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咒语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79章咒语

2020-07-08更新

然而,苏隆突然的一转语气,带着些欠抽的音调道:“你们猜猜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阳等人:……
  
  紧接着。
  
  苏隆:……
  
  空气中突然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安静,苏隆咽了咽口水,有些止不住的紧张。
  
  这玩笑,好像是有点开过头了。
  
  “你可以猜猜等会你会发生什么。”这时,景岳语气冰冷的道。
  
  “呵呵,呵呵,开个玩笑,大家别当真,别当真哈。”苏隆神色有些难看的尬笑了几声。
  
  在这里,就属他年纪最大,可是却也是地位最低的,简直就是没有人权的。
  
  就连一个实力比他低的小辈都可以威胁他,想想真的是让苏隆感觉又憋屈,又生气。
  
  可是他又无可奈何,只要陈阳在,那他就只能没人权,只能卑微。
  
  “那你还特么的说什么废话,信不信我等会就让你变成笑话。”景岳神色很是不好的说道。
  
  他最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说话说道关键时刻突然停顿卖关子的感觉了,这感觉就像是你在看电视剧看到精彩阶段,特么的就插入广告一样,简直就是让人讨厌不行。
  
  “只见炉鼎和女孩周身突然金光大闪,然后我就看到女孩竟然拿出一把匕首往自己的心口刺去,当匕首一拔出,女孩身上的血液竟然像是有意识的一般,如一条水柱般的流到了炉鼎身上。
  
  而那炉鼎竟然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和形态吸食着那女孩身上的血液,直到女孩的胸口停止了流血,那炉鼎和女孩身上的光芒才消失,同时他们两也逐渐的掉落在地。可是那时的女孩早就已失血过多,显然的是没办法在救活了。
  
  而我得到炉鼎和契约口诀,也是因为女孩的赐予,是她教了我控制炉鼎的口诀,也是她教我的契约炉鼎的方法和一些功能。
  
  只是可惜,女孩还没说完呢,就已经挺不住离开了,但是在这之前他给了一个本子,但是那本子上面写的字我都看不懂,而且那书是残缺不全的,就算看得懂也是不完全的。”
  
  这一次,苏隆不敢再调皮,直接一口气的就把话给说完。
  
  “那本子呢。”陈阳开口问道。
  
  苏隆听此,一脸肉痛的把那得到的本子拿了出来。
  
  这本子上面的内容他虽然看不懂,研究了这么多年换没研究透,找了线索也没能找到,但是直觉告诉苏隆这本子不简单。
  
  不仅直觉,就是感觉他都能感觉得出来,这本子带在身边的时候,他的运气各方面都感觉提高了几分。
  
  在念炉鼎口诀修炼的时候,他都明显的感觉到这本子能带来帮助。
  
  不过现在炉鼎已经不在身边了,这本子于他来说还真的是没有太大的作用了。
  
  可毕竟这是不俗之物,苏隆还是有些不舍得的。
  
  “在这呢先生,给。”苏隆一脸恭敬可是内心早已泪流满面的把本子递到了陈阳面前。
  
  陈阳见此,伸手把本子接了过来。
  
  当本子拿到手中,陈阳就明显地感觉到这本子有着不一样的气息。
  
  陈阳眼眸深处的一点蓝色光芒又开始不停的跳跃了。
  
  陈阳再次唤醒了海洋之眼。
  
  他用海洋之眼朝手中的本子看去。
  
  这本本子竟然和那炉鼎一样,外面裹着一团青色光芒,那气息是那么的熟悉。
  
  同样和那炉鼎一样,竟然看不透,他的海洋之眼竟然穿不透那一团青色光芒。
  
  收起了海洋之眼后,陈阳翻开了本子,发现里面写的字,竟然就是和之前所收集到的那些炉鼎身上的字一样的。
  
  这些字,陈阳还真的是看不太懂,只是略知几个简单的。
  
  不过看不懂没关系,得到了这些信息,他有的是人力和物力去破解,同时也能缩短了调查这炉鼎的进度。
  
  陈阳有预感,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聚齐九个炉鼎,然后一解其中的秘密。
  
  这一次关于炉鼎的收获,是相比之前都大的多的。
  
  陈阳又问了契约炉鼎的方法后,便让人安排苏隆下去休息了。
  
  至于为何不放苏隆回苏家去,陈阳可没那么单纯,认为苏隆就会这么心甘情愿的臣服。
  
  他眼里的隐忍和恨意,就算苏隆隐藏的再好,终究也是没有逃过陈阳的眼。
  
  放虎归山可不是陈阳的风格,还是留在身边让人觉得放心。
  
  苏隆被带下去后,会客厅就只剩下陈阳,巫欢昵和景家四父子了。
  
  虽然得知了炉鼎的契约口诀,但是陈阳并没有打算契约这一口炉鼎。
  
  其实这所谓的契约,并不是真正的主仆的契约,而不过是一种交易的牵制性契约。
  
  炉鼎就是一个媒介,而契约者就是宿主,两者之间一旦生成了联系,那就是共享共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炉鼎可以给契约者带来实力上的提升,而炉鼎也需要宿主的实力和精气力来滋养,两者之间是平等契约。
  
