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疾病秘密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80章疾病秘密

2020-07-09更新

“是,孩儿知道了。”景岳有些闷闷的说道。
  
  景岳是真的有点郁闷,但是就算是再来一次,他也还是会这般做,他不后悔。
  
  看着景岳一个三十好几的人,此时却被景半城像训小孩一样的训着,巫欢昵在一旁捂着嘴巴偷笑,有些调皮。
  
  “看来,这苏家也不是那么的太平,必要的时候咱们可以拿着棍子搅一搅,看他还怎么分心来争抢地盘。”景海脸上带着阴险的笑意说道。
  
  其余人听了没人说话,显然的都对景海的话举了默许的赞成票。
  
  而此时,字啊景家的某一间客房里,苏隆正满脸阴沉的对着被锁上的大门。
  
  好一个景家,好一个陈阳,竟然敢对他软禁。
  
  可偏偏,他的实力还没办法逃出去。
  
  该死的,这陈阳到底是何方人物,怎么会在这么年轻的年纪实力就这么强。
  
  身上的所有通讯设备都被收走了,苏隆现在可谓是单方面的与外面世界失去了联系。
  
  他虽然可以千里传音,可是那距离也是有限的,顶多是一公里之内的距离可以传音。
  
  可是这景家的占地面积,都快一公里了,他这想传音都传不出景家的地盘。
  
  而且这景家还有陈阳这样的一位大佬坐镇,他就算是有所举动,也会是很快的就会被察觉。
  
  此时,他只希望苏家的人能尽快的来到景家找人,也希望苏天那小贱种可以识趣一些,否则等他回去了有他好受的。
  
  他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这么憋屈,被一个小辈如此的压制说去处简直就是丢了他这一世的面子和英明。
  
  苏隆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心口处压了一口气,身上的气血都在翻涌。
  
  突然,下一秒,苏隆连忙的就地打坐,开始调起自己的气息来。
  
  他竟然因为生气,气息又再次的稳不住乱串了。
  
  真是该死的,陈阳伤他的程度比他所想的要大的多。
  
  ……
  
  晚上,众人聚在景家餐厅一起吃着晚饭。
  
  苏隆虽然说是被软禁,但是在吃饭的时间,陈阳还是让他出来一起用餐的。
  
  毕竟这家伙虽然品性挺不好,做人也不道德,但是他身上的炉鼎机缘就足以让陈阳对他客气一分。
  
  到了晚上,苏天并没有来到景家找陈阳,而黑市的拍卖会,也应该结束了。
  
  按理说苏天要是过来景家找他,那早就应该到了才对。
  
  “主上,苏天好像是遇到了一些麻烦。”这时,刚从外面赶回来的景岳,来到陈阳身边,低声在陈阳耳边说道。
  
  陈阳听此,眼睛不由危险的一眯,看向了坐在左边位置的苏隆。
  
  苏隆被陈阳的眼神盯得莫名的一颤,而景岳说话的声音特意的压制,所以苏隆并没有听到。
  
  被陈阳突然的这么一盯,苏隆只觉得周身的气压瞬间又低了不少,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我知道了,安排人手,给予帮助。”陈阳语气淡淡的道。
  
  “是,立马安排。”景岳说完便退到一旁,安排人手去了。
  
  “主上,快尝尝这个,这个好吃。”这时,巫欢昵盛了一碗汤放到陈阳跟前,不顾在场所有人的神色,拿起勺子喂到了陈阳的嘴边。
  
  陈阳神色并无异常,直接的张开嘴就把巫欢昵递到嘴边的食物给吃了下去,还道。“你也吃。”
  
