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巫鼎修炼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622章巫鼎修炼

2020-08-21更新

    望着面前的屋门,陈阳转身朝着血说道:“就在这里!”
    二人刚刚到达门口,屋内便传来了一声轰隆声,随即而来的,则是炎。
    陈阳微微挑眉,目光望向了缓缓从内走出的炎,忍不住说道:“我刚回来,听说你给曼灵一颗灵果!”
    炎嘴角微扬,知道陈阳此次前来乃是特地感谢自己的,于是挥了挥手,开口说道:“只不过侥幸获得的一枚灵果,我也用不上,给曼灵也没什么!”
    说到这里,炎摆了摆手:“你也没有必要还来感谢我。”
    话至此时,只见那炎突然将目光落在了身旁的血身上:“你怎么还带了一个人类回来!”
    陈阳微微一笑,倒也没有多解释,只是回了一句:“我有用!”
    对此,炎翻了翻眉,自然不会认为一个人类,能有什么作用。
    “对了,我此次来除了要感谢你之外,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陈阳望向炎,直接说道、
    听着陈阳的话,望着一本正经的陈阳,炎微微挑眉:“什么事,这么严肃!”
    陈阳摸了摸下巴,望向了身前的炎,道:“夸父部落与白泽部落,是不是最近矛盾频发?”
    “就没有消停过!”
    炎苦笑一声:“只不过准确来说,最近确实关系不太好,前一天还有一只妖王入境呢!”
    听到这里,陈阳点了点头:“我打探到了消息,有一个千暮蛇王透露出来的,说有妖圣想进攻我们夸父部落”
    “什么!!”
    炎面色微变,以前都是小打小闹,如今居然扯到了妖圣,这样一来,可就不简单了。
    陈阳点了点头:“这个妖圣如果我猜测的不错,应该就是白泽!”
    “你这个消息准确吗?”
    炎瞳孔微缩,目光盯着陈阳,开口问道。
    陈阳微微点头,解释道:“是我从蛇王那里听到的。”
    “这件事很严重!”
    炎自言自语一声,随即直接凌空飞起,口中说道:“我先去找我阿妈,这段时间你先不要离开部落。”
    话罢,炎化为一道虚影,就此消失在了原地。
    不让陈阳离开部落,兴许是被人询问吧。
    想到这里,陈阳摸了摸下巴,转身将血带离了原地,回到了石洞之内。
    陈阳此行收获颇多,此番倒是要好好研究研究。
    特别是那个妖王丹。
    按理说,只要是妖王,其生的孩子,日后必然也可以达到妖王境界。
    也即是说,这就是一个天巫。
    对于一个部落而言,也就几百上千个天巫。
    自己现在拥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便是自己孵化,自己培养,将其称为自己的妖仆。
    第二个便是将其售卖,获得即时妖丹,提升自己。
    如今的陈阳,正巧需要尝试吸收巫族的精血。
    若是利用这个妖王蛋,获取大巫境界的精血。
    也就是说,这一个妖丹,兑换一个大巫的精血。
    如今这个部落内,也就夸父部落一个大巫。
    自己若是以大巫精血,来兑换这个妖王蛋,倒是一颗可行的生意。
    想啊到这里,陈阳摸了摸下巴。
    倒是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大巫精血,是用来给血修炼做试验品的。
    若是自己修炼这个功法,其精血怎么说也得是共工这个级别的祖巫精血。
    精血的品质,同样也决定着未来的潜力。
    其实盘古精血是最合适的,只不过盘古精血早已化为了十二祖巫,若是还剩下其他的精血,一时半会儿陈阳也无法获取。
    所以最低限制,陈阳修炼这个北冥神功,最次也得是祖巫精血。
    对于如今的陈阳而言,想要获得祖巫精血,那真的是白日做梦。
    不过大巫精血的话,虽然十分苦难。
    但是加上这一个妖王蛋,以及自己带回来的消息,倒是也有戏。
    实在不行,一个天巫巅峰的巫精血,倒也可以。
    毕竟是给血修炼,倒是无需那么纠结品质。
    这陈阳刚到家,屁股还没做热,远处便传来了一阵破空声。
    只见炎的阿妈,满脸急切,朝着陈阳问道:“你和炎说的话,可都是真的!”
