸欣喜。
“鱼,这就是我们的女儿。”
妇人看到鱼的到来,眼中满是疲惫。
“我有女儿了!”
虽然是洪荒世界,但是每个初为父母的人,都是无比欣喜的。
妇人目光望向鱼,忍不住开口问道:“我们的女娃叫什么?”
“巢!”
鱼望着树,突然口中吐出了一个字:“就叫巢吧。”
“有巢氏???” 陈阳微微挑眉,内心不由闪过一丝异样感觉,忍不住低声猜测道:“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心念于此,陈阳目光望向了远处的炎。
果然,此刻的炎,目光紧紧盯着那个女婴,好似在思索着什么。
“鱼首领!”
炎此刻来到了鱼身前,突然开口说道:“我若是想要将巢带到夸父部落,好好培养,不知鱼是否愿意。”
“带去夸父部落!”
听着炎的话,鱼的妻子惊呼出声,连忙说道:“我的孩子才刚出生。。。”
妇人话还没说完,一旁的炎便已点了点头:“好!”
对于整个部落,修为最高的鱼而言,深深地知道修为对于一个部落意味着什么。
若是自己的女孩进入了夸父部落,必然会获得巫族人的知道,修为必然不会仅限于人仙。
日后踏入传说中的地仙,天仙,也说不准。
“只是可否让巢再大些!”
鱼望着怀中的女婴,眼中满是宠溺,低声道:“毕竟巢年纪还小,我不太放心!”
炎微微点头,这也是合情合理的,没有什么好说的。
听到这里。
陈阳倒是清楚了。
无论是鱼还是炎,都将那天地落下的功德,全当是这位女婴的。
不过如此也好,倒是将自己完全摘干净了。
部落族长孩子诞生,大家都十分开心。
一条条肥硕的鱼儿被烤制,放在石板之上,供众人食用。
“口味怎么样?”
陈阳望了眼一旁的巫欢昵,开口问道。
“挺鲜美的。”
巫欢昵微微一笑,但是秀鼻微皱:“不过这个鱼儿没有盐,吃在嘴里没有味道。”
“距离盐巴炼制还有好些年呢!”
莫月心轻笑一声,从桌上取过了一枚淡黄色的柠果。
这是来这个世界这段时间发现的一种果子。
柠果,口味偏酸,倒是可以淋在鱼肉之上,多些滋味。
过惯了现代社会的生活,如今来到这茹毛饮血的境地,倒是有些不太习惯。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十分悠闲。
与巫族领地相比。
在鱼部落,每日皆有鱼肉可食,而且皆是人类,生活习性还是挺合适的。
这近半个月的时间,陈阳沉浸于修炼。
收集的数百枚妖兵境界的妖丹,也在炎的炼药葫芦的炼化之下。
化为一枚枚可供吸收的丹药。
修为也从人巫巅峰,有着踏入地巫修为的痕迹。
地巫修为可不一般。
作为整个夸父部落,修为达到地巫境界的巫,也不过仅有数千人。
占据整个夸父部落的十分之一。
“呼!”
陈阳望了眼屋外渐沉的天色,淡淡道:“距离地巫修为,仅差一步之遥,但是这一步之遥,所要消耗的时间就不确定要多久了!”
想到这里。
陈阳心中微动,眉心之中瞬间涌出一道淡金色的光芒。
一柄淡金色的毛笔,瞬间悬浮在了身前。
功德笔,乃是中品后天灵宝,其内的后天禁制,早已被陈阳完全炼化。
毕竟这乃是天地功德凝聚的功德笔,完全归属于陈阳,因此其内后天禁制,完全被炼化。
“中品后天灵宝,其内蕴藏的天地感悟,必然会让自己提升对天地的感悟!”
想到这里。
陈阳舔了舔嘴唇。
神识缓缓涌入了金黄色的功德笔之中,陈阳双目紧闭,失去了对外界的感觉。
完完全全进入了功德笔内的先天禁制内。
莫月心三女,互望一眼,随即开口说道:“陈阳现在属于很重要的时候,我们不要打断他!”
巫欢昵用力点了点头:“我们三个人互相轮流看守着主上。”
如此一来。
众人很快就做好决断,轮流看管着沉浸感悟天地的陈阳。
时间流逝,又是半个月的时间流去。
这半个月的时间,炎一直没有发现陈阳的下落。
可是对于此刻的炎,其所有的注意力,皆放在了巢身上。
“呼!”
