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无法挣脱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166章无法挣脱

2020-01-23更新

陈阳站起身来,负手而立。
面对几十道黑漆漆的枪口,熟视无睹。
陈阳淡淡的说:“莫月心对我有情。而我对她,有旧情,亦有愧疚。所以,你若再多言半句,我会,杀了你。情字最杀人,的确如此,我不愿意杀你,然而,你若是相逼,我唯有动手。”
“草”!王大刀彻底的愤怒了,他猛的抓起桌子上的黑色长刀,冷声说道:“我倒是小瞧你了,临死前,还在这里给我装比,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王大刀刷的一刀,如游龙,似惊雷,瞬间朝着陈阳的脖子劈了下来。
巨大的黑色长刀,在王冬的手中,竟然灵活如斯。
陈阳叹了口气,他手掌,在虚空中一按。
海风奥义・刺骨
“嗤!”
刹那之间,王大刀的脖子,直接断掉了。
脑袋在地上翻滚,黑色的长刀,落在了陈阳脚边,刺入了地板中。
周围的属下,都是一愣,随即,密集的子弹快速飞来。
整个莫家宅子,子弹飞射,榴弹轰鸣,手雷四处翻滚。
这些属下,的确是吓坏了,王大刀就是他们心中的神!然而,他们的偶像竟然刹那间,脑袋就掉了。
所以,他们都觉得陈阳是会巫术,自然不敢犹豫,身上的弹药,瞬间全都扔到了宅子里。
陈阳叹了口气,飞身而起。
双手猛然间合十。
海浪奥义・吞没
“轰隆隆隆……”
周围空气,仿佛是化作了无数的海浪,刹那间席卷整个莫家老宅子,将所有的雇佣兵,全都吞没,剧烈的震荡,让这些人骨头碎裂,瞬间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老宅子的根基也无法支撑住海浪震荡,完全化成了一堆破烂。
这些雇佣兵虽然枪法精悍,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洗礼,但是,他们本质上也只是强壮一些的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全都内脏震荡,死在了地上。
陈阳用手,扇了下空气中的粉尘,他背着手,默默的离开。
没多久,海神殿的人把这里收拾干净。
回到了天阳大厦。
陈阳找到了莫月心,开口说:“月心,莫家老宅子那块地方倒是不错,现在都被拆了,你可以趁机在里面建一些新的房屋,让你爸妈搬进去。”
“嗯?为什么?”莫月心奇怪的看着陈阳,“为什么被拆了?”
“哦,王大刀拆的。”陈阳耸耸肩,“那小子走的时候很气愤,所以把整个莫家老宅子都给夷为平地。”
莫月心一听,郁闷的说:“这个狗东西,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咱们。不过,拆了就拆了吧,那宅子按照道理,现在也属于我了,正好,我让建筑工人在上面盖个现代化的别墅,让爸妈住在老宅子里,也算是舒心。”
陈阳点头,“的确,你爸会非常喜欢。而且,以后莫老太那些人想要住进来,是绝对不行的。”
莫月心一挥手,“那是当然,不过你提醒了我,我要加强各种安保,还要调几个保安人员过去,看守别墅。”
莫月心说干就干,立即就让人开始去修建新的别墅。
……
陈阳无聊的回到了保安科,接到了电话。
电话是太湖大学的校长段文德,打来的。
段文德朝着陈阳厉声问道:“陈阳助教,请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正常工作日的时间,没有来上班?”
陈阳哦了一下,开口说:“不想上了,有什么事情吗?”
“你……”段文德猛的愣住,他没想到陈阳会来这么一句,现在的九零后,果然是得罪不起!
段文德咬咬牙,冷声说:“就算是不来了,也得办理下离职手续,快来,我们所有的教授和管理人员都在等着你来……嘟嘟嘟嘟……”
陈阳直接把就电话挂了,他现在,根本懒得理会什么太湖大学。
叛徒已经找到了,小小的太湖大学,根本不在陈阳的考虑范围内。
“草!”段文德气的一拍桌子,“现在的九零后真的是太飘了,说不做就不做了?连老子的电话都敢挂!气死我了,让曾柔打给他,这一对小偷,一个都不能少”!
段文德脸色铁青,随即他朝着旁边的中年人,恭敬的笑着说:“牛总,抱歉啊,我没想到那个陈阳,竟然会这么的没礼貌。”
牛栏山呵呵冷笑,“他若是懂一点礼貌,懂一点畏惧,也不敢直接打我侄子的脸了!哼!”
陈阳坐在保安部里,喝了口茶,想着药盟的事情。
这时候,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
陈阳看了下,是曾柔打来的,他接听。
对面的曾柔,突然间就开口骂了起来:“陈阳,你这个杀人犯,快点滚出苏市吧!这里根本不是你该呆的地方,赶紧滚吧……啪!”
一个耳光的声音,在对面响起,接着,有人骂了一句,把电话给挂掉了。
“嗯?”陈阳站起身来,脸色铁青。
什么情况?
刚刚段文德打过来电话,现在,曾柔又打过来!
段文德让自己快点去学校,而曾柔骂自己让自己滚。
而且,曾柔那边还挨了耳光。
陈阳把手机装起来,他开着奇瑞,直接朝着太湖大学,行驶而去。
太湖大学,一个实验室里。
高圆一巴掌抽在了曾柔的脸上,“妈的,贱货!没想到,你倒是还挺仗义啊!竟然敢直接让他逃走。草!老娘今天撕烂你的脸”!
高圆一把朝着曾柔抓了过去。
曾柔冷冷的站在那里,她此刻,彻底的绝望,她真的想要,一死了之!
因为,这个世界真的是太黑暗了,黑暗到让她无法呼吸,让她无法挣脱,无法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
高圆气的咬着牙,她冷冷的转头说:“豪哥,没办法了,陈阳不会再来了,刚刚曾柔这个贱人,打电话让陈阳逃走了。”
牛豪看着脸色淤青的曾柔,呸了下,“妈的,臭表子倒是还挺有情义的!算了,先把这女人给教训了,至于陈阳,我叔叔更加不会放过那混蛋的!带她走!”
高圆一把拉住曾柔的头发,“跟我滚过来,来大厅里受审!”
高圆把曾柔,推进了一个大厅里。
牛豪则是高傲无比,之前,他被陈阳给打了。
但是现在,他叔叔已经回来了。陈阳,就是个渣渣!一个该死的渣渣。
大厅里,做了几十个人。
牛栏山和段文德坐在讲台上。
而在讲台的对面,则是十多个教授和学生,另外,还有几十个人,都是曾柔的亲戚和邻居,所有的亲戚都来了,同小区的那些邻居,也都被喊过来了。
曾柔看到这一幕,突然两眼一黑,愤怒的吐出一口鲜血,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段文德猛的一拍桌子,大声说:“曾柔女士,你别在这里装惨!作为太湖大学的一名助教,我们好心收留了你,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勾引实验室保安,偷窃实验室财产,给我们学校造成了上亿的损失!你……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