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不要伤害她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93章不要伤害她

2020-07-23更新

    陈阳听此点了点头。“嗯。”
    这些人早不来晚。偏偏这个时候来,怕是早有预谋,且是来者不善。
    此时阵法已经显现,阵眼也是已经找到,而这北斗七星阵是属于变幻阵,在一定的时间内会进行着变幻的。
    恰巧,距离下一次阵法的变幻时间就是差不多在这个时候。
    如果他在犹豫着不进行破阵的话,那么阵法一旦变幻,再次寻找阵眼将会又花上不少的时间。
    “主上,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这阵法是破还是不破。”巫欢昵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说道。
    对方的人马并不少,此时是敌是友尚未可知。
    就算不是敌人,但是想了想,巫欢昵也不觉得会是友方了,可能是敌人的可能性还更大点。
    “破。”陈阳毫不犹豫的说道。
    说完陈阳不再犹豫,里的对着阵法开始破了起来。
    巫欢昵所在的位置就是阵眼,所以有巫欢昵配合着,这阵法破起来倒是轻松不少。
    陈阳的阵法刚刚一破,那些人便立马的出现了。
    陈阳一看,一看不清楚脸的黑袍男子以及十多个虾米。
    陈阳见此,身上的气势越发的凌厉了,就这些阿猫阿狗竟然也妄想来肖想他的成果?
    “哈哈,没想到这阵法果真是被破了啊,真是天助我也。”
    只听那黑袍男子突然的仰天大笑道,陈阳见此神色微微眯起,这个人身上的气势,竟然让陈阳感受到了久违的熟悉感。
    那是一种遇到对手的感觉,对方的实力很强。
    是他上海之后,遇到的一个能让他正视三分的对手。
    “你是何人。”陈阳沉声的问道。
    而此时,那阵法的阵眼已经是被陈阳破了的,但是阵法并没有立马的消失,而是在逐渐的削弱着力量,可见这阵法的久远。
    “我是要你命的人。”只听黑袍男子阴测测的笑出声道。
    陈阳听此神色危险的一眯,还真的是一个狂妄自大又无谓的人啊。
    想要他的命?那也得先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黑袍男子说完便直接的对着陈阳发起了攻势,陈阳见此也上前去迎接住了黑袍男子的招式。
    两人一触即发,强者的战斗还是一如既往的凶猛。
    两人一对上,便直接的冲上了上空中,看着两人的打斗,在底下的人一个个的都露出了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神色。
    “果然,强者就是不一样。”
    “天啊,我还以为只有在电视上能看到人凌空飞起,没想到在现实生活中我竟然还能看到这一幕。”
    “我很确定以及肯定这不是玄幻,更不是电影,而是真实存在的。”
    “我也好想自己能有有这样的实力啊。”
    “……”底下响起了各种各样的羡慕声音。
    然而,巫欢昵却是听得有些烦躁。
    “真是的,吵死了。”
    特别是这些人还是对方带来的,既然是对方的人那就是敌人,所以下一秒。
    只见原本那一个个都是满脸羡慕的人,全都昏死倒地。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的就晕睡了过去。
    “哼,这下终于安静了。”巫欢昵拍了拍自己的手说道。
    在这里被限制了灵力,所以她用不了巫术了,但是却不影响她用毒啊。
    这毒可是一沾就倒,可比那迷烟厉害多了,所以刚刚有一阵风吹来,所吹的方向正好是那些人所在的方向,巫欢昵便顺势的撒了出去。
    瞬间,这些人果真是一沾药就倒。
    把人都放到了之后,巫欢昵不由的抬头看向上空,眼中不由的闪过了一丝的紧张和担心。
    没想到竟然还有能在陈阳手底下过这么多招的人,可见这个人的实力不低。
    可是一直以来也没听说有哪个实力很是强大的人物啊。
    平时只要有一方势力有强大的人出现,那人家是都恨不得吹唢呐的来昭告天下,以示自家的强大,同时也起到震慑他方的作用。
    所以一旦有人晋级成为了强者,很快的便会有消息传出来的。
    就像陈阳,因为很少有人能见过,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陈阳是海王,但是绝对都知道海王是个很厉害,实力很强大的强者。
    但是这个人连名头都不曾有,更别说名字了。
    看来这人是无帮派的,可是为何会对主上有如此大的敌意?