一声轻叹声缓缓响起,浊气从口中吞吐而出。
陈阳缓缓张开了双臂,感叹一声:“这后天功德灵宝的后天禁制实在是太过困难。”
而随之而来的,则是陈阳修为的增长。
只见人巫巅峰的修为,在这一刻缓缓获得了提升,很快便已达到了地巫修为。
修为的提升,很快便反哺于身。
陈阳的肉体也在这一刻不断发生了变化。
一道道淡紫色的纹路,不断浮现在了陈阳的身上,横练的肌肉,好似深邃的漩涡一般。
不断吸引着二女的注意力。
陈阳轻吐一口浊气,缓缓站起身子,目光望着周围事物,都好像可以看透其本质。
对于世界的看法,也可以看到了更多。
陈阳用力握紧右手,一声重重的轰鸣声响起。
强大的力量,震荡开来,连带着空气都完全被震碎。
“这就是地巫么!”
感受着周身传来的强大无比的力量,陈阳忍不住感叹一声。
若是早些拥有地巫的实力,兴许自己之前对付纹眠蛙以及双头蛇就不需要这么费劲吧。
想到这里。
陈阳目光微动,右手一挥,强大的力量握住了身后的弑神矛。
青铜质地的弑神矛,发出一声声重重的嗡鸣声。
“主上,你终于醒了!”
而在这一刻,巫欢昵面露喜色,目光望向陈阳,满脸欣喜:“你都半个月没吃饭了!”
望着担心无比的巫欢昵,陈阳嘴角微扬,轻笑一声,道:“你放心好了,没事的。”
“嗒嗒!”
而就在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的脚步声。
陈阳目光微动,感受着身后屋外人,嘴角微扬:“炎,你怎么来了!”
“我来此地,是想要恭喜你的修为踏入地巫境界!”
说话间,陈阳推开了屋门,只见今日的炎,心情不错,怀中则抱着一名女婴。
不用多猜。
这名女婴便是鱼的女儿——巢。
也不知道炎做了什么手段,只见这婴儿巢十分缠着炎。
一双明亮的眼眸,更是紧紧盯着炎。
其聪慧程度,不比一两岁的孩童差。
“你用巫力了?”
感受着巢体内传来的汹涌灵气,陈阳心中微动,忍不住低声说道:“没少费精力吧。”
“呵呵!”
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个女婴可以引发天地落下功德之力,必然不凡,我自然不能怠慢她!”
听着炎的话,可见这炎对于巢真的是十分重视。
可若是让旁人知道了。
这功德其实是自己引起的,是否会让人崩溃呢。
也不知道炎做了什么手段,只见这婴儿巢十分缠着炎。
一双明亮的眼眸,更是紧紧盯着炎。
其聪慧程度,不比一两岁的孩童差。
“你用巫力了?”
感受着巢体内传来的汹涌灵气,陈阳心中微动,忍不住低声说道:“没少费精力吧。”
“呵呵!”
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个女婴可以引发天地落下功德之力,必然不凡,我自然不能怠慢她!”
听着炎的话,可见这炎对于巢真的是十分重视。
可若是让旁人知道了。
这功德其实是自己引起的,是否会让人崩溃呢。
不过这个就不管陈阳的事了。
想到这里。
陈阳目光望向炎,开口说道:“时间不早了,是不是要出发了?”
“嗯!”
炎点了点头,目光望向陈阳,开口回道:“一个月的时间,巢已经脱离了父母,可以随我远去。”
说到这里。
炎停顿片刻,继续说道:“刚巧,你的修为也踏入了地巫境界!”
听着炎的话,陈阳嘴角微扬,望向了身前的炎,道:“那我们现在出发?”
“嗯!”
炎用力点了点头,目光望向了身前的陈阳,怀中抱着巢,转身朝着部落外走去。
不远处的鱼以及妻子,远远的望向炎怀中的巢,眼神之中满是不舍。
这可是血亲呀。
对于二人而言,才一个月的时间,自己的孩子就要与自己分离了。
可是对于整个部落的族长而言。
炎需要为整个部落着想,一个修为强大的族人,要比一个毫无修为的女儿,更有价值。
想到这里……
喜欢我从海底来请大家收藏:()我从海底来更新速度最快。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