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不过是个炮灰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20章不过是个炮灰

2020-01-11更新

晚上的金鸡湖,灯光辉煌,热闹非常。
湖水在灯光下泛起波澜,伴随着周边的古琴靡音,惹人遐思。
陈阳站在护栏边,看着眼前夜景,突然有点恍惚。
“一别五年,这里,竟已经,如此繁华。”陈阳微微叹息。
金童立即小声笑着说;“主上,这五年,金鸡湖这里开发很快。如今这里的房价高达六七万一平,是整个苏市新贵。”
陈阳微微有些晃神。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再回来,仿若一切过往,都烟消云散。或许,已经没有多少人,还会记得,五年前被逼着跳楼的父母了吧。
远处,拍卖行正式开始。
巨大无比的拍卖会场,堪比国际一流的维加斯拍卖会。
门口,一排保安在查验邀请牌。
这种拍卖会,并不是买票就能进的,在开拍之前,都会有验资环节,必须要有一百万的存款证明,才能够获得邀请牌。
陈阳走了进去。
恰好三个人笑着迎面而来。
“草!是你!陈阳你这吊丝,来拍卖会做什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陈阳抬头看了看,有点意外,对面之人,竟然是叶猛,没想到他蛋蛋都没了,却还能这么快出院。
不过,仅仅是看了一眼,没再理会,一个废了的男人,陈阳懒得和他逞口舌之快。
叶猛身边,还站着两个人,皆是雍容华贵的公子哥。
“怎么了叶少?你认识那个人?”中间留着偏分头的杜明江,开口问道。
叶猛忍不住的握紧了拳头,他当然认识陈阳,而且,他还正在准备杀了陈阳!
叶猛咬牙说道:“那人叫陈阳,是莫月心公司里的保安,麻痹的,昨天我住院,就是被他打的。这个仇,我肯定会报。”
“啊?……哈哈哈!”杜明江听完,笑的前仰后合,他甩了下汉奸头型,笑出了眼泪,“我说叶猛,你特么怎么说也是苏市的大少爷啊,哈哈哈,你竟然被一个保安给打进了医院里,而且,还不敢当场报仇,哈哈!”
叶猛想到陈阳的身手,心里一阵惧怕,不过,他自然不会说出来自己害怕。
叶猛冷笑着说:“杜少,我不是不敢,只不过这里是拍卖会,我们叶家只是一个三流家族,万一在拍卖会闹事,会被赶出去。”
杜明江拍了下叶猛的肩膀,“怕个屁,有我杜大少在这里顶着,看谁敢赶走你。小伟,你去帮一下叶猛,把那个冷冰冰的家伙,给踢出拍卖会场。”
“是。”旁边的李伟,是杜明江的保镖兼秘书,身手自然很好。
叶猛一看,来了信心,他朝着陈阳跑过去,一脚踹向陈阳的后脑勺。
“嘭!”陈阳反身一脚。
叶猛的腿,咔擦一下,直接被陈阳踩断。
李伟这时候也冲了过来,他身形飘逸,尽显高手风范。
“咦?打起来了!”
“是个高手!好像是杜家的那个第一保镖李伟,曾经获得过泰拳金腰带的人。”
“我靠,杜家现在越来越嚣张了,竟然都敢在这个拍卖会场动手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可怜鬼,招惹了杜明江这个纨绔大少。”
周围的老板和大家族子弟,全都散开,他们皆知道李伟的可怕。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
龙虎之势的李伟,突然间斜着飞了出去。
咣当一下,落在地上,竟然立马间晕死了过去。
李伟的脸上,落下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半个脸肿的像是红烧猪头一般。
陈阳根本没有去看李伟,他盯着地上的叶猛,皱了下眉头,“原本,已经饶过你一命,奈何,你总是学不乖。”
“你……你倒霉了!你的罪了我,现在还得罪了杜家,陈阳,你等死吧!”叶猛惊恐的叫嚣着。
陈阳叹了口气,“你一个废人,昨天被我废了男人根,今天又断了一条腿,为何,还是不懂事呢。”
“陈少,这种垃圾不用理会了。”金童刚刚验资完毕,看到这里出事,立即跑了过来。
他立即推开陈阳,小声说:“主上,这拍卖行的主人,有些来头,先暂时不用理会这个垃圾。”
恰在这时候,几个漂亮的女服务员也走了过来。
两个女人扶起叶猛,另外几个小声的朝着陈阳赔着不是,说一切都是拍卖行没有招待周到,请几位爷消消火气之类的。
陈阳原本就不想搭理叶猛这种垃圾,他径直进了自己的贵宾包厢。
叶猛疼的脸色煞白,他强忍着断腿疼痛,跟着杜明江,进了另外一个包厢。
杜明江气的脸色黧黑,但是,拍卖行已经出面,他也不敢再继续闹下去了。
……
拍卖会最顶层。
一个包厢里。
巫欢昵身穿大红色的丝绸长袍,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她惊艳的大长腿,翘在前面的白玉茶几上,灯光的映照下,散发着牛奶般光辉。
前方的大屏幕,播放的是刚刚陈阳和叶猛起冲突的那一段画面。
看了两遍,巫欢昵咯咯一笑,“这个动手的帅哥,叫什么?”
黑暗中,一个老者鞠躬行礼,“回小姐,只知道他叫陈阳,其他消息并没有查到,他是最近两天,刚刚来到苏市的。”
巫欢昵一听,有些叹气,随手把画面关掉了,她点了一支细长的女士雪茄,不在意的说道:“可惜了这样的身手了,一个没有来头的毛头小子,公然踩断了叶猛的腿,还羞辱了杜家,怕是……活不过明晚了吧。”
“哎,原本以为他能是个王者,现在看来,却不过是只有匹夫之勇的炮灰。这种人,是没办法帮上我们的。”
老者鞠躬,“的确如此,关键时候不知忍让,也不懂隐藏,的确会很快被杜家踩死。”
巫欢昵摇摇头,随手一挥,“拍卖会开始吧,我去睡个美容觉。”
……
陈阳坐在包厢里,根本没把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他此刻,牵挂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父亲的黄花梨茶台。
曼灵此刻也已经快步走来,她小声的说道:“主上,已经探查清楚,这一家拍卖行,的确很有来头,现在掌管这拍卖行的,是西南巫家之人。至于那个茶台,暂时没办法打听到卖主的消息。不过,拍卖结束,我们买到那个茶台后,就可以知道卖主是谁了。”
陈阳点点头,“知道了,查到卖主之后,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样得到,我父亲的这个至尊黄花梨茶台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