    难道这个人认识你主上?或者是说了解主上?这让巫欢昵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安。
    眼看阵法已经逐渐的消散结束了,可是上面的打斗仍然还在继续。
    短短时间,陈阳和黑袍男子已经是过了几十招了。
    看着对方,陈阳心中止不住的涌起了一股兴奋。
    太久了,真的是太久没体会过这种遇到对手的感觉了。
    自从自己强大之后,遇到的对手基本都是被自己给秒杀了,遇到这种能与他过几十招的对手,简直是少之又少。
    没想到今天竟然让他遇到了,这瞬间就激发了陈阳心中的斗志,可以说是此时的他已经是越战越勇了。
    而黑袍男子此时也是暗自的心惊。
    他怎么都没想到,陈阳的实力竟然是已经蛮横到了这个地步,竟然把他给压制地死死的,要是在继续打下去,他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打的赢陈阳了。
    特别是在看到陈阳那双眼里燃起的斗志,让黑袍男子心中很是不爽。
    “呵,想要我的命,就这点实力可是不行的。”陈阳冷笑着嘲讽了一句道。
    “战斗还没结束,谁能笑道最后还不一定呢,看招,风雷霆。”黑袍男子说着伸出了手,只见手中散发着阵阵闪电。
    原本很是明亮的夜空在瞬间便乌云密布,大风狂起,天空变得很是阴沉了起来,那些星星也是被遮掩了起来,失去了原有的色彩。
    而在底下的巫欢昵看着阵法因此而有消散的迹象,连忙的冲着陈阳大喊。“主上,千万被让她把夜空给遮住,否则阵法就会没办法成功开启。”
    陈阳一听到巫欢昵的话后,脸上的神色一寒,对着黑袍男子就是一招。
    “海之奥义,火焰。”说完陈阳手往黑袍男子身上一挥,一道强烈的火焰便打到了黑袍男子所在的位置。
    紧接着陈阳又用了进化之术,直接把黑袍男子的风雷霆给消散了,夜空又再次恢复了明亮起来。
    攻势被打断,黑袍男子表示自己很不开心。
    看向陈阳的神色变得更是狠厉,一副恨不得想要把人给吃了的样子。
    而在底下的巫欢昵,看到阵法有恢复了,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阵法没有消散,否则今天的他们还真的是白忙活了。
    “臭小子,这是你自找的。”黑袍男子见此,猛的向陈阳冲过来。
    陈阳化掌为拳,直击的对着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没想到陈阳竟然会硬顶硬,嘴角不由的一勾,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还以为有多聪明呢,也不过如此,可还真真的是愚蠢之极。黑袍男子心中暗自想道。
    可是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想错了,因为陈阳竟然在千钧一发之刻改变了攻击招式。
    那拳头竟是瞬间偏移了一个位置,然后本是握拳的手瞬间就张来再次化为了掌,一把的就握住了黑袍男子的手臂。
    看着自己的手臂被抓住,黑袍男子那隐藏在黑袍之下的脸色,瞬间巨变。
    他怎么都都没想到陈阳竟然会突然的来这么一招,他的他很是触不及防。
    而陈阳在触摸到对方的手臂手,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但是随即嘴角一勾,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啊,难怪这大晚上的了还披着一身的黑袍。
    “我说,有病就好好的治病,别到处瞎溜达,省得哪有一天突然的就消失不见了。”陈阳说完松开了手,然后快速的出了一招,直接的就打在了黑袍男子身上。
    陈阳的招式又快又恨,黑袍男子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御的动作,就已经被陈阳的一招给打退了好几步。
    最后竟然直接的咳出了血来,只是那些却不是正常的鲜红色,而是黑色血块般的形状。
    特别是那血块所掉落到的地方,那周围的生物竟是在瞬间全都消亡,变得毫无生机。
    陈阳见此,神色不由的变得眼神了起来。
    这个人的血不正常,竟然可以达到灭杀生物的这一效果,看得陈阳心里不由的都警惕了几分。
    “主上,小喽啰我都处理好了,还有阵法已经快要消散,结界快要出来了,一定要速战速决在最佳时期进入结界。”
    突然的,陈阳接收到了巫欢昵的秘密传音。
    “好,我知道了,守住好进口,千万别让有心人可乘。”陈阳回道。
    阵法就快要消散了,一旦阵法消散,那么结界一定是会现世。
    看着眼前的黑袍男子,陈阳知道自己是时候要处理这个黑袍男子了。
    而一直关注着阵法的黑袍男子,此时也注意到了阵法的不一样之处,心中不由的一动。
    直觉告诉他,阵法应该很快的就破了。
    阵法就要破了,自然是不能继续和陈阳打斗下去了,因为此行的目的最重要的还是结界。
    虽然他是很想要陈阳的命,可是实力的提升好像是更重要。
    特别是此时的自己是被陈阳刚刚的那一拳打得受了伤,就算再继续打下去他也只能处于劣势了。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他也不急于这一时。
    小心方能似的万年船,他可不想船都才刚出发就已经翻了。
    心中这样想着,黑袍男子一个转身就跑了。
    陈阳见此,心中不由的有些疑惑,这家伙怎么就跑了?难道是被刚刚自己的一招打怕了?
