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我从未骗过你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167章我从未骗过你

2020-01-23更新

段文德义愤填膺的骂着。
下面大厅里的人,全都议论起来。
特别是曾柔的那些邻居和亲戚,全都惊诧的看着曾柔,又看看曾柔的老爹曾大山。
“曾柔这个孩子,看着这般乖巧,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品性啊!”
“不知道真假,我觉的曾柔不像是那种人。”
“不好说,哎,可怜了曾大山了,这么老实巴交的一个木匠,每天辛辛苦苦的做苦力赚钱,现在竟然是养出来一个这样的女儿!”
老邻居都都议论着。
曾柔瘫坐在地上,她摇着头,颤抖着辩解,“我没有,我没有偷东西,你们……你们想要报复,想要杀我,那就杀了我便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冤枉我!”
“你还装可怜,还不承认!”段文德一下子站了起来,“你去问问,问问那三个保安,你凭借着姿色,竟然勾搭那三个保安,让他们配合你!你真的是……哼!”
这时候,三个保安走了出来,猥琐的三个男子,脸上都是坑坑洼洼的。
三个保安,指着曾柔。
“校长,是……是她主动勾搭的我们,对……对不起!我知错了”。
“这个女人她……她技术太好了,所以我才把持不住,别怪我们,我们真的不知道她是要偷东西啊。”
“还好监控录像都拍到了她经常深夜出入实验室的情形,她是一个助教,而且技术还好,我真的是忍不住,对不起对不起。”
大厅里的人听到三个保安的指证,哄的一下,全都大声的议论起来。
曾大山抬起头来,他死死的盯着曾柔,双眼泛起血红色。
“腾”的一下,曾大山猛的朝着曾柔就扑了过去,一巴掌抽在了曾柔的脸上。
“你……你这个……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咱们老曾家的人,都被你……被你丢光了!”曾大山气的骂着,头脑一阵阵的发晕。
“爸,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是被冤枉的。”曾柔哭泣。
脸上的疼痛,又怎抵得上心中疼痛的万分之一!
杀人诛心!
曾柔发现,此刻她连清清白白的死掉,都成了一种奢望了!
曾大山痛苦的跺着脚,“你说你是冤枉,可是,校长、牛达人,还有保安,还有那么多的同行,他们,他们都在冤枉你吗?他们这么多人,还能都在撒谎吗?我……我没脸再活着了”!
曾大山突然朝着石柱子上,猛的就撞了过去。
“嘭”的一下,曾大山脑袋冒出鲜血,晕死在地上。
“姨夫!姨夫你何必如此!”表姐孙瑜,这时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她尖声说道:“谁家还没有一个败家女儿,你不用因为曾柔下贱,就这么样糟蹋自己!你没必要这样啊!”
孙瑜大声叫着,很好心的去扶曾大山。
她看起来关心,但是,每一句都在指认曾柔,说曾柔就是小偷。
同时,实验楼里的五个助教和教授,也都站了出来,他们全都摇头叹息,指着曾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们真是没想到,曾柔竟然是这种人。”
“之前我还想要介绍我儿子给她认识,幸好没来得及介绍啊,她偷窃实验室这么多财产,看她那妖媚的样子,万一真的和我儿子认识,我儿子完全抵抗不住她的风骚。”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曾柔瘫坐在那里,怒火攻心,头脑黑暗一片。
她无法辩解,无法抗争!
现在,即便是死,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看向台子上,台子上,段文德正在给旁边的牛栏山,讨好的倒水!
而在牛栏山的背后,则是站着的牛豪和高圆,两个人都在得意的冷笑着。
曾柔明白过来,一切的一切,都是牛栏山指使的。
牛栏山的地位,让段文德都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巴结!
之前在大学里,牛豪一直都是横行霸道,直到遇到了陈阳,被陈阳连续扇了几巴掌!
但是,那个时候,牛栏山不在,所以说,牛豪就暂时隐忍了。
现在,牛栏山回来了,所以,他就开始了这个滴水不露的报复计划!
曾柔看着周围人的嘴脸,心脏一阵阵的抽搐,她无法呼吸,她只想死,用死亡,来逃避这一切!
段文德把水倒上,他站起来说道:“根据我们校方决定,我们绝对不会包庇任何犯罪者,所以说,接下来你将赔偿所有损失,并且,交给捕快,为你自己的罪行负责。”
下面的人,全都热烈的鼓掌。
“对!这种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女人,最是可恶!”
“哎,可怜的曾大山,这一辈子辛辛苦苦,不仅被女儿丢尽了脸面,而且辛苦一辈子的钱财,也都要赔进去了!”
“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必须要严惩”!
大厅里的人,全都义愤填膺,支持段文德的决定。
“吱……吱嘎!”
就在这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陈阳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地上的曾柔,眼睛里流出血迹,她慢慢转头,看到是陈阳,突然间,更加绝望了。
终究,一切都逃不过牛家的手掌心啊。
陈阳漠然的看着这一切,然后,他抬脚,朝着曾柔的身边走过去。
曾柔的眼睛里,流下来的不是泪水,是鲜血,冤屈的鲜血。愤怒的火焰,已经几乎让她七窍流血,头脑昏黑。
陈阳抬手,拉住曾柔的胳膊,把她扶了起来。
然后,伸出手指,轻轻的把曾柔眼睛下的血迹,擦掉。
整个大厅,出奇的安静。
曾柔双眼,静静的看着陈阳,她强忍着颤抖,开口:“你为什么……要回来?我让你离开,你为什么,又要回来?”
“我来,是想要告诉你,你没错。而且,我也从未,欺骗过你。”陈阳的声音,依旧很平淡,只是,在平淡之下,氤氲着火山般的杀意。
曾柔突然,凄然一笑,眼睛里净是嘲弄和悲苦,“陈阳,你为何比我还要幼稚?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和这些大家族为敌,可是你,从来不听。直到现在,你还不知道错吗?你和我,都只是笼中之鸟,案板之肉,别说是对错了,即便是生死,都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你如果现在有炸药,我倒是希望,能和这些人,一起同归于尽!”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