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幻界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94章幻界

2020-07-23更新

可是巫欢昵怎么都没想到莫月心竟然对陈阳下了大狠手。
  
  莫月心因为被控魂了,所以是无意识的对着陈阳出手,下术之人想要莫月心出手多狠那就有多狠。
  
  可是陈阳却是舍不得对莫月心出手的,就算是莫月心已受他人控制了,陈阳还是舍不得伤害莫月心一分。
  
  “月心,是我啊,你醒醒。”陈阳对着莫月心叫道。
  
  陈阳舍不得伤莫月心,只得躲避着莫月心的攻击。
  
  然而,莫月心却像是没听到一半,木讷的对着陈阳继续攻击着。
  
  看着莫月心的样子,陈阳眼中的冰冷之色更浓了。
  
  敢对她亲爱的女人下控魂术,此人他绝不会放过。
  
  莫月心本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因为被下了控魂术,这被下术之人就会得到下术之人的百分十五十的实力。
  
  所以这攻击力还不弱。
  
  可是同时,这对莫月心的伤害也是极大的,这也是让陈阳最生气的地方。
  
  这时,莫月心又一个攻击过来,陈阳这一次不在闪躲,而是直接的握住了莫月心攻击过来的双手,直接的把人给限制住了。
  
  “月心,醒醒,是我,陈阳。”限制住了莫月心,陈阳便连忙的在莫月心的耳边轻声的呼唤道,语气里充满了温柔和爱意。
  
  只见莫月心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的挣扎,整个人有着瞬间的僵硬。
  
  见此,陈阳眼中不由的一喜,呼唤有用。
  
  “月心,快醒来,我和女儿都在等着你呢,你不能再被困下去了,你一定要醒过来。”陈阳继续在莫月心耳边说道。
  
  这话说完,莫月心脸上的挣扎之色更浓了。
  
  陈阳见此,连忙的说着两个人之间的回忆,同时也在不停的给莫月心输入真气,给她护住心脉。
  
  如果这控魂术一旦被强行的解开,那么莫月心的身体势必会受到伤害的。
  
  所以陈阳首先把莫月心的心脉给护住了,这样就算最后解开了控魂术,莫月心也可以避免了要命的重创。
  
  而另一边的黑袍男子在看到莫月心竟然想要冲破自己的控魂术,脸色不由的一变。
  
  没想到,这莫月心竟然因为陈阳的一个呼唤就就有清醒的迹象了,还在不断的冲破着他的控制。
  
  此情况让黑袍男子心中那是既羡慕又嫉妒,还有对陈阳的恨。
  
  眼看莫月心的意识又清醒了一份,黑袍男子不由的再次使用了控魂术,大声喊道。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下一秒,莫月心挣扎的眼神瞬间不复存在,立马就变成了刚刚那一副毫无意识状态的眼神,空洞得让人心疼。
  
  “月心,醒醒啊,保持住本本,千万别被周围的环境所影响了。”陈阳继续在莫月心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陈阳的实力本就不低,此时已经压制住了莫月心,他自是不会再次松手了。
  
  所以再次又被加深控制的莫月心则么都挣脱不开陈阳的压制,眼中不由的露出了生气的神色来。
  
  陈阳见此,不由的苦笑了一声。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变成了这样子,他心痛又自责,最终还是没能好好的保护好她,还是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了伤害。
  
  感觉差不多了之后,陈阳收回了自己的手,停止了灵力的输送,紧接着又在莫月心身上点了穴。
  
  “月心,等着我。”
  
  陈阳轻声的在莫月心耳边轻声呼唤道,紧接着便转身加入到了巫欢昵和黑袍男子的战斗当中。
  
  “你去看着月心。”陈阳到了巫欢昵身边后便道。
  
  巫欢昵听此并没有啰嗦扭捏说要一起战斗之类的话,直接转身就往莫月心所在的地方而去,黑袍男子直接的就让陈阳转接对上了。
  
  不是只有一起战斗才算战斗,能让男人无后顾之忧那也是一种配合战斗,也是男人最需要的。
  
  所以巫欢昵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这边莫月心被陈阳点了穴,暂时动不了,让原本被控制住看起来很是木讷的人更是木讷了。
  
  “月心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能听到的话拜托你一定要加油冲破那禁锢你的牢笼,陈阳现在遇到了棘手的事,他需要你的帮忙,所以月心姐,你加加油,醒起来好不好。”巫欢昵到了莫月心身边后,对着莫月心说道。
  
  控魂术,除了下术之人自动解开,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人解开。
  
  那就是利用呼唤,让被下术的人靠自身的意志力而冲破那一层禁锢,从而达到了破解术法的作用。
  
  巫欢昵在说了一会后,看到莫月心并无丝毫的变化,可是她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的在莫月心的耳边说着什么。
  
  在看陈阳,此时对上黑袍男子,那眼中的眼神却已经像看死物一般的看着黑袍男子。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控魂术解开,要么就是死,选择一个吧。”陈阳对着黑袍男子冷冷地说道。
  
