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北冥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618章北冥

2020-08-17更新

广场之上,有着巨大的篝火,其上火焰灼烧着空气,发出一声声噼里啪啦声。
火焰灼烧之间,众人将血肉放在篝火之上。
发出一股股浓浓的烤肉香味,倒是让众人满脸期待。
显然,这些兽肉,并不是每天都可以吃得到的。
也只有像陈阳这般尊贵的客人到来,才有这资格品尝。
但是在陈阳看来,这也仅仅是普普通通烤肉罢了,而且还没有味道。
陈阳摸了摸下巴,目光望向了身前的烤肉,随即轻拍乾坤袋。
一缕缕淡淡的盐粒,缓缓从掌间洒落。
盐粒落在烤肉之上,在火焰的灼烧之下,缓缓融化。
被烤肉所完全吸食。
浓郁的肉香,更是在这一刻弥漫开来。
在夸父部落这么久,陈阳倒是找到了一些有盐分的食物,凭借着修士的手段,陈阳成功的提炼出了盐粒。
“撕拉!”
熟肉撕裂,一缕缕浓浓的肉香,涌入口鼻。
一边平常着肉食,陈阳目光望向了一旁的族长,道:“族长,我来这里,其实也有一些事。”
听着陈阳的话。
族长剑眉微皱,目光望向陈阳,忍不住说道:“不知道大人怎么有什么事,尽管告诉我。”
“其实对人族而言,这是一件好事!”
陈阳站起身子,目光望向族长,淡淡道:“巫族,妖族有着血脉传承,但是人族的血液,并没有血脉传承!”
听到陈阳的话,族长眼中闪过一丝丝黯淡。
陈阳说的没错。
血脉传承,对于巫族,妖族而言,十分重大。
所有的巫族,妖族,都是依靠着血液,吮吸着上一代传承下来的能力。
而人族呢?
其血脉之中,并没有包含着那么多的能力。
所以这也就是人族与其他巫族妖族的差距所在。
陈阳嘴巴微张,一柄金黄色的功德笔,顺势悬浮在了身前。
金黄色的笔,随着陈阳的控制之下,直接凭空写下了一个字——人。
一撇一捺,就是简简单单的人字。
“这是人!”
你,我,皆是人族。
“人!”
“人!”
“人!”
随着人族们一声声的呼喊声,一道道金黄色的光芒,瞬间凭空凝聚,直接窜入在了身前的那道人字虚影之中。
其直接冲天而起,化为一道道流光,涌入洪荒世界之中每个人族的脑海之中。
而在这一刻,一团同样雄厚无比的功德之力降落。
金黄色的功德之力一分为二,其中一份涌入半空中的人字之中,其好似收到感应一般,直接被功德笔吸入其中。
很快便在那功德笔身之上,凭空多了一个小小的人字。
而另一半功德之力,也直接窜入了陈阳体内。
原本地巫中期的修为,也在这一刻直接踏入了地巫后期。
修为的快速提升,倒是让陈阳有些惊呼。
这个速度实在是太过迅速了,几乎是每一息的时间,修为都在暴涨。
“地!”
陈阳速度极快,手上的功德笔,更是在这一刻继续在身前画下了第二个字。
汹涌的金黄色光芒,在这一刻化为了一道虚影,窜入了洪荒世界,所有的人族脑海之中。
这是属于字,是属于人类的传承。
所以只要是人类,都会得到这些知识。
功德再次浮现,在这一刻凝聚在了身前。
片刻之间,那功德一分为二,一半窜入了陈阳体内,一半涌入地字之内。
弟子收敛,直接钻入了功德笔之内。
陈阳的修为,以及功德笔的品阶,都在不断增长。
“呼!”
陈阳深吸一口浊气,目光望向了身前的功德笔,随后再次写下了第三个字:
“天!”
光芒涌动,转瞬间,金色的光芒,再次凝聚,窜入了洪荒大地内所有人族的脑海之中。
短短片刻之间,天空之中刻画的字,已然达到了一百枚。
而这一刻。
那中品后天功德灵宝,已然达到了上品后天功德灵宝。
至于陈阳的细微,则依旧是停在了地巫巅峰,距离那天巫境界,也仅差一步之遥。
陈阳摸了摸下巴,感受着体内的修为变化。
却是达到了地巫巅峰,可是距离那天巫境界,还是有着极大的差距。
“为何会这样!”
陈阳剑眉微皱,在自己写下第二个字的时候,便已将修为达到这个地巫巅峰了。
之后的而是九十八个字,所凝聚的功德之力,居然没有提升自己的修为。
心念于此,陈阳迅速沉下心神,涌入了丹田之中。
只见在那丹田之中,充斥着一股股汹涌无比的金黄色的光芒。
这些,便是自己传授众人族而获取的浓郁功德之力。
“原来是在这里!”
陈阳微微挑眉,心中颇为不解:“既然如此,那为何自己无法利用这些功德之力提升修为呢?”
这是令陈阳十分不解的。
想到这里,陈阳顺势便牵引起了丹田之中的功德之力,可是随着陈阳控制着体内的功德之力,想要提升修为。
修为不断增长,但是却依旧无法突破地巫修为,跨入那天巫境界。
“这就是修炼之中的禁锢吗!”