  看到陈阳竟然没拒绝自己的举动,巫欢昵脸上染上了一层粉色,眼里都是不禁的带上了几分柔意。
  
  “吃饭吧。”陈阳拿起了筷子后道。
  
  而众人,也在等陈阳动了筷子之后,才纷纷的拿起筷子。
  
  对于这现象,陈阳也是已经习惯了。
  
  之前就有说过不用拘谨,这些人嘴巴上应着说好,可是做的又是另一回事,还是一般的拘谨。
  
  说了几次后改不过来,陈阳也就懒得再纠正了,只要他们开心就好。
  
  他还是喜欢和星月,巫欢昵他们一起吃饭,不用这么的拘谨,吃的随性又温暖。
  
  巫欢昵每偿一个菜,觉得好吃的都会夹到陈阳的碗里。
  
  而陈阳竟也是全盘接收,巫欢昵夹什么他就吃什么,也不挑食。
  
  见此,巫欢昵脸上的笑意更大了,眼中那满是幸福的样子简直就是晃得在场的人都不好意思看了。
  
  因为看了心中就忍不住羡慕得想要爆粗口,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的节奏。
  
  就在大家好好的吃着饭的时候,陈阳突然开口了。
  
  “听说苏家这几年发展得挺不错啊。”
  
  此话一出,在桌上的人眼神齐刷刷的都往苏隆身上看。
  
  而苏隆吓得差点没让手中的筷子掉落在桌子上,那含在口中的额一口饭,让他是吞下去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
  
  还真的是坐如针毯,让他汗毛都是忍不住的立了起来。
  
  苏隆简直都快要哭了,他一个快要进入宗师实力的人呢,此时却像个弟弟一样的被欺负着,简直不要太憋屈了好么。
  
  而且就连吃个饭,都不能让人好好吃了,简直真的是不能愉快地相处了。
  
  在这样下去,他宁愿吃喝拉撒都在房间里了。
  
  毕竟这样的出来吃饭,真的很容易被吓得消化不.良的啊。
  
  可是就算心里在不痛快,他还是不得不乖乖的回答陈阳的话。
  
  只因陈阳的压迫感太强大了,他不敢硬气。
  
  “没有,苏家也就那样,谈不上发展好。”
  
  陈阳听此神色不由的一眯,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思跟他打太极,真不知道苏隆这人是太蠢呢还是太聪明呢。
  
  “如果你还想回苏家的话,我劝你从下一句话开始说的每一句话都要思考清楚在说出口,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还有没有机会回到苏家。”陈阳淡淡的笑道。
  
  苏隆听此,脸上的笑容不由的一僵,看向陈阳的眼神也是千变万幻。
  
  陈阳这已经是在赤果果的威胁他了,然而他还特么的只有被威胁到的份。
  
  “我不管你们苏家的发展方向和蓝图,但是红港,你们就别想了。”陈阳也懒得拐弯抹角,直接的就直说道。
  
  苏隆听此,神色是变了在变。
  
  让他门内苏家放弃了已经谋划了多年的的红港之争?根本不用考虑苏隆直接的就想拒绝。
  
  可是话到嘴边苏隆却发现自己竟是开口说不了话了。
  
  “我说过,你最好想清楚了在说话,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是否还能安全的回到苏家,我不喜欢重复第三遍。”陈阳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大,语气也是很平淡,看上去一副好说话的样子。
  
  可是只有清楚和熟悉陈阳的人才知道,此时的陈阳才是最恐怖最不好说话的样子。
  
  陈阳的话音一落,苏隆就感觉自己的嘴巴又获得了自由了。
  
  可是这一次他却不敢想刚才那般冲动的说话了,因为陈阳刚刚说的话,苏隆一点也不怀疑那话的可信度和真假性。
  
  毫无疑问,陈阳是个说道就做到的人。
  
  “苏家是有侵占红港的计划,但是这并不是我一个人所能决策的,也不是我一个人一句话就能够叫计划停止的,所以你们想要让我喊停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苏家并不是我做主,而决策人也不只是我一个,你们只说服我一个人也没用。”苏隆有些委屈还有些气的说道。
  
  陈阳听了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问我。”
  
  苏隆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睛不由瞪大的看向了陈阳,眼中满是生气和委屈。
  
  你知道?你知道特么还要这么来威胁我?
  