  “让我做选择题?小子,你还没这个资格呢,看招。”黑袍男子也不废话,说完便直接的对着陈阳动起手了起来。
  
  陈阳见此,神色不由危险的一眯。
  
  很好,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他下狠手了。
  
  两人对上,一触即发。
  
  刚刚黑袍男子本就已经处于弱势了,加上此时的陈阳是下了必杀之心,加上莫月心此时的样子对他的冲击,陈阳可以说是毫不留情的对着黑袍男子下重手。
  
  黑袍男子怎么都没想到陈阳发起狠来,他用尽了十层功力都有点难以抵挡,很是费劲。
  
  没想到这臭小子竟然是那么的强大这实力,看来是他低估了这小子了。
  
  不过实力强大那又如何,等他得到了九阴神鼎的秘密,别说是陈阳了,就算来十个他都不带担心的。
  
  一开始他是很想要陈阳死的,可是如今看来陈阳的实力比他所想的还要强大的许多,如真的想要硬碰硬,他未免能够讨得到好。
  
  看了看下面即将完全消散的阵法,黑袍男子心中一动。
  
  想要杀这小子今后有的是机会,可是要是错过了这一次的进入结界的机会,那么他就不知道将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所以相比于把陈阳弄死,他更想要进入这结界,那里面的秘密更能吸引人。
  
  “主上,阵法即将要消散。”这是陈阳听到了巫欢昵的秘密传音。
  
  再看眼前的黑袍男子,陈阳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是却能知道,此时这黑袍男子的目光是在看向那阵法的结界入口的。
  
  这人,是想要进入结界里面呢。
  
  想了一下,陈阳便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感情这黑袍男子的最终目的是想要进入这结界呢。
  
  没他的允许就想进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我知道了,你守着结界的门口,不能让这黑袍男子有机可乘。”陈阳秘密传音回了巫欢昵道。
  
  “明白。”巫欢昵道。
  
  “别看了,那里不属于你。”陈阳冷笑了一声后道。
  
  说完陈阳便又再次的对着黑袍男子发起了攻击,这一次陈阳下得手更重,因为他想要在结界完全的被打开之前把这个黑袍男子解决了。
  
  然而陈阳也是小看了人家的实力了,没想到这黑袍男子最后竟然会留了一双手。
  
  陈阳本是一掌排山倒海攻击了过去,原本以为会躲开的黑袍男子却是伸出了手硬生生的接下了陈阳的这一掌。
  
  下一秒,陈阳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感受到自己的灵力竟然在消失,陈阳神色不由的一惊。
  
  这黑袍男子,竟然会吸星大法,把别人的灵力吸收过去据为己用,等于就是强拿了别人的努力成果。
  
  这样的功法阴辣狠毒,对修炼之人也是极其残忍,所以最后被多方势力同时的禁制修炼和毁灭,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人会修行这一套功法。
  
  陈阳也是以为这样的一套功法早就已经失传于世上了,可是没想到今天竟然会让他碰到,还被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灵力消失的速度很快,陈阳在感受到的那一刻,便立马的运气了自己的龟息功,直接的自己的灵气封锁了起来。
  
  紧接着。
  
  “海之奥义、隔留断水。”陈阳大喝了一声后,黑袍男子直接的被振飞了出去。
  
  要是此时能够看到黑袍男子的脸的话,就会发现,此时黑袍男子的脸上是多么震惊的神色。
  
  黑袍男子怎么也没想到,陈阳竟然能够抑制住自己的吸星大法,这得要何等强大的实力才能做到啊?
  
  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用得毫无败战的功法,此时竟然在陈阳这里碰了壁不说,竟然还没能成功的吸食陈阳的实力,这样黑袍男子心中更是可恨了起来。
  
  “你千不该,万不该,去对我心爱之人动手,原本你可以继续半死不活的过下去的,可是如今,你连半活的机会都没有了。”陈阳走到黑袍男子跟前,眼中满是冰冷之色的说道。
  
  “呵呵,是吗?臭小子,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要把话说得太满,否则啊你会尝到后悔的滋味的。”只听黑袍男子阴测测的笑出声说道。
  
  陈阳听此,眉头不由的一皱,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这时,阵法完全消散,结界之门被打开了。
  
  下一秒。
  
  “主上。”只听巫欢昵一声惊叫。
  
  眼前的黑袍男子突然消失,等陈阳追捕过去的时候,黑袍男子竟是连着巫欢昵还有莫月心都带入了结界里面。
  
  陈阳见此,顾不得其他连忙的进入结界之门追了上去。
  
  可是一进入结界里面,陈阳面对的却是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与外面的青山绿水不同。
  
  而且进来后,后面就看不到了结界的入口,也就是说,那里只能进不能出。
  
  好在这里面还可以用灵力,只是巫欢昵和莫月心被黑袍男子给带走了,这让陈阳心中很是担忧。
  
  陈阳运起灵力想要通过气息追踪,可是却发现这里面竟是没有第二个人的气息。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陈阳脑海里不由的响起了几个问号,在看着眼前这冰天雪地的世界,陈阳的眉头没有深深的皱了起来。
  
