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这时候突破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82章这时候突破

2020-07-11更新

    此人是那苏家家主,苏振天。
    陈阳知道苏家早晚会派人过来要人,不过到没想到这苏家家族会亲自过来,还来的这么早。
    “景兄,别来无恙啊。”
    陈阳刚与巫欢昵从房里出来,就听到苏振天正皮笑肉不笑的对着景半城说道。
    “呵呵,苏老兄此话差矣,你这一上门这么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恕我实在无法理解。”景半城打着哑谜说道。
    而眼中却满是凌厉的神色。
    “哼,多年不见没想到你倒是越来越滑头了。”苏振天脸上满是紧绷的神情。
    “是啊,算算应该有十年了吧,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十年过去了你这家伙的脾气还是这么的又臭又硬。”景半城笑了笑的说道,可同样的还是笑不达眼底。
    “哼,废话少说,我也懒得跟你打太极了,我今天上门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你要人,识趣的话就赶紧把人给我放了,否则……”
    “否则什么?苏振天,劳资给你进这个门那是看得起你,可不代表你可以在我的地盘撒野。”
    两人说着身上的气势猛的高涨,两人突然升起的气势,在空中猛的碰撞,直接把周围的东西给振破了。
    “主上,这人明显是上门找茬的,让我去会会他。”巫欢昵见此神色一寒的说道。
    只是巫欢昵话刚说完,手臂便被陈阳一把的拉住了。
    “你已经很辛苦了,这种体力活就让我们男的来做就好了,你只需要好好休息,留些力气对付我就好。”
    听了陈阳的话后,巫欢昵的脸色猛的一下蹭的红了,可是偏偏陈阳竟然还一本正经的模样,看得巫欢昵真是又羞又怒。
    简直恨不得想要扑上去咬一口,奈何现在的场合不合适,不然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家伙的。
    哼,真的是太太可恶了,竟然这么的欺负她。
    可是该死的,巫欢昵竟然觉得有些甜蜜。
    突然,苏振天和景半城两人运功往外掠飞而去。
    “主上,他们打出去了。”
    巫欢昵见此,连忙的说道。
    “嗯,我们也出去看看。”陈阳点了点头道。
    “等等,那苏隆怎么办,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惊扰到他啊。”巫欢昵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说道。
    陈阳听此忍不住会的笑了笑的。“真是个操心的小笨蛋,放心吧,他现在暂时没心思来理会这里。”
    巫欢昵听此甜甜一笑。“那也只做你一个人的小笨蛋,嘻嘻。”
    说着两人便往外走去,或许是跨过了最亲密的那一层关系,所以此时的巫欢昵举止显得更为大胆了一些,直接的就挽住了陈阳的手臂。
    而陈阳也没拒绝,任由巫欢昵挽住自己的手臂。
    因为两人交手闹出来了不少的动静,所以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陈阳见此,神色微眯,捏了个决直接的把景家山庄给放了一个结界,隔绝了外面的人的注意。
    毕竟这么大的打斗,很是容易引来其他人的关注。
    至于苏隆,此时的确是没有心思来理会这里发生的事。
    因为现在他自己都快顾不过来自己了。
    没多久,景家老大景海,老二景山,老三景岳全都出来了。
    “主上,这是怎么回事。”景岳一出来,就看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在和另一个老者打斗,自己的父亲竟然还站着劣势。
    “切磋。”陈阳语气淡淡的笑道。
    在其他人看来,景半城和苏振天实力差不多,景半城可能还要弱一些。
    可是陈阳知道,苏振天已经开始后力不足了,而景半城却是越打越强,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神色。
    看着景半城身边流转的灵气越来越多,波动越来越大,陈阳嘴角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了。
    没想到,这苏振天主动上门来找茬,倒是给景半城提供了一个好的契机啊。
    恰巧这时,苏振天一招打到景半城身上,直接的把景半城打飞了一米开外。
    “父亲。”
    在地下看着打斗的景家三兄弟,皆是紧张的异口同声的叫道。
    景家老大还做出了一副想要上前去帮忙的架势。
    陈阳见此,伸手拦住了他们。
    “别去,别打扰你们父亲。”
    “可是主上,父亲的实力……”
    “别急,你们且慢慢看,如有问题我会第一时间出手,保你们父亲无恙。”陈阳说着笑得一脸的高深莫测。
    景家三兄弟看着陈阳的这一幅样子,心中疑惑的同时,还是有着对景半城的担心。
    但是既然主上说了不用商圈去帮忙,那么他们也不冒昧的出手,毕竟主上这一尊大佬都亲自发话了。
    “好了,主上的话你们难道还不相信吗,说没事就没事。”在一旁的巫欢昵也是开口说道。
    “哈哈,景兄,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你的实力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长进啊。”这时,上空中突然的传来了一道如洪如钟声的嗓音,语气中满是嘚瑟的意味。
    而景半城听了之后并没有生气发怒,脸上露出了连苏振天都看不懂的笑意。
    “是吗?打斗还没结束呢,谁能笑道最后还不好说,废话少说继续出招。”景半城说着便又直接的朝着苏振天冲去。
    苏振天见此,心中不由的感受到一阵怪异。
    以前的景半城根本就不会如此的激进啊,只要被自己打败了那就会停战,这十年过去年纪涨了不少,这性子难道也是改变了么?