  你知道还特么的明知故问,是当他好欺负吗。
  
  陈阳要是知道苏隆的心声,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说:没错,就是看你好欺负,欺负的就是你。
  
  “我知道是一回事,问不问你纯属看我高不高兴,但你要是回答的不满意,那就将会是你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所以你觉得你有权利说不吗?或者,你可以挑战一下我的耐性。”陈阳笑着说道。
  
  苏隆此时此刻真的是又气又委屈,陈阳真的太会欺负人了,他突然想回家找妈妈了,嘤嘤……
  
  “费话不多少,我就一句话,红港之争你不能出手,更不能出谋划策的去插手,否则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客气把你送到阎王爷哪里去了。”
  
  陈阳语气淡然,可是听得苏隆却是忍不住的咬牙切齿。
  
  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他见过欺负人的,可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而且还是欺负的他这么一个老头,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放心吧,就算你此时不愿意,到时候你也会不得不愿意的,先吃饭吧。”陈阳一副说大道理的口吻说道。
  
  听得苏隆真的是差点没有仰头大吼一声。
  
  可是他能反驳吗?他不能,想要活命就只能乖乖的认怂。
  
  而其他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苏隆吃瘪。
  
  没办法,苏隆的实力虽然不及陈阳,可是他们不得不承认,苏隆的实力确实比他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能力都强。
  
  所以看着实力比自己强的人被自己人吊打,他们这心中还是很高兴,乐于看戏的。
  
  “来,吃这个,补胶原蛋白。”陈阳说完后夹了一块猪腿肉给巫欢昵。
  
  看着眼前的猪腿肉巫欢昵是有些抗拒的,这块肉吃下去不知道又会涨多少俩肉了,现在的身材可是她一直努力的保持着的。
  
  可是这是陈阳亲自给自己夹的菜,巫欢昵根本就舍不得不吃。
  
  看着巫欢昵皱着眉头,一脸的小纠结,陈阳不由的摇了摇头。
  
  长得胖的人呢减肥他可以理解,可是他无法理解像巫欢昵这么瘦的人,为何也还一直的觉得自己不够瘦,总是在控制饮食,在美味面前都不能敞开心怀的大吃。
  
  这让陈阳不由的想起了那谷晓雅那女人,她吃东西就不会这么的纠结,见到好吃的就吃,妥妥的就是一枚因为有吃的就可以很快了的女人。
  
  “没事的,就一块肉而已,还有,女孩子胖一点才可爱,有福气。”陈阳笑着对巫欢昵说道。
  
  巫欢昵听此,眼神不由的一亮。“真的吗?你真的觉得微胖的女孩可爱吗?那你会喜欢微胖的女孩吗。”
  
  巫欢昵问着眼中满是星光闪闪的期待看着陈阳。
  
  “嗯,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陈阳忍不住弹了弹巫欢昵的额头,笑着说道。
  
  巫欢昵一听这话,突然的觉得眼前的这块肉变得香了起来了。
  
  只要是陈阳喜欢能接受,那么胖一点又如何?
  
  而且天知道,字啊美食面前克制,是一件多么折磨人,让人难受的事情啊,他都快要憋疯了。
  
  “嘻嘻,那你到时候可不能嫌弃我,说我太胖了。”巫欢昵读者嘴撒娇道。
  
  “嗯,不会。”陈阳笑着说道。
  
  巫欢昵听此,当下不再犹豫,直接的就夹起了那块肉吃了起来,连带着之前自己尝了觉得好吃的菜,也是敞开了肚子的开始吃了起来。
  
  此时在场的人,哪一个年纪不是比陈阳大的?
  