  感受到不到其他人的气息,只能说明他们并没有在同一坏境中,或者是这结界里面另有蹊跷,让人感受到到别人的气息。
  
  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他都势必要找到巫欢昵和莫月心。
  
  陈阳在冰天雪地的世界里走了十几分红后,终于发现了这地方的不对劲了。
  
  冰天雪地,白色的亮光很容易让人造成视觉上的疲劳,从而出现眩晕的情况。
  
  还有一开始陈阳并没有注意到,这世界的上空,竟然是没有太阳的,这大白天的没有太阳还这么的亮堂堂,显得很不正常。
  
  而且他走了十多分钟,发现自己走来走去,周围的环境都是毫无变化的。
  
  他留了个心眼,放了个东西在经过的位置,后来发现自己走了十多分钟,竟然重复了遇到了十三次自己扔东西的地方。
  
  也就是说,他一直都没有走出过这个地方。
  
  思索一下,陈阳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阵中阵。
  
  他可能是又遇到了幻阵了,这样的幻阵如果不及早发现的话,会很快的迷失自己。
  
  在这一种空间里面不停的走下去,走不到尽头,又找不到吃喝的,如果是普通人误闯了,那么只有死路一条,走不出去只有走到死。
  
  既然找到了问题所在,陈阳也不着急了。
  
  直接的就坐在原地,就地打座了起来。
  
  根据陈阳所知道的,能够做得到阵中阵的阵法,那绝对的是都有一个阵灵所在。
  
  想要破阵要么就是直接的打破阵法,要么就是直接找到阵灵让它开阵。
  
  以陈阳的实力,直接的破开阵法不是不可以,但是他还想要见识一下这阵灵是什么样的。
  
  所以他直接的就地打座,表现得不慌不忙,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陈阳在猜,也在赌。
  
  他猜这阵灵定是成百上千年没有见到活人了,赌这阵灵对他这突然出现的人的好奇。
  
  果然,没多久这阵法出现变化了。
  
  陈阳嘴角轻轻一勾,他赌对了。
  
  只见原本冰天雪地的环境,瞬间就变成了熊熊火焰的火山场景,而他好巧的就坐在山口,下面是翻滚流动的火山。
  
  陈阳见此嘴角勾的越发的大了,没想到这阵灵还真的挺可爱的……还有点……蠢。
  
  这环境的确是幻化出来把人给吓到了,可是这温度却是一点也没有变化。
  
  像刚才,明明是冰天雪地的环境,可是却毫无冰冷之意。
  
  再说此时,明明是到处翻腾的火焰山,可是却是没有丝毫的热感,这周围的温度毫无变化,还是一如刚出进来时的感觉。
  
  这时,陈阳耳朵一动,竟是听到了细小的讨论声。
  
  “咦这个人肿么不害怕?”
  
  “嘘,别说话,妈妈说了人类都很可怕的,我们不要被发现了。”
  
  “他不会发现我们的,你没看到他都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吗,只是为什么他不怕这火焰山啊,难道是不够恐怖吗?那我再换一个环境。”
  
  “好了,你别闹了,你忘记了妈妈离开的时候说的话了吗,不要随便玩这阵法,以免有人进来。你就是不听,看,有人来了吧,等会妈妈来了我看你怎么解释。”
  
  “那人家不是无聊吗,况且这都几百年来我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谁知道今天就真的会有人来了啊,不过没关系的了,这阵法我又不是第一次玩,我已经很熟悉的了,一定是会把那人类吓得个半死的,不信你看我的。”
  
  只听那两道稚嫩的话音一落,陈阳眼前的环境便又再次的变化了。
  
  这一次是一个原始森林的世界,周围还有各种各样的猛兽经过,还有几头大猛兽对陈阳龇牙咧嘴的嘶吼着,一副即将要把陈阳吞下腹中的感觉。
  
  “哼,我要让那大野兽把那人给吃了,看他还害不害怕。”只听其中一道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话,陈阳不由的莞尔一笑,还真是调皮的小孩心性啊。
  
  这让他不由的又想起了自己那可爱的女儿,聪明又调皮,只是陈阳并不太会怎么和孩子相处,所以对孩子的爱也不知道要怎么样的去表达。
  
  罢了,都是孩子,那他还是不要太去计较了。
  
  然而此时的陈阳显然的忘了,这个‘孩子’的年龄,已经是几百岁了。
  
  “老幺,你这样会把那个人类吓死的,妈妈说了,进来的第一个人类千万不能弄死了,你这样被妈妈知道了会生气的。”
  
  “放心好了,他不会死的,这野兽又不是真的。”
  
  陈阳听到这简直是差点忍不住的想要笑出声了,这孩子也太可爱了吧。
  
  可还真的是童言无忌啊。
  
  果然,那话音刚落,陈阳就看到眼前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野兽们瞬间张大了嘴巴向自己扑来。
  
  陈阳见此,下意识的就想要一手拍开。
  
  可是随即心中一动,像是想到了什么,两眼一闭,然后一副被吓晕了的样子晕倒了过去。
  
  没错,陈阳打算将计就计,把那两只小可爱引出来。
  
  “嗤这人类太弱了,怎么这么不经吓。”
  
  陈阳:……他这是配合演戏好么。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