    不过此时已经容不得苏振天多想了,因为景半城的招式已经直逼眼前了,他只好赶紧的接招。
    紧接着,景半城又被苏振天给打退了几次,可是每一次景半城都会主动的再次发起挑战,还越挫越勇。
    打得苏振天心中是越来越的觉得怪异。
    不仅苏振天觉得怪异,就连景家三兄弟都觉得怪异,因为他们也发现了自己父亲的不同之处。
    以前,如果只是切磋的话,只要是被打退了景半城都是会直接的停手了,而不会是像现在这样,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起攻势,还越挫越勇了。
    “父亲今天是怎么了。”景岳脸上带着不解的喃喃道。
    而此时在现场的,除了陈阳之外,也就只有景半城自己本人最清楚倒是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景半城也是在感觉自己实力一直被苏振天压制着,然后身体还有一股想要冲破出来的力量时才反应过来的。
    直到被苏振天第一次打退后,他感觉那压制着那一股力量的东西突然的松动了一下时,景半城心里就彻底明白过来是什么了。
    没想到,困扰他多年的晋级瓶颈,竟然是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找到了解开的契机了。
    想他苦苦追寻了多年的办法,竟然是被人一个上门挑衅就给解决了。
    这感觉真的是有点不太正经,可是却又该死的让人欢喜和兴奋啊。
    这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会错过呢,所以景半城便越打越勇,越打越兴奋。
    因为他发现,随着每一次的被打退后,他再次提气运功时,那一股压制就越松动一分,他有感觉,只要那压制感全部松开了,那将是自己晋级的契机了。
    呵呵,要是让苏振天这老东西知道了,因为他而让自己得到了晋级的契机,估计是会被气得吐血了。
    一想到苏振天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景半城心里又是止不住的欢乐了起来。
    现在,他们两个的实力都是血境满期的实力,差骨境都是一个晋级的契机。
    一直以来,苏振天的实力都是在他之上一点点,晋级的速度也是比他快一点点,就是因为这一点点,每一次苏振天都能堪堪的压制住他,每一次过手切磋,都是把景半城给气的不行。
    这十多年不见,刚一切磋景半城就知道苏振天也是在找一个晋级的契机,他两个的实力这么多年来,进度还是这么的一样。番薯
    可是因为功法的原因,他总是比对方弱了一点。
    以前的景半城总是不甘心自己比苏振天弱,可是如今他却是弱得心甘情愿的。
    毕竟这一次,他可是要比苏振天这老家伙快一步踏进那骨境了。
    一旦进入了骨境,那实力就是一个质的飞跃,根本就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
    到时候看着老家伙还怎么和他嘚瑟。
    或许是因为心情美妙的缘故,景半城发现,那压制被重开的程度竟是又大了一点,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着再被打退几次,契机就来了。
    许是心里想着早点得到契机,景半城的攻势变得更是凶猛了起来。
    虽然此刻在外看来,景半城还是处于劣势,但是这并不妨碍景半城的进攻。
    “靠,你这老家伙今天是吃错药了吗,劳资今天是上门来要人的,可不是和你拼得你死我活的。”苏振天脸色一寒的说道。
    今天的景半城,对于他来说,真的就像是吃错药了一般,实在是太反常了。
    所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老家伙该不会是在拖延自己的时间吧?
    还是说另有所图,因为刚刚自己的威胁,所以非得要和他一较高下?
