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他回来了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4章他回来了

2020-01-11更新

曾柔没料到,会一下子起了冲突。
她为难的看着双方,然后站到陈阳身边,小声说:“陈阳,你刚刚回到苏市,对这里有很多不熟悉,不如多听听同学们的建议,也好……”
“够了!”陈阳站起身来,不露喜怒。
曾柔脸色通红,她不明白,为何陈阳如此倔强,不愿意低头。
如今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尊严还有那么重要吗?
“陈阳,你真特么给脸不要脸啊!我们杜少给你脸,让你去他公司里上班,你不愿意去。曾美女好心劝你,你却还对她如此粗鲁!陈阳,你不会以为,自己还是什么陈家大少吧!”
孟磊拿着一杯红酒,往里面吐了口痰。
他肥硕的身体,站到了陈阳身前。
“陈阳,乖乖的喝了这杯酒,算是给杜少和曾美女赔礼,这件事情也就罢了,如果你不照做,呵呵……可别怪我们老同学不讲情面了!”孟磊冷笑着说。
陈阳扫了眼孟磊,他今日来,是要给王老太婆送上一份大的礼物。
而不是看这些小虾米,蹦跶的。
真聒噪。
陈阳扬起巴掌,“啪”的一下,直接抽在了孟磊的肥脸上。
“嘭”的一下,孟磊感觉是一道铁锤砸在他的脸上,猛的就跪倒在了地上。
孟磊手中的那杯带痰红酒,哗啦一下,泼了出去。
陈阳手一挥,拦着旁边的曾柔,躲过了那杯酒。
酒水大部分落在了一边杜明刚的脸上。
那口痰挂在他的鼻尖。
“呕……”
杜明刚差点吐了,他猛的站了起来,指着陈阳,“陈阳,看来你真的是给脸不要脸了,那好,今天就让你知道,我杜明刚到底是谁!你给我等着!”
杜明刚掏出了手机,还没打通。
“啪”的一巴掌,扇在了杜明刚的脸上。
“谁!”杜明刚愤怒,看到来人,他一下子就怂了。
来人竟然是寰宇集团的少董事长,金童!
杜明刚立即点头哈腰,他讪笑着,“金……金少,您怎么在这呢?”
金童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在了杜明刚的脸上。
“现在,给这位先生磕头道歉!快点!”金童冷声说。
金童刚刚在停车场,因为人怂胆小,捡了一条腿。
他跟着进入会场,正好看到杜明刚正在装比。
金童生怕杜明刚这个家伙,连累了自己的寰宇集团,当然,金童还有另外一个心思。
既然陈阳地位如此神秘强大,他如果能够趁机巴结上,说不定从此之后,自己金家也有了靠山了!
所以,金童直接冲了过来。
杜明刚不可思议的看着金童,“金……金少,你说要我……”
“啪!”
金童又是一巴掌,“杜明刚,还用我再说第二遍吗?如果不照做,你就等着后果吧!”
杜明刚当然不敢得罪金童。他虽然是集团副总经理,但是说到底,也只是一个打工仔,而金童,是寰宇集团的少主人!是苏市的豪门公子!
杜明刚咬咬牙,最终,他噗通一下,跪在了陈阳身前。
“陈阳,你饶了我吧,是我不对,我不该针对你。”杜明刚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
周围三五班的学生,都是惊诧万分。
“这……这是怎么回事?陈阳他怎么会认识金童的?”
“有金少撑腰,怪不得陈阳他这么嚣张呢。”
“哎,刚刚就不该得罪陈阳,不然的话,说不定现在咱们也能巴结上金少了。”
陈阳根本没理会杜明刚,也没理会金童,他只是微微抬头,看着二楼。
二楼处。
十多个王家人,全都皱着眉头,看着金童。
这些人,根本没有注意陈阳。
“这个金童,越来越过分了!竟然敢在奶奶的寿宴上,如此无礼的对待我同学。”王娟穿着白色礼服长裙,皱眉说:“奶奶,我下去教训教训那个不长眼的家伙。”
王娟拖着礼服,走了下来,她冷冷的说:“住手!金少,你好大的胆子,跑到我奶奶的寿宴上来耍威风了是吗?”
金家是豪门,但毕竟比王家弱了许多。
王家在五年前,吞并了陈家的大部分财产后,突然崛起,瞬间跻身一流豪门之列。
面对王娟的质问,金童有点胆怯。
但是,想到刚刚停车场发生的事情,他又瞬间来了底气。
金童一脚把杜明刚踹倒在地,他拱拱手说:“王小姐,很抱歉让你笑话了,不过,这个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敢得罪陈少,不管是在什么场合,我都要给他教训。”
随即,金童再一次踢了一脚杜明刚,“给我滚!从现在起,你被解雇了,你不再是寰宇集团的副总,滚出去!”
杜明刚脸色煞白,他没想到,自己磕了头道了歉,最终……还是失去了一切!
他恶狠狠的看着陈阳,他不明白,陈阳这个混蛋,怎么会和金童大少爷搭上关系的。
王娟气的脸色煞白,她指了指金童,又转头看着陈阳,“我不管你们什么金少,陈少,你们敢在我奶奶的……你……是你?陈阳?你还没死!”
王娟吓的后退了一步,神色惊诧。
陈阳呵呵一笑,他裹了下风衣,抬步往大厅中央走。
无形的杀气,弥散开来。
周围的人全都惊慌后退,自发的让出一条路来。
陈阳站在大厅中,看着二楼,淡淡的开口说;“王老狗,五年前,我一家三口,被你逼的跳楼自杀,如今,我先取你孙子一条胳膊,不过分吧。”
大厅里瞬间寂静无声!
整个苏市,敢开口直接叫王庆兰为老狗的,估计只有陈阳一人了!
如今的王家,如日中天,跻身一流豪门。
作为王家的掌舵者,王庆兰绝对是苏市呼风唤雨的人物!
王庆兰站在二楼,头上戴着挂满珠宝的生日皇冠,冷冷的看着一楼。
气氛,如死亡一般沉闷寂静。
王庆兰盯着陈阳的眼睛,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如同被死神盯上的恐惧。
“你好大的胆子!”一个男人蹬蹬蹬的下了楼,他指着陈阳,“你一个诈骗犯的儿子,一个无家可归的丧家犬,也敢来王奶奶的寿宴上乱叫!今日,不把你腿打断,我杨涛就叫你爹!来人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