    显然,这个理由陈阳自己都觉得有点扯淡,毕竟对方也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怎么可能因为一招就害怕。
    可是黑袍男子突然的离开还是让陈阳有些不解,同时也是不由的警惕了起来,以防黑袍男男子使诈。
    他不是不想去追黑袍男子,可是眼看着阵法就要破了,还被巫欢昵叫住了,陈阳只要作罢。
    “主上,灵气好像可以恢复使用了。”陈阳下来到巫欢昵的身边,巫欢昵便说道。
    陈阳听此,不由笑着点了点巫欢昵的小脸蛋。“小笨蛋,在刚刚阵法被解开的时候,灵气就可以使用了。”
    否则他又这么可能会用灵气和黑袍男子进行打斗呢。
    这座山上之所以用不了灵气,就是因为这个阵法和结界的相结合而导致的。
    如今阵法被破了,那么这个约束自然也就会随之而破开了。
    巫欢昵听到这话,脸上不由的一红,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尴尬,细声的道:“原来如此。”
    “好了,等这阵法一消散,结界露出来我们就冲进去、这结界出现的时间不会太久。”陈阳对着巫欢昵说道。
    说来也奇怪,自从这这阵法被破开了之后,那一股牵引着陈阳的感觉,陈阳就再也感受不到了。
    就好像是一下子消失了,离开走远了一样。
    无话你听了之后便点了点头,因为她都挺陈阳的。
    “哈哈,想冲进去?你们怕是想的太美好了。陈阳,看看这是什么,这可是我给你准备的大礼。”只见黑袍男子竟是一手举着一个轿子就走了过来。
    陈阳见此,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这黑袍男子突然的跑开拿到就是为了回去拿这个轿子?
    还大言不惭的说这是送给他的礼物,对此陈阳是冷笑不已的。
    黑袍男子看到陈阳竟是无动于衷,不由的冷笑了一声。“陈阳,要是莫月心知道了你此时此刻的样子,你觉得她会不会伤心,难过呢?因为她最信任最爱的人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骗她,你说他哟是知道了你还会有机会吗?”
    陈阳听此眉头不由深深的皱了起来。“你是谁,为何知道月心。是不是你拐走他的”
    陈阳说到这身上的气势瞬间大涨,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还有那一脸阴沉死死的盯着黑袍男子。
    “哈哈,你这么聪明你觉得呢?”黑袍男子听此哈哈大笑了起来,还反问了陈阳。
    与此同时,黑袍男子把那轿子放了下来,放到自己的身边。
    而这时陈阳也才看到,这轿子里竟然是还躺着一个人,因为被帘子盖住所以陈阳并看不真切是谁。
    但是却是有一股熟悉的牵引感,让他的心头都是止不住的跳了起来。
    “哈哈,好好的享受我给你的这一份大礼吧。”黑袍男子说完大手一挥。
    只见原本还在紧闭着双眼的莫月心突然的就睁开了,露出了一双红的有些不太正常的眼睛来。
    下一秒,莫月心就像是被控制住了的机器人一般,直直的做起了身子,然后揭开了轿子的帘子。
    而陈阳在看到了轿子里的人是莫月心的时候,脸上不由的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但是很快的她就发现了莫月心的不对劲之处。
    只见莫月心下了轿子之后,竟然是直直的走到了黑袍男子身边,一副很是恭敬的样子。
    而再看向陈阳和巫欢昵的眼神里,竟是充满了陌生,就好似不认识的一般。
    “主上,月心姐姐被控魂了。”巫欢昵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连忙的出声说道。
    控魂?
    听此陈阳的双眼中不由的迸射出了凌厉的杀气。
    这可是他心尖上,舍不得让她受点伤和疼痛的女人啊,此刻竟然被人控制着,陈阳怎能不生气。
    “主上你别冲动,这控魂数不能硬破否则月心姐很可能就因为而变得一辈子都这样了。”巫欢昵感受到了陈阳身上的气势变化,不由的连忙出声叫道。
    “去吧,把那两个人给我托住。”只听那黑袍男子一声令下,那莫月心便开始行动了起来,直直的对着陈阳和巫欢昵所在的地方走来,竟然还对陈阳和巫欢昵做起了攻击的动作。
    “哈哈,陈阳,你就好好的享受我送给你的这份礼吧,我想你一定是会很喜欢的。”黑袍那只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语气中满是得意。
    巫欢昵先攻击的并不是陈阳,而是在陈阳身边的巫欢昵。
    而莫月心是陈阳的人。就算是此时失去了意识不认识他们了,那也还是陈阳的人,巫欢昵只是不可能会还手。
    “主上,这下该怎么办。”巫欢昵躲避着莫月心攻击的招式,连忙的问道。
    莫月心此时的样子让陈阳心中满是担忧,而这黑袍男子的手段积极阴狠,被控魂之人要是生出了自己的意思,或是做出了违背下控的事,那么将是会被受到惩罚的。
    所受的惩罚,轻点的话也就不过是难受一阵子,严重的话那将会失去所有的记忆,智商还是只能停留在三岁。
    “把人先给制止住,记住不要伤到他。”陈阳对着巫欢昵说道。
    说完他便直接的又向黑袍男子冲了过去,他要黑袍男子给莫月心把这控魂给解开了。
    然而,让陈阳没想到的是,自己才刚刚有所动作。
    莫月心竟然就突然的转移了目标,把矛头指向了他,还一幅不依不饶的样子。
    这边莫月心缠着陈阳,巫欢昵便想着要去拦住黑袍男子。
    可是巫欢昵怎么都没想到……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