  特别是苏隆和景半城,这两人都已经是儿孙满堂了,此时看着巫欢昵和陈阳两个人的撒狗粮行为,只觉得这饭吃的有点让人难受,就连脸都是有些不自在的红了起来。
  
  景岳三兄弟倒因为年纪正值中年,加上见到的小年轻多了,狗粮也吃过了不少,所以接受度倒也挺高的。
  
  但谁叫陈阳和巫欢昵的颜值都是极高的,这狗粮撒起来简直是让人想要无视都不行,真真的是多多少少都被这狗粮给齁到了。
  
  这一顿晚饭,陈阳和巫欢昵吃的倒是挺愉快的,只是苦了其他人,晚饭伴着口粮,差点没把他们给撑死。
  
  苏隆更不用说了,他都快消化不.良了。
  
  饭碗后,陈阳和景家家主及三兄弟到书房里谈论事情去了,而巫欢昵则是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景家的大花园里散步瞎逛着。
  
  夜晚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很明亮也很漂亮,但是却莫名的让巫欢昵感受到一阵惆帐。
  
  说不出为什么,随着陈阳找到的炉鼎越多,她这心里就越感觉有股说不出的落空感。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悄然流逝,而她想要去探寻抓住却又抓不到,很飘渺。
  
  这样的感觉让她心中莫名的很是烦躁,明明夜空很是静谧,可是心里就是莫名的充斥着一股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的烦躁。
  
  “你好,请问是巫小姐吗。”这时,一道很是温柔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巫欢昵连忙的转过身去。
  
  当巫欢昵转过身去的时候发现,在身后叫自己名字的竟然是一位长得很是漂亮的古典美女。
  
  温柔,素雅,大气,还有那充满了古典的气质,怎么看都给人一种忍不住想要亲近的感觉。
  
  “你好,请问你是?”巫欢昵礼貌的笑着回应问道。
  
  来景家几天了,可是巫欢昵还从未见过这个女子呢。
  
  “你好,我是景山的妻子,我叫柳素美。前段时间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回娘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刚刚才回来到景家,所以你可能还不认识我。”柳素美脸上带着很是温婉的笑容对着巫欢昵说道。
  
  说实话,面对这么温柔美丽又温婉,说话声音又好听的人,巫欢昵身为一个女的都是觉得心里舒服得不行。
  
  没想到景山的福气还挺不错的,讨了这么一个古典美女做老婆,这一带出去那就是收获羡慕眼光的节凑啊。
  
  “原来是嫂子啊,抱歉啊,我的确是没认出你来。”巫欢昵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说道。
  
  “要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明知道你们前几天来景家,我身为老二媳妇,应该也要到场迎接的,可奈何自己这身体不争气,导致错失了。”柳素美说着脸上带着一丝的愧疚之色。
  
  见此,巫欢昵心中都忍不住的为之难受了一下,只因柳素美此时的样子实在是太招人疼惜了。
  
  就连她一个女的,都是忍不住的想要去怜惜。
  
  “嫂子千万别这么说,这哪能怪你呢,你身体不好本就该要好好休息。”
  
  “既然身体不好我么也别站着在这里聊天了,过去凉亭坐着吧。”巫欢昵指着不远处的凉亭桌说道。
  
  “也好,这样就可以和巫小姐你一起聊聊天了。”柳素美笑着应道。
  
  巫欢昵和柳素美一起往那凉亭走去,看着柳素美走路的样子,还真的是有点弱不禁风的感觉。
  
  “嫂子,恕妹妹直言,不知你这得的是什么病,可有医治办法。”坐下后,巫欢昵便直接的开口问道。
  
  柳素美听到这话,本挂着得体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苦涩了起来。
  
  “对不起,是我冒昧了,不该问的。”巫欢昵连忙说道。
  
  “没关系,我这病啊也不是什么秘密,在景家没有谁不知道我这毛病的。我只是想起了了一些让人遗憾和难过的事罢了。”
  
  “我这病呢也不是什么绝症,可是却也不是那么好根治的,五年过去了,我这身体一直保持着这种破败的状态,像今天这种状态已经算是好的了。”柳素美说着脸上的苦涩之色更浓了。
  
  要说这病,还得从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说起……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