    陈阳点了点头:“千真万确!”
    “那你随我来,夸父要见你!”
    说话之间,一道巫气瞬间落在了陈阳身上。
    在一股强烈的拖拽感之中,陈阳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而当身形再次浮现,已然出现在了一个巨大的寨内。
    一个庞大无比的巫,端坐在顽石之上。
    其他双耳挂两条黄蛇、手拿两条黄蛇,周身涌现的强大压迫之力。
    饶是在数百米外的陈阳,也忍不住皱着眉,一时半会儿,也无法靠近。
    这便是大巫么。
    陈阳恍然,要知道这还是大巫,以后若是看到祖巫,那是不是自己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至于圣人呢。
    那岂不是根本无法靠近丝毫,便被那强大力量直接碾压成了粉末。
    陈阳摸了摸下巴,目光望向了身前的夸父,心知自己被带到这里,应该是关于白泽部落的事
    “你是说,白泽部落要进攻我们部落!”
    远处的夸父,并未站起身,而是张了张嘴,开口说道。
    陈阳点了点头,直接轻拍灵兽袋。
    一个巨大无比的蛇蛋,出现在了身前。
    那独有的妖王气息,缠绕在了妖蛋之上。
    “这是我从那个蛇王部落中偷取回来的,说白泽唤起过去,让它一起攻打我们部落!”
    陈阳如实说道。
    听着陈阳的话。
    夸父目光微动,望着陈阳,沉默片刻,随即缓缓抬起了右手。
    陈阳身前的妖丹,就此缓缓悬浮而起,稳稳落在了夸父身前。
    望着面前的巨蛋,夸父张嘴,发出一声声重重闷哼声:“若是如实,你为我们部落立了大功,你说,想要什么!”
    巫族,本就不善撒谎,所以夸父已经相信了陈阳。
    此番十分果断,居然直接给陈阳奖励。
    瞧见这一幕,陈阳忍不住摸了摸下巴,低声暗道:“若是当面问他要精血,不知道合不合适!”
    思索片刻,陈阳便已果断的说道:“我想要你的精血!”
    听着陈阳的话,夸父面色微变,倒是没想到这小小地巫,居然窥觊自己的精血。
    可是换句话说,自己既然已经将话放出去了。
    若是此刻反悔,那也不太合适。
    心念于此。
    夸父部落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丝异样光彩,最后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能食言!”
    “这怎么能行”
    “马上就要和白泽部落作战了,族长你不可以呀。”
    众人见状,连忙开口劝说起来。
    看着眼前这一幕,陈阳并没有多言,而是目光静静望向夸父,等候着夸父的回复。
    夸父的性情便是那般,既然答应了,自然会给。
    “凝!”
    只见夸父突然抬起了右手,一缕缕淡淡的红色光芒,不断从指间凝聚而出。
    鲜红色的血气,瞬间凝聚在了身前
    血气凝结成水滴,一股强大无比的压迫之力,瞬间涌现而来。
    感受着那滴水滴传来的压制之力,众人面色微变,互望一眼。
    指间那悬浮在半空中的血滴,缓缓悬浮而起,一股浓浓的压迫之力,席卷而来。
    若是自己还未踏入地巫境界,兴许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会直接被那滴精血直接压倒在地。
    仅仅是一滴精血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这就是大巫么!”
    陈阳面露震惊,目光望着身前的夸父,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丝忌惮。
    自己在这般存在眼中,其实与蝼蚁无异,便是有功德笔,也无法改变这个性质。
    拿着刀叉的蚂蚁,是永远无法伤害到巨人的。
    “咳咳!”
    流逝一滴精血的夸父,面色惨白,轻轻咳嗽数声,显得十分虚弱。
    陈阳目光微动,望着了身前的的精血,缓缓抬起了右手。
    “咻!”
    伴随着一声破空声响起,只见身前的精血,瞬间被收入了陈阳乾坤袋之中。
    “精血到手!”
    陈阳眼中闪过一丝丝喜意,目光望向了身前夸父,道:“多谢夸父族长!”
    “下去吧!”