  并不存在强制性的说法,所以可以解除契约,但是宿主就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但如果是那种真正的血誓契约,那就不能那么轻松的解除契约了。
  
  那种契约想要解除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宿主死亡,神器变为无主之物,也只能有这么一个办法。
  
  “主上,没想到这炉鼎竟是这么的有灵气,看起来就像是火了的一样。”这是,景家家主出声道。
  
  “因为这里面流着一个女孩的血液,那血液滋养了这炉鼎。”陈阳语气淡淡的说道。
  
  原来,炉鼎需要吸食特殊时辰的女孩的血是真的。
  
  这一刻陈阳也明白了,之前实验那一个炉鼎的时候,为何一点点血起不了作用,一滴下去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了。
  
  因为这炉鼎所需要的可不是简单的一点点,而是整个人的血液啊。
  
  如果按照这样的话,收集完了9个炉鼎,那岂不是要九个特殊时辰的女孩的新鲜血液?
  
  思此,陈阳的眉头不由的再次夹紧了起来。
  
  他并不是喜欢滥杀的人,更不是那种为了自己的目的而伤害无辜之人的人,所以在思虑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陈阳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股烦躁。
  
  这炉鼎,还真的是邪。
  
  他并不愿意应用其他人的生命换这炉鼎的激活而去换取那未知的所谓的秘密,他就算是想要得到那秘密,可绝对是不以这样违背人的道德底线的事情去得到了。
  
  世事无绝对,陈阳想,绝对不可能是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解开的。
  
  “这炉鼎我怎么感觉有点邪门呢,用一整个女孩的血液来滋养,那也太残忍了,真不知道是谁弄出来的这炉鼎,这么的残忍。”巫欢昵也是忍不出的出声道。
  
  “我也这么觉得。”景岳点了点头的赞同说道。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有其他的办法来做了,否则这样的话就太丧失道德了。”巫欢昵脸上带着纠结的说道。
  
  如果说那个人是坏事做尽,十恶不赦的,那么巫欢昵还觉得这样的人拿来滋养炉鼎还算是为社会作贡献了。
  
  可要是那种青春靓丽的女孩,正值青春,又活在开心快乐的阳光之下的女孩,叫他们怎么下的了手。
  
  “放心吧,我们会找到其他的办法的,就算找不到,那也不能用这个方法。”陈阳沉声的说道。
  
  在刚刚那一刻,陈阳的思路也是进行了千百次回转。
  
  如果真的实在寻找不到其他办法,那么他宁愿这炉鼎不要问世。
  
  “主上,我觉得你们暂时可以不要这么悲观的,不是还有一个本子吗,说不定我们可以从里面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呢,事事无绝对,一定会找到办法的,只是可能会多花点时间而已。”这时景家老大开口说话了。
  
  陈阳听此点了点头。“嗯,景海说的没错,事事无绝对。”
  
  “你们看看这本书,看能不能悟出点什么,或是能认出几个字的。”陈阳招了招手道。
  
  这也不能怪陈阳会这么说,主要是因为,连他自己都忍不出几个字。
  
  而这里的每一个字都透着一股古老的气息,彰显着这年代的久远。
  
  陈阳话音一落,几人便围着上来一起看着那本子。
  
  他们本想着以此来表现一下的自己价值,可是最后他们才发现,自己的想法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因为这本子上面的字,他们还真的不认识。
  
  大有一种字认识他们,而他们不认识这些字的情况。
  
  “这是哪个时代的文字啊,为何我都没见过,而且这每一个字的样子,看起来都是无迹可寻的,就算是想猜都猜不出是什么字啊。”景岳一脸苦闷的说道。
  
  其余人看了之后都默默的退后了两步,没说话,但是其意思和景岳的无二。
  
  陈阳见此,轻叹了一口气。
  
  这是他所能预想到的情况,所以倒也没有多失望。
  
  “没事,我已让曼灵建立了研究小组,到时候拿给他们研究,早晚的能够研究出来的。”陈阳笑着说道。
  
  那带着安慰的语气,让巫欢昵,景岳等人听了心中更是愧疚的不行。
  
  “主上放心,余下的炉鼎下落,我们景家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去寻找,让主上你早日聚齐九个炉鼎。”这时景家老二景山说道。
  
  景半城看到自己的三个孩子都是这么的争气,脸上带着欣慰的笑意点了点头。
  
  看来今后,景家就算是没他了,在这三个儿子共同努力之下,也能继续保持辉煌,或是更上一层楼。
  
  “嗯,这方面的确是需要你们的帮忙。”陈阳也不客气的点了点头说道。
  
  就算景山不提,到时候陈阳也想要让他们帮自己留意这炉鼎的信息,多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几人又聊了一会关于炉鼎的事,话题便牵引到了红港之争中。
  
