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海王之怒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83章海王之怒

2020-01-11更新

  下一刻,狙击的子弹呼啸而来。
  然后,十多发子弹飞来,却全都改变了路径,直接绕着陈阳、孙有道三个人,落在了空地上。
  古琴在嗡鸣,发出的琴鸣总能够把子弹的轨迹,彻底的改变。
  铁臂山人和孙有道两个人,呆呆的跪在那里,惊骇无比。
  “这位先生,还请离开,否则,我们神风小队,就不再客气了。”
  一个穿着黑衣服的海西国杀手,走了出来,他穿着忍者的练功服,腰间的长刀,杀意十足。
  陈阳站了起来,淡淡说道:“不用客气,因为,我也不会客气。”
  “嗤!”
  陈阳突然从树上,摘下叶子,随手一弹。
  五片树叶,如同飞刀,飞掠而去。
  “嗤嗤嗤嗤!”
  四声惨叫,相继传来。
  唯独那说话的忍者,抽出长刀,一剑把树叶给劈开。
  “哦?实力不弱,海西国中,能有你这实力的,只有三个人,另外两个人,一老人,一女子,这么说来,你就是第三人,茨木小五郎了。”陈阳淡淡开口。
  茨木小五郎冷哼一下,随即他一摆手。
  “嗖嗖嗖……”
  周围的忍者,全部飞掠而来,二十多个人,丝毫不畏惧死亡,勇猛冲来。
  “陈先生,是最精锐的死亡神风小队,”孙有道立即开口,他在海西国卧底十多年,自然很清楚。
  陈阳一扬手。
  “海风奥义·旋风杀!”
  下一刻,“刷刷刷”!
  无数风刀,直直切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突然,离陈阳最近的五个忍者,骤然间拉开了衣服。
  接着,“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火光,冲天而起,剧烈的高温和冲击波,把陈阳给掀飞。
  “陈先生”!铁臂山人立即奔过去,把陈阳扶了起来。
  陈阳吐出一口鲜血,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用这种惨烈方式,来进攻。
  茨木小五郎背着手,冷冷的走了出来。
  刚刚一波自爆,使用的是海西国最新研发的定向火焰冲击爆,威力十足。
  “现在,知道我们神风小队,有多么恐怖了吧。”茨木小五郎冷笑。
  陈阳站了起来,朝着茨木小五郎走去。
  茨木小五郎后退了一步,他开口说道:“我承认,你很强,但是,只需要再一次自爆,你就会必死无疑。所以,你让开,我们这一次来,要的是这个叛徒的脑袋。”
  陈阳擦了擦嘴角,他看向茨木小五郎,呵呵笑了起来,“三年来,你是第一次,让我受伤,我都快要,忘记这种疼痛滋味了。”
  “陈先生,你不用管我们了,你自己离开吧。”孙有道大声的咆哮着,“留下性命,给我们报仇也行,请你不要再管我们了。”
  陈阳没有回头,他背着手,开口说:“我有一剑,只为栋梁忠义而拔!你可以,为了同胞,舍弃妻儿家人,承担万钧重担,故而,我绝不后退一步。我不会,让忠义同胞,流泪又流血!”
  陈阳看向茨木小五郎,缓缓伸出手。
  “来吧,这一击,我已经一年未曾动用,现在,你可以看到,海王之怒了。”
  陈阳咧嘴,笑了起来。
  笑容,不代表友善,而是,肃杀。
  “海王之怒?你……你难道是海神殿的殿主,你……”茨木小五郎的脸色刹那间苍白,他一挥手,“进攻,所有人!”
  下了命令,茨木小五郎转身就逃,一刻也不敢停留。
  陈阳周身,内气涌动。
  “海啸奥义·粉碎!”
  “轰!”
  陈阳的身前,突然出现了一把透明的巨大长剑。
  那巨剑之上,波纹荡漾,如同真正的海神武器。
  “嗤!”
  一剑斩下。
  下一刻,海啸滔天。
  “噗噗噗……”
  周围的忍者,瞬间化成了血沫碎片。
  而远处,逃走的茨木小五郎,也在刹那间,从中间变成了两半,倒在了地上。
  战斗,结束了。
  陈阳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身体被掏空的感觉,再加上重伤之后。
  他脑袋晕晕乎乎,昏死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
  陈阳睁开眼睛,听到一阵清脆的哼唱声。
  声音很动听。
  陈阳有些奇怪,他坐了起来,发现是谷晓雅,正在对着一只鹦鹉,唱两只老虎。
  “能不能,闭嘴?”陈阳皱眉。
  谷晓雅惊喜的转头,“房东你可算是醒了,我都以为你要挂了呢。我刚才还查了下法律文献,如果房东过世,那房租合同还算不算数。”
  陈阳“……”
  陈阳看了看周围,“这是哪里?我昏迷多久了?”
  “这里是音乐学院啊,我来这里练歌,发现外面在拆迁,我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孙老师正在照顾你,我就主动请缨,留下来照看你了。你昏迷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吧,孙老师说你是太累了,但是我看着,你好像是太虚了。”谷晓雅嘴巴像是百灵鸟一样。
  陈阳不想理会这女人。
  这时候,孙有道和铁臂山人匆匆忙忙走来,看到陈阳,孙有道立即说:“陈先生你醒了,哦,谷晓雅,你先出去吧,这里没你的事情了。”
  “哦。”
  谷晓雅拎着鹦鹉,朝着外面蹦跳离开。
  孙有道和铁臂山人同时跪了下来,朝着陈阳恭敬的说道:“多谢海王,救命之恩!我孙有道和铁臂山人,感激不尽,愿意供陈先生差遣。”
  “言重了。”陈阳站起来,摆摆手说:“两位如果没有地方可去,就去海神殿吧,在那里,会绝对安全,不会有人再去杀你们。”
  “多谢海王”!孙有道激动的开口。
  陈阳摆摆手,他拿起手机说了句话,很快,就有亲信走进来,带着孙有道和铁臂山人离开了。
  陈阳休息了几分钟,也站起身来,抱着古琴,朝着外面走去。
  院子里的尸体,都早已被收拾干净,残垣断壁,树木折损。
  陈阳上了车,准备离开。
  “房东,等等我,等等我,正好我也回家,”谷晓雅跑了过来,她看到陈阳抱着的古琴,羡慕的流口水。
  “我去,房东,这把古琴是孙老师送给你的吗?你运气可真好,我和你说,这琴有人出价五千万,孙老师都不卖的。”谷晓雅羡慕嫉妒恨的嘀咕着。
  陈阳把琴递给谷晓雅,“抱着它,回家。”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陈阳看了眼,眉头微皱……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