    此时的夸父显得十分虚弱,轻轻挥了挥手,示意陈阳退下。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陈阳满来欢喜,也没有再逗留的意思,拱了拱手,直接朝着身后离去。
    离开了大殿,陈阳满心欢喜,回到了石洞之内。
    而当陈阳回到石洞之内,此时的曼灵早已苏醒。
    只见曼灵周身寒雾涌动,所到之处,皆凝结成了寒冰。
    很明显,其还没有完全的凝练体内的巫气。
    巫欢昵莫月心更是躲着远远地,并不敢靠近那极寒之气。
    而看着陈阳的到来,三女皆面露喜色,连忙扑了上来。
    至于远处的曼灵,则站在原地,目光望向陈阳:“主上,我还不能控制身体的力量!”
    “没事!”
    陈阳摆了摆手,目光望向曼灵,上下打量片刻。
    此刻曼灵修为已然达到了人巫巅峰,距离地巫境界,也不过一步之遥。
    而一旁的莫月心二女,修为依旧停留在人巫初期。
    可见,一枚灵果,居然有这般强大的力量。
    陈阳朝着身后众女说道:“你们先退下去,我来帮助曼灵压制体内的寒气!”
    听着陈阳的话。
    莫月心点了点头,随即朝着巫欢昵使了个眼色:“随我走!”
    听着莫月心的话,巫欢昵连忙跟随其后,离开了石洞。
    陈阳指了指前方的石床,道:“盘坐上去!”
    听着陈阳的话,莫月心点了点头,身形一晃,就此稳稳落在了石床之上。
    莫月心盘坐在床上,体内寒气更是不断涌出。
    连带着将石床都完全凝结出了一缕缕浓浓寒冰。
    厚实速比的寒冰,在这一刻直接在石床之上附着了一层寒霜。
    远远望去,更是连带着将曼灵周身都凝结出了一层浓浓的寒霜,细细望去,就好似一个冰雕一般。
    望着面前的陈阳。
    满脸忍不住问道:“主上,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盘腿坐着,凝练真气!”
    陈阳目光望向曼灵,开口说道:“尝试着将丹田内的巫力抽出!”
    听着陈阳的话。
    满脸用力点了点头,只见其紧闭双眼,一缕缕汹涌的寒雾,从其口鼻之中涌出。
    寒雾如两条细长的蛟龙,瞬间从口中涌现而出。
    望着眼前这一幕。
    陈阳摸了摸下巴,缓缓走到了曼灵身前。
    在其他人看来,这是夺人性命的寒霜,可是在陈阳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层寒雾罢了。
    毕竟陈阳修为强大,足有地巫巅峰进阶,与只是人巫境界的曼灵相比,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任由那寒霜如何靠近陈阳,都无法对陈阳造成丝毫影响。
    陈阳缓缓抬起右手,轻轻落在了曼灵的眉心。
    对于陈阳,曼灵没有丝毫抵触,任由陈阳控制着巫力,缓缓进入自己的神识之中。
    巫力汹涌无比,转瞬间便已顺着曼灵的眉心,进入了丹田之中。
    而与此同时。
    曼灵周身的寒气,也随之渐渐变少了许多。
    而更多的寒气,直接被包裹在了周身,无法再四溢而出。
    陈阳直接盘坐在了曼灵身前,控制着自己体内巫力,缓缓窜入了曼灵题呢。
    巫力汹涌,瞬间将曼灵完全包裹。
    远远望去,就好似有一缕缕汹涌的白光,将曼灵缠绕在了一个白色光茧之中。
    陈阳摸了摸下巴,目光望向了身前的曼灵,继续说道:“记住我控制巫力的方向!”
    听着陈昂的话,曼灵用力点了点头:“是,主上!”
    “嗡嗡嗡!”
    只听一声声重重嗡嗡声响起,浓浓的白光,突然在曼灵眉心处浮现。
    光芒用都弄之间,曼灵体表的寒气也随之消散。
    这一切都代表着,曼灵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体内的寒气了。
    见状,陈阳微微点头,开口说道:“做的不错,以后你就这般来控制巫气!”
    听着陈阳的话。
    曼灵眼中闪过一丝丝喜意:“多谢主上!”
