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气出了内伤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83章气出了内伤

2020-07-11更新

    不知道会不会如他所想的那般,如果是的话,那……
    苏振天心想着,眼神不由的眯了起来,心中也不知作何滋味。
    而景山,近海和景岳等人,像是已经想到了很不好的可能性,一个个的神色都变得严肃且悲戚了起来。
    看着很多人很伤突然蔓延而出的悲伤神色,陈阳不由的有些无语。
    “有我在,他不会抗不住的。”
    陈阳实在是不忍这些人被巫欢昵的关子卖的难受,便淡淡的开口道。
    就算景半城本身真的扛不住这雷劫,陈阳也会让景半城有事的。
    不仅不会让他有事,还会让他成功顺利的晋级。
    所以,景半城能不能扛住那都不是结果,结果是不管如何,陈阳都会让景半城顺利突破晋级。
    “主上,你讨厌。”巫欢昵听到陈阳竟然这么说,嘟着嘴用着撒娇的语气对着陈阳道。
    “好了,小调皮,你没看出来他们不经逗吗。”陈阳有些好笑的说道。
    “哼,我不管,主上你就是讨厌,一点也不好玩。”
    “哈哈……。”陈阳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还真别说,巫欢昵这番撒娇的模样,还真的挺让人享受的。
    景岳等人听到陈阳说的这话,脸色纷纷都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不是不经逗,而是哪有用这样的事情来逗人的,真的是可以把人给吓出病来的好么。
    不过好在有陈阳在,陈阳的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让他们的心瞬间都定了下来。
    “景山谢主上。”
    “景海谢主上。”
    “景岳谢主上。”
    景家三兄弟再次很是有默契的异口同声道,这种不用事先通电就能有的默契,估计这世上也是少有。
    “我说过不用这么客气,你们都是我的人,我自然得护着。”陈阳淡淡的笑着说道。
    景家三兄弟听到这话,脸上皆是涌起了兴奋激动的神色。
    陈阳的这一句话,简直比他们听到的任何一句情话都要动听,都要来得让人开心幸福。
    陈阳几人说话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所以苏振天是吧他们所谈话的内容全都给听了进去。
    一开始在听到陈阳说的话的时候,苏振天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特别是在看到景家几兄弟对陈阳一口一个主上的叫,苏振天心中更是嗤之以鼻了,只当陈阳是不是景家哪一个备受宠爱的小辈,以至于景家三兄弟都是这么的配合演出。
    毕竟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又不是古时候的世界,怎么还会有人一口一句主上的称呼,简直真的是不要太奇怪了。
    特别是陈阳身边的那个极品美女,那一看就是一个尤物。
    可这么的一个尤物竟然甘愿这么的对着一个年轻伙子撒娇,还真的是可惜了,苏振天心中暗自的摇头。
    可是越到后面,苏振天观察的更仔细就越觉得不对劲了。
    就算是配合演出,也不至于用那般恭敬和小心翼翼的语气吧,而且一个个都是一脸崇拜的模样,并不是作假。
    还有那极品美女的眼中,真的是满眼的都是陈阳,好像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没法入了他的眼一般。
    还有陈阳竟然能把一件生死攸关的事情说得那么的云淡风轻,然后景家三兄弟竟然换一个个的都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苏振天觉得,要是景家三兄弟傻了,要么就是他自己傻了。
    因为苏振天怎么都不愿意去相信,陈阳长得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呢?怎么听都感觉是吹的啊。
    苏振天摇了摇头,抛开了心中那乱七八糟的想法,转过头去一脸全神贯注的盯着上空中景半城正在渡劫的位置。
    此时,已经是第五道惊雷劈到了景半城的身上。
    此时的景半城已经开始的感觉有点脱力了,这每一道惊雷降落下来,都会消耗他大半的精气和灵力去抵挡。
    否则光他这普通的肉身去抵抗,迟早的就玩完。
    虽然每一道劈下来都让他倍感吃力,到第五道的时候他就一开开始出现了力不从心的状态,可是景半城并不是没有收获的。
    相反,每抵抗过去了一道雷,他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明显的变得更强了,就连身上的灵力都是变的更是精纯了起来。
    在消耗掏空他身上的精力的同时,景半城还感觉到了周身的灵气融进体内的充盈感。
    可是还没等他好好的感受到那种感觉,再一道的雷下来,直接的又把那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灵力消耗的干干净净。
    这感觉,就像是锤炼,他,就是那被锤炼的。
    第五道惊雷结束后,众人已经看到此时的景半城身上,原本完好的衣服此时早已破碎不堪,那些碎片随着风呼啸而非。
    特别是那裸露在外的肌肤,竟是密布着丝丝的血迹,整一个人看上去就像是血人一般,有些渗人。
