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不可能是他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19章不可能是他

2020-01-11更新

停车场。
一个秃头中年男人,指着林国栋的国字脸,“啪”的就是一耳光。
“知道我的车多贵吗!知道旁边这一辆丰田巡洋舰多贵吗!你这个狗比保安,你十年工资都不够修的!”秃头的蒋鹏,朝着林国栋脸上就抽。
林国栋往后躲,他不敢辩解,因为,他知道蒋鹏是公司里的合作伙伴。
得罪了蒋鹏,公司肯定会开除自己。
“住手!”陈阳一把抓住了秃头男人的手腕。
蒋鹏侧头,看到陈阳也是穿着一身保安服,他更是嚣张了。
“特么放开我!信不信老子现在一句话,就把你们给开除了,然后还得赔偿三十万修车费!”蒋鹏大吼着。
陈阳把蒋鹏给推开,他朝着林国栋问道,“怎么回事?”
“蒋总来公司里办业务,我指挥他倒车,可能是我上夜班太累了,有点恍惚。结果,蒋总的车撞到了那辆巡洋舰上。”林国栋低头,心中颤抖。这些豪车,随便刮刮碰碰,都是上万的修车费。
林国栋自然担心无比。
“就这点事?”陈阳看了看自己的车,刮碰的并不严重。
“什么就这点事!知道我这车多少钱吗!五十万!还有那辆巡洋舰,买下来都一百万!你们两个无知的保安,都特么猪脑子吗?”蒋鹏叫骂着,再一次朝着林国栋脸上扇去。
他看不起这些保安,现在,车被撞了,他心疼,自然要把怒火和责任,都发泄到林国栋身上。
“啪”!
陈阳一耳刮子抽在了蒋鹏的脸上。
蒋鹏懵逼了一下。
陈阳看着蒋鹏,“第一,虽然是我属下失误,但是,你是司机,撞了车应该是你赔偿。第二,谁给你的脸,打我的人。你现在给他跪下道歉,我可以不要你赔偿车钱,这件事算是完了。你不道歉,也可以,等着破产。”
蒋鹏更加懵逼了,他看着陈阳,完全想不到,一个小保安,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
“陈阳”!
这时候,奔驰车子的副驾驶座上,一个漂亮的女人跑了下来。
她长发,红唇,身材秀美。
虽然算不上一百分美女,但是也绝对是九十分了。
正是曾经的高中班花,曾柔。
曾柔也没想到,陈阳竟然在这个化妆品公司里当保安。
她立即跑过去,推开陈阳,拉住蒋鹏。
“蒋总,真对不起啊,我这同学太冲动了,对不起。”
随即,她又猛的拉了下陈阳的衣袖,“陈阳,你现在立即给蒋总道歉。你知道不知道,蒋总是你们公司的合作方,和你们莫总是生意伙伴。你现在得罪蒋总,接下来你就等着被开除和坐牢吧。”
曾柔很愤怒,打心里生气。
她曾经喜欢陈阳,可没想到,陈阳越来越不懂事了!
上一次在王家寿宴上,他一个人对着王家老祖嘲讽,被周围人耻笑。
现在,他一个保安,竟然敢得罪蒋鹏,还打蒋鹏的脸!
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成熟一点呢?
陈阳看了看曾柔,眉头微皱,“你认识他?”
“他是我的老板,我们来这里谈一个化妆品工艺问题。”曾柔愤怒瞪着大眼睛,恨铁不成钢,“陈阳,你做事就不能稳重一些吗!得罪这些大老板,对你有什么好处?”
陈阳没再理会曾柔,他冷冷的看向蒋鹏,“想清楚了吗?”
蒋鹏气的笑了起来,“行,你叫陈阳是吧,好,好得很!你给老子等着,敢打我的脸!”
蒋鹏上了奔驰,拿出手机,准备去叫人了。
曾柔一看,立即跑过去,哀求说:“蒋总,他是我同学,您千万别生气,咱们先办公司里的正事行不行?”
“呵呵,他是你同学,还是你情人?给我滚到车上来,再敢替他说一句话,我就先开除你”!
曾柔恨恨的看了眼陈阳,只好上了车。
蒋鹏开着车,一边打电话一边快速的离开。
曾柔紧握着拳头,她就不明白,为什么陈阳会变的这么不可理喻?他为什么一定要和这些大家族、大老板做对?
他已经做了保安了,还放不下以前的身份吗?
这一辈子,他注定只能是个可怜的失败者了。
奔驰没走多久。
蒋鹏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不耐烦的接听。
随即,蒋鹏脸色一变,“什么?为什么资金冻结?……税务?谁特么查我的税务,我不是找人把账目都做好了吗!好好,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回公司。”
蒋鹏手机刚刚放下来,接着,又是一个电话打过来,“什么?不合格?老子的货品怎么就不合格了?凭什么不给钱还把货退回来?!”
蒋鹏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曾柔拿起手机,她发现,公司的微信群里已经乱成一团了。
“听说了吗,好像咱们公司出问题了,被税务查了。”
“就刚刚,咱们公司的资金被冻结了,连续好几个合作方,都和咱们停止合作了,而且,都在要钱。”
“完蛋了,公司肯定要倒闭了,我刚刚看了下,几个甲方都说咱们产品不合格,不给钱。肯定有人故意设的局。大家赶紧找下家吧。”
曾柔惊呆了,她脑子里闪过陈阳的那句话:不道歉就等着破产。
“难道……是陈阳做的?”曾柔心里疑惑,随即立即否定,“不可能,如果他真这么厉害,又何必逃亡五年,又何必做一个保安。只是凑巧罢了。看来,我也得找下一个公司了。”
……
下班时候。
陈阳接到了李龙的电话。
“陈殿主,您今天有没有时间呢?我接到消息,那艘货轮已经平安返航,船上财物人员,无一损伤,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李龙很是感激的说着。
货轮当时已经被海盗,劫持到了其他国家的海域内,李龙自然没办法公然去救人。
这一次,多亏了海神殿了。
陈阳无所谓的开口说;“我今天要去参加一个拍卖会,没时间,要不改天再聚吧。再者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李先生不必挂怀,也不必感谢。”
“这怎么行?这样吧,拍卖会结束,咱们一同吃个宵夜,我来做东。还请陈殿主千万不要拒绝。”李龙很客气的笑着。
陈阳犹豫了一下,随口说:“那好,晚上见。”
挂了手机,陈阳叫上金童和曼灵,一同朝着金鸡湖拍卖行驶去。
父亲生前最爱的那个黄花梨茶台,今晚,终于露面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