    说话之间,只见曼灵缓缓站起身子,其周身更是寒雾完全消失,好似之前按寒冰凝聚的场面,是一个幻觉一般。
    望着自己的双手。
    曼灵缓缓抬起手,轻轻一捏。
    只见一缕缕浓浓的寒雾,不断从手中涌现而出。
    寒雾汹涌,在曼灵指间不断凝聚,时而幻化为一朵寒冰玫瑰,时而变成一个锋利无比的寒冰长矛。
    随心所动,随意而行。
    看着在手上不断变化的寒雾。
    曼灵那寒霜般的面容之上,也显露出了一丝丝喜意:“好神奇!”第一读书网
    陈阳目光望向曼灵,淡淡道:“以后你要多加练习,修为的突然增长,是好事,同样也是坏事。”
    “坏事?”
    曼灵微微歪过脑袋,目光中闪过一丝丝不解。
    陈阳微微一笑,朝着曼灵解释道:“若是灵气无法控制,就会像今天这样,让周围的人受到攻击。”
    听到这番话。
    曼灵目光微动,缓缓点了点头。
    陈阳望着曼灵,淡淡道:“接下来你就好好巩固修为,争取在今天将修为巩固下来,兴许能在未来起到”
    “未来?”
    听着陈阳的话,曼灵面露不解,目光望向陈阳,忍不住问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吗?”
    曼灵还是十分聪慧的,仅从只言片语之中,便发现了其中最重要的问题。
    陈阳摸了摸下巴,目光望着曼灵,点了点头:“接下来白泽部落将会与我们夸父部落发起战争,你们若是修为能高些,也能有自保之力。”
    曼灵目光微动,望向了身前的陈阳,用力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提升修为,不给主上添麻烦的!”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
    曼灵能做的最大的事,便是将自己的修为提升,省一点事。
    “地巫修为的话!”
    陈阳心中微动,目光望向了身前的曼灵,道:“如此说来的话,最好将你的修为提升到地巫境界,这段时间,你们就好好和我一起修炼。”
    拥有着九阴神鼎。
    陈阳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提升众女的修为。
    听着陈阳的话,只见曼灵点了点头。
    “去将她们都唤进来吧!”
    九阴神鼎并非九人才能修炼,但是其九个人的效果最好,可若是仅有三人,效果倒是要少许多。
    听着陈阳的话,曼灵缓缓退去,很快便领着二女走了过来。
    三女互望一眼,对于陈阳接下来要做的事,一无所知。
    陈阳舔了舔嘴唇,目光望向三女,道:“皆上来,运转自己体内的巫气!”
    听着陈阳的话,三女也不敢大意,直接相对而坐,盘着腿。
    一缕缕汹涌的灵气,不断窜入了口鼻之中。
    望着静静修炼着三人,陈阳双目微闭,直接凝聚着体内的巫力,汹涌的灵气,在这一刻缠绕在了周身。
    那汹涌的巫力,好似一条汪洋海流,围绕在了周身。
    巫力凝聚,在这一刻将三女完全包裹。
    修为达到地巫巅峰的陈阳,体内巫力汹涌无比,很快便将三人完全笼罩。
    那汹涌的巫力,将三女完全包裹在内。
    深蓝色的巫力,完全笼罩着四人,远远望去,就好似身处在一片汪洋海洋之中。
    “呼!”
    陈阳轻呼一口浊气,缓缓运转着体内的汹涌巫力,直接灌入了三人体内。
    九阴神鼎。
    只见一枚完全由巫力凝聚的铜鼎,就此凝聚在了陈阳头顶。
    铜鼎完全被巫力凝聚而出。
    这枚铜鼎,闪现出耀眼的深蓝色光芒,而这还没有结束,汹涌的巫力,再次凝聚在了身前。
    巫力不断缠绕,凝聚,很快便凝聚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铜鼎。
    铜鼎速度极快,化为一道虚影,直接窜入了身前的曼灵眉心之上。
    一缕缕淡蓝色的光芒,就此凝聚在了曼灵眉心之上。
    这还没有结束。
    陈阳体内的巫力,再次凝聚出了一枚深深地铜鼎。
    铜鼎速度极快,再次窜入了莫月心的眉心。
    短短半盏茶的功夫。
    陈阳便已凝聚出了三枚铜鼎,进入了三女体内。
    自此之后,三女的修为提升,皆可以与自己相联,而自己也可以给三女灌入巫力。
    自己修为已经停止下来。
    在地巫巅峰已经停滞了许久。
    兴许三女修为踏入地巫时,那个对修为的感悟,能够让自己突破地巫境界,踏入天巫境界。
    而同样的,陈阳也可以给三人提供修为。
    三人仅仅是人巫,想要踏入地巫境界,所需要的巫力极多,可是在陈阳眼中,那个巫力却是极少。
    而随着铜鼎的凝聚。
    周围的蓝色如海洋般的巫力,也缓缓消散一空。
    陈阳缓缓站起身子,目光望着眼前的三人,淡淡道:“你们皆闭目修炼,我来助你们修炼!”
