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你在身边我从未害怕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69章你在身边我从未害怕

2020-01-11更新

  莫月心听到莫老太的话语,心里咯噔一下。
  莫老太气的,拿起拐杖,朝着莫月心的脖子就狠狠砸了下去,“你这个不要脸的浪蹄子,你之前强占了我们莫家的天阳大厦,也就罢了,现在,你竟然还去人家设计师的垃圾桶里偷东西,被抓住了还要冤枉你堂妹!丢人都丢到了家族外了!有你这种孙女,真是造孽啊!”
  人群里,王娟突然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了莫月心的头发,“你这个贱人,我们王家的天阳大厦,是这么好拿的吗!不要脸的贱货,把裙子脱下来!”
  王娟猛的一扯莫月心的衣服。
  “嗤啦”一下,一块袖子被撤掉。
  潘美彤也是冷笑着,“原来,就是个无耻的小偷啊!我就说,托尼设计师可是国际知名的索特公司的设计师,他怎么会把一件作品,设计成两套呢?托尼,既然是你的作品,你来处理吧。”
  托尼立即说:“我要把我的衣服,给毁了!不能让这种小偷,偷窃我的作品,穿着她的身上。这种低贱的小偷,不配”!
  托尼朝着莫月心就扑了过去,同时,嗤啦一下,把莫月心的裙摆撕掉了一块。
  周围的女人,全都捂着嘴,笑着看着这一幕,心情很爽,看到莫月心这种漂亮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小偷,变成了一个贱货,她们终于心理平衡了,这种女人,根本不配和她们站在一起。
  男宾有的惋惜,有的期待,希望看到托尼把莫月心的衣服全都给撕扯下来。
  莫月心后退,她猛的推开身后的女人,转身朝着会场外跑了出去。
  到了会场外面,莫月心再也忍不住,泪水哗啦啦流下来。
  她后悔,后悔自己竟然如此轻信了自己的堂妹。
  怪不得莫雨晴那个女人,会这么好心,主动借给自己一件礼服,原来……都是阴谋!
  莫月心咬着嘴唇,转头看着流光溢彩的宴会现场,突然觉得很可笑,很可悲!
  自己费尽了心血,想要来到这上流社会,但是,却成了她们的笑柄!
  此时,陈阳和孔令新,仍旧站在车子前。
  孔令新很痛苦,他希望陈阳能够放手,不要再去阻碍莫月心的发展了。
  “嗯?”陈阳突然眼睛一眯,朝着莫月心就跑了过去。
  孔令新转头,看到莫月心身上的破烂衣衫,他也是愣了下,脱下自己的西装,也朝着宴会门口跑了过去。
  此刻,莫月心身上的美人鱼礼服,掉了一只袖子,裙摆完全没有了,露出她一双洁白晶莹纤细的小腿!
  破烂的礼服,诉说着之前在宴会里的遭遇。
  “月心,怎么了?”陈阳眉头紧拧,冷冷的话语里,杀气迸发。
  莫月心摇着头,“没……没事,摔了一跤,陈阳,带我……带我回公司去吧,我想回去,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
  陈阳看着莫月心身上的衣衫,那分明不是摔跤导致,而是被人撕扯了。
  袖子少了一块,下面的裙摆都没了,原本是长裙,变成了齐膝的包臀裙了!
  “月心,你这是怎么了?快,先把我的衣服穿上。”孔令新把西服递给莫月心。
  莫月心摇摇头,“不用了,我并不冷,只是,心冷。咱们回去吧。”
  “你在里面……被欺负了?”孔令新看着莫月心,明白过来,随即,他点头说:“好,咱们回去,如果现在还进不了这个上流社会,我们就回去,继续努力,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
  孔令新鼓励着莫月心,把衣服轻轻搭在莫月心的肩膀,生怕这个女人受到伤害。
  陈阳直接把孔令新的衣服,扔到了地上,他拉着莫月心的手,“走,跟我,进去。”
  “不,不,陈阳,我不想进去了,我不想了。”莫月心憋屈的想要掉泪,“我们回去,再进入,只会受到更多的侮辱。”
  “我陈阳的女人,容不得,别人侮辱!”
  陈阳拉着莫月心,朝着会场里走,他咬着牙,“刚刚,谁欺负的你,现在,我们,全都找回来!”
  莫月心愣了下,侧头看着陈阳。
  陈阳拉着莫月心,朝着宴会厅,再一次走去。
  孔令新急的跺着脚,“陈阳,你没有邀请函,进不去!而且,你一个保安,进去后只会让莫月心更加的受委屈!”
  宴会厅门口,两个保安,拦住了陈阳和莫月心。
  “先生,请出示你们的……”
  “滚!”陈阳语气,冰冷无比!
  两个保安,吓的缩了下脖子,这一刻,杀气浸染,他们的心脏像是被无形的拳头给捏住了一样,突然停止了跳动。
  两个保安立即后退一步,不敢阻拦陈阳。
  孔令新一看,赶紧也追了过去。
  不过,他没有邀请函,直接被两个保安,给拦在了门外。
  陈阳拉着莫月心的手,大步朝着宴会厅走去,他当然有邀请函,是凯瑟琳亲自发给他的,但是,这一刻,陈阳不想用。
  看到莫月心残破的裙衫,凌乱的头发。
  陈阳想到了五年前。五年前,父母被逼着跳楼前,也是如此的狼狈。
  五年前,自己如丧家之犬一样的狼狈逃到海上,也是如此狼狈!
  五年前,自己丢下了大着肚子的莫月心,那时候,她也很狼狈吧。
  可没想到,自己已经回来了,却竟然还有人,敢如此欺辱,这个为自己怀过孕、流过产的女人!
  她们,想死吗?
  陈阳的呼吸,也变的冰冷,他死死拉着莫月心的胳膊,开口问:“你,害怕吗?”
  莫月心突然间,泪流满面,她摇着头,“不,你在我身边,我不害怕!陈阳,我其实,从来不曾怨恨过你,即便是你突然消失,即便是当年周围人,都在嗤笑我这个大肚子婆,我也从来,没有怨恨。你在我身边,我总是,很安心,很欢喜。”
  陈阳亲了下莫月心的额头,随即,他拉着莫月心的胳膊,再一次,走进了会场中。
  会场里的灯光,刷的一下,照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一个,是裙衫破烂的惊艳少妇,莫月心。
  一个,是穿着保安服脸色阴沉的,陈阳!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