    此时,就连巫欢昵都没办法保持着轻松的心情了,她不是没见过血境入骨境的渡劫现场,可是这么厉害的还是第一次见。
    没错,这渡劫的情况并不是说每个人都一样的。
    这渡劫的劫难大小,其实是和突破者自身的实力以及所修习的功法有关的。
    不同的人,不同的实力,不同的功法所引来的劫都会有不一样。
    可像景半城这般,如此恐怖的劫巫欢昵还是第一次见呢。
    “主上,这景家主的雷劫怎么会这般的猛烈。”巫欢昵也是有些担忧的说道。
    陈阳见此,眉头轻轻的挑动了一下。“雷劫越强则强,遇弱则弱,一个雷劫的大小与那个人的隐藏实力有关,但只有成功的抵过了这雷劫,那隐藏实力才会被激发出来。”
    “原来如此,那这是不是说明,景家主的隐藏实力很强,一旦成功突破了,那么这实力也将会比同等级的人高出一些。”
    “可以这么理解。”陈阳点点头道。
    景家三兄弟听到陈阳和巫欢昵的对话,这心中是又担心又惊喜。
    喜的是自己父亲的实力竟然是得到了一个新的进步,担心的是自己的父亲景半城是否能够熬得过去。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除了陈阳自己,谁也不知道。
    其实这雷劫会变得这么的凶猛,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
    只因景半城雷劫的地方,有他在,而有他在的地方,雷劫都是会不由自主的聚集得更为强大。
    想想以前他每一次突破晋级,这雷劫是兴致冲冲的来,然后又兴致缺缺的离开,陈阳就是忍不住的一阵无奈和想笑。
    他也不想欺负可爱的雷劫的,可是奈何自己的实力就是这么强,这点雷劫真的无法奈何他。
    特别是在他得到了吞噬功法之后,发现这雷劫降下来的雷被吞噬后,那实力提升的速度简直就是能用做飞机的速度来形容。
    自此后,陈阳就格外的喜欢突破渡劫,因为每一次渡劫对他来说都是一次提生自己实力的机会,所以导致雷劫每次在陈阳渡劫的时候那是叫一个铆足了劲的对付陈阳。
    可是奈何,就没有一次成功的把陈阳给弄倒的,反而是雷劫,被陈阳欺负的那叫一个越挫越勇,可以说是陈阳属于头号被陈阳惦记上的人物。
    次数多了,陈阳也明白和喜欢这雷劫与自己有着不解之缘了,而他还有点喜欢这种缘分。
    所以刚刚在景半城的雷劫降临的时候,陈阳就感受到了这雷劫的不一样,也明白了这雷劫是有点想要报复他的心里。
    只是这雷劫的小心思也太过幼稚了,就这么点婴儿手腕大小的雷劫,陈阳是真的不放在眼里,勉强的就够他塞个牙缝。
    但是对于景半城来说,那就真的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不过好在这雷劫也是有规定的,除了他之外,不同等级的的人渡劫,都会有一个上限度,不然景半城估计会连第一道雷都抵抗不过去。
    这也算是景半城因祸得福了。
    此时,正在拼命的抵抗着雷劫的景半城,心中真的是有点难以理解这雷劫为何会这么的凶猛的。
    因为感受到自己距离突破晋级就差一起契机了,所以景半城也是了解过不少关于突破时所会遇到的一些情况的信息。
    只是让景半城没想到的是,这雷霆劫好像是超出了他所能认知的了,更是超出了他此时的能力范围了。
    抵抗了五道雷劫,到现在还有十五道,景半城真的不知道该要怎么办了。
    因为他感觉自己真的是有点撑不住了,难道……
    他这辈子真的就这样了吗?连一个突破的结都挺不过去?
    眼看第六道雷就要打下来了,景半城蓄起了全身的力气的同时,心里也是涌起了一股失望。
    可能,他的雷劫就要止于这第六道了。
    第六道雷,终于还是如期的劈了下来了。
    而这时的景半城也是使出了全部的灵气,只为抵挡这一道雷劫。
    可是景半城却是很清楚的明白,这雷劫他很可能的抵抗不住了。
    然而下一秒。
    景半城预想中的雷劫并没有降临到自己的身上,而是直接的拐了个弯,偏移到了旁边。
    景半城心中一惊,疑惑的往旁边看去,竟是发现陈阳不知何时的已在他的旁边。
    而那一道雷劫直接的达到了陈阳的身上。
    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那一道雷劫像是被陈阳握在了手中一样。
    明明很是凶猛的雷电,可是此时此刻在陈阳手中,却有种乖巧温顺的感觉。
    没错,就是乖巧温顺。
    “就地打坐,精心调理,默念口诀,等会我会把闪电分离过到你身上,你记得要接住,然后把雷电化为已有,这是口诀。”陈阳说完便秘密传音给景半城。
    景半城听到陈阳说的话后,脸上一喜,立马的就照做了起来。
    看着景半城按照自己所说的去做了,陈阳才有转头看向自己手中的闪电。
    如果有人离得近再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雷电的确是被陈阳握在手中的。
    而且那雷电竟然还化出了型,展现出一张很是可爱的,肉嘟嘟的小脸。
    那小脸读者一张小.嘴,一脸委屈的小模样。
    “雷劫啊雷劫,我说你这是何必呢,乖乖的让人安全成功突破不就好了吗,非得要搞出这么多的幺蛾子,这些又得为他人做嫁衣了吧。”
    “磁呲呲”只见那闪电突然的摇动了起来,还发出了吓人的呲呲声。
    “哎哟,还有小脾气呢?都这么多次了怎么的还不学乖呢,既然如此,那这一次哥哥我就还是老规矩,照单全收了哦。”陈阳说着脸上的笑意有些让人心生寒冷。
    就连那闪电也不例外,那化行的小脸也是在瞬间变得惊恐了起来,连带着整条闪电都是在不停的摇摆,发出各种刺耳的声音。
    但是都于事无补,那闪电还是被陈阳紧紧的握在手中,动弹不得。