    说话之间。
    陈阳直接取出一枚妖将巅峰丹药。
    丹药入口即化,瞬间凝聚出了炽热无比的巫气。
    巫气进入丹田,转瞬间便凝聚出了巫力。
    “去!”
    陈阳目光望向身前三女,瞬间利用着自己的巫力,灌入三女的体内。
    如果说三女吸收巫力的速度是一的话,那么自己吸收巫力的速度,那就是一千。
    这就是修为的差异。
    对于天地间的灵气掠夺,也是一个极大的差异。
    汹涌的蓝色巫力,直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陈阳体内,涌入了三女眉心之上的铜鼎之内。
    三女的修为,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提升。
    修为仅有人巫初期的巫欢昵以及莫月心,在这一刻,居然已经有踏入人巫中期的驱使了。
    陈阳摸了摸下巴,感受着三人修为的提升,嘴角处流出一丝丝喜意。
    如此看来,自己就该早些施展九阴神鼎,这样一来,三女的修为兴许早就踏入地巫境界。
    要知道,血的修为,可就是自己早就的。
    三女没道理还一直是人巫初期。
    还多亏了炎给的寒冰系灵果,若非如此,其修为也无法达到人巫巅峰。
    如果陈阳推算的不错的话。
    距离白泽部落攻打夸父部落,应该还有着一段时间。
    与后世世界相比,洪荒大陆众生灵对于时间的概念并不准确。
    要知道洪荒生物本就是以百年计算,若是其来进攻夸父部落,最少也得半个月。
    半个月提升到地巫境界。
    这在其他人看来,是一个不现实的事。
    可是在陈阳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事情罢了
    “呼!”
    陈阳深呼一口浊气,继续服用妖将境界丹药,提升修为。
    其实利用妖兽丹药,也可以提升三女修为。
    但是那个毕竟是一个不太圆满的功法,自己还没有冒险用在三女身上。
    所以选择了一个最最稳妥的方法。
    吸收妖将丹药,提升修为。
    时间流逝。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
    陈阳已然将三女修为踏入了人巫巅峰。
    距离地巫境界,也只不过是一步之遥。
    三女盘腿坐在陈阳身前。
    三女现在缺乏的,不是巫力,而是对于修为的感悟。
    亦或是对于修炼的感悟,若是想将修为踏入地巫境界,可不是光有巫气就够的。
    巫欢昵的血脉,与魅惑有关,而曼月心的血脉,则是与自然之力有着极深的关联。
    而曼灵的血脉,则十分明显,是寒冰。
    只有在真正完全掌控自己的血脉之力之后,才有机会踏入地巫境界。
    不过对于三人,陈阳还是十分相信的。
    毕竟三人乃是后世过来的人,与这里普通的巫族相比,要更加聪慧。
    对天地的感悟,也更加深刻。
    三女闭目养神,缓缓进行修炼。
    陈阳目光望向了身前三女,嘴角微扬,缓缓转身离去。
    也就不再打扰三人了。
    离开石洞的陈阳,目光微动,眼中闪过一丝丝异样光芒,右手轻轻摇晃,强大的力量拍在紫星狼身上。
    紫星狼周身凝聚着的紫色光芒,散发出一股股极其强大的压迫之力。
    陈阳舔了舔嘴巴,对于温顺的紫星狼,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随着时间推移,一声红色光芒,突然闪耀出了身形。
    陈阳望着面前的血,嘴角微扬:“这段时间你都做什么了?”
    望着陈阳的瞬间,血满脸喜色,目光望向陈阳。
    估摸算起来,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到过陈阳了。
    在血眼中,陈阳在自己内心中的地位极高,此刻看到陈阳的瞬间,其眼中闪过一丝丝异样的光芒。
    陈阳摸了摸下巴,望向了身前的血,道:“最近这半个月有什么事吗?”