    可是不管苏振天怎么想,都不会想到景半城纯粹的就是想要打破那一层压制,然后赶紧的让实力晋级,然后在把他给气一气啊。
    “废话少说,想要人可以,先过了我的这一关再说,你今天要是打不赢我,这人你就休想要回去。”景半城脸上带着挑衅的笑意说道。
    苏振天听到这话,脸色不由的一寒,眼神也是变得凶狠了起来。
    “景半城,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的。”
    “你尽快放马过来,你……我可从来还没怕过。”景半城用挑衅又欠揍的语气对着苏振天说道。
    而苏振天,也是成功的被景半城的话给激到了,当下脸色便变得差了起来。
    景半城的话,成功的把苏振天给激怒到了,这一次不等景半城出击,他直接的就对景半城出手了。
    而在底下一直看着两人打斗的众人,简直不知道改为景半城那幼稚的话说什么好了。
    “为什么我有种父亲好幼稚的感觉呢。”
    “我也这样觉得,特备是这么低级的激将法,对方还上当了,这两个人可还真真的是……”
    “绝配的冤家。”
    景家三兄弟,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说完三兄弟不由的互相对视了一样,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快了。”而这时,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的陈阳,突然的笑道。
    “主上,你说什么,什么快了啊。”巫欢昵一听,便连忙的问道。
    “看,那是什么。”陈阳没有回答,而是买了个关子让巫欢昵几人自己看。
    巫欢昵以及景家三兄弟听此不由的往打斗中的两个人看去。
    很快,当他们看到景半城身上的变化时,脸上突然的一惊,还带着一丝丝难以抑制的激动。
    “父亲这……这是……”景岳激动的有些话都说不出来了。
    “是的,没错,就是你所想的那样。”景家老二景山也是满眼激动的额说道。
    “父亲,他……突破了。”景海最沉稳,可是那浑身的颤抖还是显示了他此时此刻有多激动,就算拼命压制着也还是控制不住。
    “没想道,景家主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破,这样的契机可还真真的是别致啊。”在一旁的巫欢昵笑着说道,但是她也是打着心底的为景半城而感到开心。
    实力突破晋级可没那么容易,有的人穷极一生,也就止步在血境这个境界了,能晋级进入骨境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更别说是宗师级别的了。
    估计也就只有主上这样变态的超强能力才能在这么年轻的年纪拥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了。
    景半城的实力突破,让天空中突然的引起了异象,瞬间乌云密布,闪电奔腾。
    那天上的乌云和惊雷,一看简直就像是想要把整个天给劈开了一般,惊恐得吓人。
    而此时,苏振天简直被惊呆了。
    不仅惊呆了,心中还涌起了浓浓的羡慕和嫉妒。
    他怎么都没想到,景半城竟然会在这个情况下进行突破了。
    “你……竟然突破了。”
    “是啊,这还得多亏了苏兄弟你啊,待我晋级结束,再好好招待你。”景半城脸上满是止不住的笑意,哈哈大笑的说道。
    想到刚才景半城的异常,苏振天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有些精彩了起来。
    他好像是给别人做了嫁衣了。
    看着天空中急聚的乌云,还有那密布的闪电,景半城脸色顺便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渡劫可不是开玩笑的时,想要晋级成功,只要经历这雷霆劫之后,那才算是真正意义的上突破成功。
    “景半城,你……”
    “嘘,别说话,雷霆劫马上就下来了,如你不想被波及,还是赶紧的下去躲避吧,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景半城一脸为你好的劝说的样子,看得苏振天气得差点没一口老血给吐出来。
    可是景半城的话又说的没错,这雷霆劫是专门为突破的人而准备的,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抵挡这雷霆劫的威力,所以唯有躲开。
    眼看乌云就要聚集成型,苏振天只要不甘又羡慕的降落到地面。
    “主上,属下求你开个新结界护住景家山庄,不要让雷霆劫波及其他人。”在雷劫下来之前,景半城对着下方站着的人群中,语气充满了恳求的说道。
    “你且安心的渡劫吧,一切有我。”陈阳听了,利用传音回应道。
    陈阳又结了一个结界把所有人都护在其中,而之前的结界陈阳并没有立马的撤开,而是先开口问:“你可准备好了,准备好我便把结界撤开。”
    “时刻准备着。”景半城点了点道。
    在感觉自己的晋级遇到了瓶颈后,景半城就一直的在准备着随时遇到契机渡劫的准备了。
    陈阳闻言,便直接的把之前的结界给撤开了。
    而这时,天空上的雷霆劫已经进行这最后的集结,眼看第一道雷就要下来了。
    在场的,很多人都没有见过突破的劫,此时看着这场景是既害怕又好奇。
    “主上,父亲不会有事吧。”这时,景岳脸上满是止不住的担忧问道。
    “放心吧,你们要相信自己的父亲。”陈阳笑着说道。
    有他在,还没有别人渡不了的劫呢。
    这时,第一道雷劫劈了下来。
    那闪电,宛如婴儿手臂般大小的粗,那一道雷劈下来,在场的人只觉得精神猛的一阵,头皮都是忍不住的发麻。
    特别是此时的景半城就在他们的上空,那雷劫一下来,让他们有种宛如披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好在,那雷劫的余波在触及到陈阳的结界时,被尽数的消散而去。
    可也有人受不住,害怕的躲进了屋子里。
    “这……就是雷霆劫的威力吗。”景岳小声的嘀咕问道。
    巫欢昵听此,不由得开口道:“没错,雷霆劫一共三七二十一道雷,只要能扛得住这二十一道雷,那么将会突破成功……”
    然,没等巫欢昵把话说完,景岳便紧张的问道。
    “那如果扛不住呢?”
    景岳话一出口,景山和景海皆是纷纷的看了过来,眼中有着和景岳想通的神色。
    就连在不远处的苏振天都不由自主的竖起耳朵听了起来,也也很想知道如果扛不住的话会怎么样。
    不知道会不会如果所想的那般……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