    紧接着,陈阳不在废话,直接的伸出另一只手,然后对着那闪电就是一抽。
    在地下的众人就看到陈阳竟然从那粗大的闪电里抽出了一小丝的闪电,大概只有拇指那般的粗细。
    那被分离出来的闪电,显得温顺了许多。
    没多久,众人就又看到,陈阳竟然把那分离出来的闪电打到了景半城身上,然后那闪电就那般的直接没入了景半城身体中。
    看着陈阳的举动,景岳一脸好像是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是不明白。
    “主上这是……”
    “他在帮景家主渡劫。”巫欢昵此时的神色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严肃。
    只因心中对陈阳的担心。
    他知道陈阳实力很强大,可是这么大这么粗的闪电打在身上,见她心中都没谱,可是陈阳竟然就这样冲着上去握住了。
    就算最后陈阳握住了,一副看起来没事人的样子,可是巫欢昵心中还是止不住的紧张担心了起来。
    一口气悬在心上,让她有点难受。
    刚刚在景半城抵过了第五道雷之后,陈阳说了一句差不多了之后,便直接的掠到了空中,景半城的身边。
    在第六道雷劫下来的的时候,直接的徒手接住了。
    “竟然徒手接住了这么大的一道雷,主上的实力到底是已经恐怖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了?”
    “这辈子,恐怕都没办法达到主上的这一个实力程度了。”景山和景海不由的纷纷出声道。
    而再看景岳,则是看向陈阳所在的位置,一脸的坚定和满眼的向往之色。
    而在不远处的苏振天,在看到陈阳竟然飞身而上接住那一道雷的时候,简直惊呆了。
    他一直以为,陈阳不过是个满口跑火车的雌黄小儿,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的。
    可是在看到陈阳竟然是徒手接住了雷电的时候,苏振天才惊觉自己的想法是错的,而且错的离谱。
    刚刚,他以为景半城就要因此而陨落的时候,心中有些遗憾,可惜的同时还有一丝丝的窃喜。
    本以为景半城是熬不过这一劫了,却不想会出现了转机,而这个转机竟然还是那个一开始被自己看不起,误以为只是个满嘴跑火车的小年轻。
    苏振天只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疼,这脸打的是真的有点让人触不及防。
    看着陈阳不仅徒手的接住了那雷,竟然能分离那雷,然后再打到景半城的身上,以此来减少了雷劫对景半城的威力,还能助攻景半城晋级。
    见此,苏振天的眼中满是不甘和羡慕。
    为什么,从他们认识之后,景半城的实力明明就不如自己,可是这运气,却是该死的比他要好得多。
    就连这一次突破,景半城都要先他一步,而且还有如此的贵人帮助。
    突然的,苏振天像是突然的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
    昨晚,在属下来跟他报告说太上祖竟然被三个年轻人给带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叮嘱了让那已经离家出走了一年多的苏天来主持黑市的拍卖会大局,而苏南则是被太上祖亲自打晕了的时候,他还觉得不可置信。
    再后来属下的细报之下,他也大概的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晚上的时间,他也只查到了那三个人里,其中一个是景家的景岳,而另外两个人的身份他却是怎么也查不出来。
    只知道是一男一女,属下形容说很年轻。
    一开始苏振天并没有当回事,他心想,能把太上祖带走的人,在年轻能年轻到哪里去?
    此时一看陈阳的实力,再看了看之前一直黏在陈阳身边的巫欢昵。
    苏振天犹如被人当头打了一捧,瞬间的就明白反应过来了。
    之,前他还疑惑景家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人物了呢,还心想着是不是自己的老友十多年不见,是不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机遇了。
    到没想到,竟然是景家有陈阳这么一号人物在帮忙。
    可是苏振天还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只因陈阳真的太年轻了,这么年轻有这样的实力,真的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好么。
    本以为景家不会有什么大人物依仗的,所以今天一大早,他便自已一个人上门来景家要人了。
    再见到景半城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发现景半城的实力和自己差不多,那就不可能是那个把太上祖带走的人了。
    但是就算不是景半城,但那个人也绝对的是在这而景家,所以苏振天毫不犹豫的就开口要人。
    只是人没要到,他倒是和景半城像打了起来了,最后还让这家伙晋级……
    一想到景半城会突破晋级,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带来契机,苏振天这心里就好像是被堵着一口气,那是下不去也上不来,硬生生的是那他自己给气成了内伤。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