    听着陈阳的话。
    血立刻反应了过来,瞬间从腰间乾坤袋中取出了数枚妖将境界的妖丹。
    很显然。
    血在这段时间内并没有闲着,而是把这个时间都用来猎杀妖物了。
    “你可以猎杀妖将境界的妖物?”
    陈阳目光微动,望向了身前的血,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丝异样的光芒。
    要知道如今的血,修为也只有地巫初期。
    而且还是利用自己功法催发出来的。
    与正常修炼的地巫相比,肯定没有那么纯粹。
    这么看来,血修炼的功法还是十分强悍。
    真不愧是自己利用功德催动的功法。
    地巫初期,就已经媲美很多地巫中期
    陈阳目光望向了对面的血,嘴角微扬,淡淡道:“不错!不错!”
    听着陈阳的话。
    血满脸惊喜,对于陈阳的夸奖,十分欢喜。
    “你自己收起来吧!”
    陈阳望向血,道:“自己猎杀的妖丹,没必要给我。”
    “给你!”
    听着陈阳的话,血用力将妖丹塞到了陈阳手中,用力说道:“我的就是你的!”
    “额!”
    陈阳微微愣神,倒是没想到血居然这般性格。
    看到血坚持,陈阳也不好多说,只好将妖将妖丹收入了乾坤袋之中。
    “随我走一趟吧!”
    陈阳朝着一旁的血,挥了挥手,开口说道。
    听着陈阳的话,血用力点了点头,跟在了身后。
    二人一前一后,很快便来到了炎家。
    望着面前的屋子,陈阳嘴巴微动,道:“炎!”
    陈阳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没有逃过修为足有地巫境界的炎耳中。
    “咻!”
    伴随着一声凌厉的破空声响起,只见一道火光闪耀而出。
    望着面前的身影,陈阳目光微动,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丝异样感觉。
    听着陈阳的话。
    炎嘴角微扬,目光望向了陈阳,道:“你闭关了!”
    其显然从血那儿得到了自己在闭关修炼的消息。
    陈阳微微点头:“这段时间,部落有什么消息了?”
    听着陈阳的话,炎微微挑眉,目光望向陈阳,道:“最近情况挺特别的!”
    “特别?”
    陈阳摸了摸下巴,倒是不知道炎口中的特别是指的什么。
    “现在白泽部落内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存在!”
    炎嘴唇微动,开口皆是到:“使得平衡的战局,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诡异的存在?”
    听着炎说的云里雾里的,倒是一时半会儿,没想到什么。
    炎继续说道:“是一个准妖圣,距离妖圣还有一点距离,但是我们部落仅有大巫夸父一人,所以占据着下风!”
    听着炎的话,陈阳眼珠子微动,开口说道:“若是如此的话,不如去寻后裔部落来帮忙?”
    要知道后裔部落与夸父部落向来关系甚好。
    如今夸父部落遭劫,其来帮助一下,也是十分正常的。
    听着陈阳的话,炎回道:“已经去唤了,应该很快就有回应了吧!”
    陈阳点了点头,如此说来的话,距离真正的大战,应该一触即发了。
    “呼!”
    陈阳深吸一口浊气,目光望向炎,淡淡道:“接下来我想去前线,需要找谁说一声吗?”
    “说一声?”
    炎面露不解,忍不住回道:“你自己想去就可以了,没必要找别人说一声!”
    “如此说来,倒是简单许多!”
    陈阳嘴角微扬。
    炎深深望了眼陈阳,说道:“三日后,我就要和阿妈去前线了!”
    “你这就出发了?”
    陈阳心中微动,忍不住说道:“那不如我和你一起前去吧!”
    “真的吗?”
    听着陈阳的话,炎心中微动,目光望向了身前的陈阳,点了点头:“如果你能和我一起去,那也挺好的”
    几番接触下来。
    陈阳与炎已经交织了深厚的感情。
    此番陈阳跟随着炎,一起前往战场,也好相互照应。
    至于莫月心三女,陈阳还是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带她们一起去。
    去的话,可以让他们好好感受战场的狠辣,不去的话,就要安全许多。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