  虽然说苏隆现在是在他们手中了,但这却不是就代表能够阻止苏家对红港的侵占了。
  
  苏隆实力虽强,在苏家举足轻重,但是却不是有他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
  
  苏家还有其他人,一般这样的大事都是由几个人一起商量决定的,要是出现意见分歧,那就是少数服从多数。
  
  而且这么大的家族,也不会为了苏隆一个人而放弃这么大的计划,毕竟大家族里小家多,可不是谁都是可以一条心的。
  
  窝里斗的这种情况,真的是最常见不过了。
  
  而侵占红港这个事,绝对也是被苏家列入了长久计划之中,否则也不会打的景家一个措手不及。
  
  而景家在知道了这个想要侵占占据红港的背后势力是哪一方后,心里也是悄然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之前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不了解也不知道,什么都是蒙着一层面纱一般,敌在暗处,他们在明处,真的是很被动的。
  
  此时知道了那对手就是苏家,这多少让他们心里有些底了,至少在找对付方法的时候都有了方向,而不是一头雾水的毫无思绪状态。
  
  “如今苏家的人想要入侵红港,而我们一开始就处于被动的情况,已经被他们占据了许多便宜了,如今不可再让他们继续猖狂下去了,否则红港可就要变天了。”景岳一脸愁容的说道。
  
  陈阳听了之后,沉吟了片刻。
  
  其实苏家,对于陈阳来说,想要解决并不难,只是多花时间而已的事。
  
  如果是以前,陈阳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就带着景岳等人主动找上门去了,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有这个实力。
  
  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人,所以陈阳有所顾虑。
  
  那个人就是苏天,从他决定了要帮助苏天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把苏天当成了自己的人。
  
  而对于自己人,陈阳一直都是很护犊子,更不愿意让自己的人受到伤害的。
  
  所以,这事不是不可以以另外的一种方式来处理解决。
  
  “放心吧,有我在,红港不会变天的。苏家虽然强大,但是其实内部却是人心不齐的,我想很快你们就可以看到一场好戏了。”
  
  “不过在看戏的时候,你们要做好保住自己的家,我们可以不主动进攻,但是决不能让人家欺负到头上来,很快就会有贵人祝你们一臂之力的。”陈阳嘴角淡淡的说道。
  
  “主上,你是说……苏天?”景岳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说道。
  
  要知道,他一直对苏天都是没有好印象的,而且还对苏天没好脸色过。
  
  陈阳听此,笑着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景岳脸上的神情可谓是有些精彩。
  
  主上竟然说苏天是他们景家的贵人,这感觉,这滋味,景岳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想起今天他对苏天的防备和各种冷眼相待,不知为何景岳突然的感觉有一丝的心虚。
  
  看出了景岳心思的巫欢昵,笑着拍了拍景岳手臂,有些揶揄的道。
  
  “嘿嘿,你这是怎么了,一副心虚的样子,你该不会担心苏天对你记仇吧,咯咯咯……”巫欢昵说着还故意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听得景岳脸上的神情更是精彩了。
  
  在场的除了陈阳,巫欢昵和景岳知道谁是苏天,可景山,景海和景半城都不知道这个苏天是谁。
  
  “谁是苏天?既然是我么景家的贵人,那一定要把人家请到府上,好好的招待一次啊。”景半城脸上带着笑意的说道。
  
  景岳听到这话,脸上的肌肉都是不停抽动,嘴角紧抿,想要说啥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是啊老三,如果你认识,改天就找个时间把人家约来家里。”景山也说道。
  
  “没错,既然是贵人那必须请来家里。”景海也是随声附和。
  
  看着景岳那脸色精彩至极的样子,巫欢昵简直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哈哈,景岳,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个时候,此刻是不是超级后悔在黑市的时候那般对待苏天了吧。”巫欢昵笑得都觉得肚子疼了,忍不住弯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陈阳见此,有些无奈还带着宠溺的神色拉住了巫欢昵的手臂,一手还拍了拍巫欢昵的后背,给她顺气。
  
  “好了,有这么好笑吗,再笑下去小心长细纹。”
  
  巫欢昵的笑声随着陈阳的话戈然而止,紧接着众人就看到巫欢昵连忙的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镜子,一脸紧张的照看了起来。
  
  一边看还一边念念有词的说道。“我不,我不要有细纹,美丽快来,细纹走开。”
  
  巫欢昵的变脸速度,简直惊呆了在场的几个男士。
  
  没想到巫欢昵竟然还有如此女神……经的一幕。
  
  不过在陈阳眼中,却是另一种的可爱。
  
  笑话归笑话,但是正事还是要说的。
  
  看着景岳的神情,在听巫欢昵的语气,几人不傻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了。
  
  “老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景半城突然变脸严厉的问道。
  
  景岳听此,不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开始把今天去黑市后怎么遇到的苏天,而他的态度又是怎样的给景半城和两个哥哥都解释了一下。
  
  听完了景岳的解释后,景半城和景山及景海的心情简直就是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来表达了。
  
  不过好在这是并不算严重,还有挽回的余地,所以他们倒也没有怪景岳。
  
  加上有陈阳在一旁帮说了几句话,景岳倒直接的面了父兄对自己的一顿说了。
  
  “但愿苏天是个心胸宽旷的人,不介意你之前的无礼,我看你有时间啊,还是主动上门要请一下人家来我们家做客,也金尽地主之谊。”景半城沉吟了一会后道。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