陈阳微微挑眉,传闻之中,每个人都会有一些修炼上的枷锁,而想要突破这个枷锁,却是难上加难。
显然,陈阳所面对的这个枷锁,已然不是功德之力可以解决的。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陈阳舔了舔嘴唇,只要功德之力没有不翼而飞,那好了。
突破修为的方法有很多,陈阳并没有急于一时。
而在九天之上,那盘坐在须弥之间的三清,突然睁开了双眼。
“人族有传承了!”
按理说,那亿万万人族,是不足以落入准圣境界的三清眼中的。
可是自从女娲品阶着造人的功德踏入混元圣人境界之后。
人族,便已进入了三清眼中。
只见元始天尊缓缓抬起了右手,手指微微晃动,那强大的波动,更是好似扭动了时空一般。
“天道混乱,无法查探。”
通天教主眉眼间闪过一丝丝杀意,低声道:“劫难不远了!”
不谈那身在九天之上的三清,此刻的陈阳。
倒是在部落内十分悠哉。
眼前这个部落,在周围一众人族部落之中,也可以称得上是佼佼者了。
其拥有着数名地巫人族修士。
完全可以狩猎一些修为不低的异兽。
而在这这时,部落的族长,牵着一只体型足有近二十米的巨大象模样的异兽,进入了部落。
陈阳微微挑眉,眼前这只巨像修为达到了妖兵巅峰,其坚硬的肌肉,更是宛如岩石一般。
“沐浴蛮象血!”
只见那族长掏出巨斧,重重劈砍在了巨象的体内。
“刺啦!”
只见一声巨大的撕裂声响起,刀口入肉。
鲜活色的血液,更是直接飞剑而出。
近二十米高的蛮象,其体内的鲜血,更是极多。
滚烫的象血,喷涌而出,涂抹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身上。
只见数名修为达到人巫巅峰的人族,直接纵身爬上了蛮象尸骸之上,低头吞噬鲜血起来。
远远望去,可以看到那人周身突然浮现出了浓浓的红光。
红光笼罩着人巫,陈阳可以发现,其修为居然在缓缓提升。
看到这一幕,陈阳剑眉微挑,可以看到这些人吸收着异兽鲜血之后,居然在迅速提升着修为。
在三清还未教导人族之前,迫切想要获得修为,在洪荒大陆立足的一众人族,利用手上可以利用到的所有资源,想法设法的提升修为。
而这个部落。
显然误打误撞,找到了一个吸噬异兽鲜血,提升修为的方法。
至于这个功法能否踏入大道,能否走得更远。 这就不是这些人族可以考量的了。
安身立命,若是连这简单诉求都达不到,更何谈踏入走得更远呢。
想到这里,陈阳内心之中,突然闪现过一个念头。
自己,是否也可以自创出一个功法呢?
万水真经,修炼到尽头,是可以踏入混元圣人境界的,但是如今自己既然恰在了地巫巅峰境界。
何不整理其中功法,自己创造一个可供人族修炼的功法呢?
毕竟拥有着万水真经的见识,自己稳扎稳打,创造一个可以修炼到地仙境界的功法,应该不是难事。
巫族不修神,也无法修炼神,这是其获得极大极强肉身,所带来的的天生缺陷。
因为巫族的能力都留存于精血之中,只要获得更高品阶的精血,便可以顺利提升修为。
这倒是让它族颇为羡慕。
有了这个念头,那就要好好思量了。
陈阳摸了摸下巴,目光望向了远处的蛮象尸骸,一个念头缓缓浮现出了心头。
人族,与它族的优缺点在哪里?
人族,没有强悍的肉躯,也没有强大的先天神通,有的则是那先天道体,以及极强的潜力。
既然人族没有巫族的精血赋予的肉体,没有妖族血脉赋予的神通。
那我人族为何不可掠夺它二族的优点呢。
想到这里,陈阳好似想到了什么,身形一晃,再次回到了屋内
只见陈阳盘腿坐在石床之上,脑海不断运转,一缕缕金黄色的光芒,在这一刻缓缓涌入了脑海之中。
这些金光,诞生于丹田之中,逝去于脑海之中。
原来在陈阳修炼之际,丹田之中的功德之力,在这一刻缓缓消散。
陈阳脑海之中,不断出现了一种种各式各样的修炼方式。
但是很快,这些修炼方式,都被陈阳打消。
“呼!”
陈阳轻呼一口浊气,修炼无时日,半个月的时间,陈阳都在部落内推算功法。
“那位大人还没出来吗?”
族长微微挑眉,望向了陈阳歇息的屋门,只见其中一缕缕淡淡的金光,在屋门内缓缓弥漫而出。
金光闪耀而出。
紧随其后的,则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屋门缓缓打开。
陈阳缓缓站在了屋门前。
望着陈阳的身影,族长眼中闪过一丝喜意,道:“哈哈,大人终于出现了,我和我的族人们,都十分担忧大人。”
听着族长的话。
陈阳微微挑眉,目光望向族长,开口笑道:“多谢族长关心。”
此时的陈阳,已然将功法推算出来了。
只是这个功法,如今只能够修炼到地巫境界。
这个也和陈阳如今的修为有关。
若是陈阳的修为可以达到天巫,必然也可以将功法推算到天巫。
“大人,明日便是我血月部落的大赏了!”
族长目光望向陈阳,开口邀请道:“正巧大人在族内,我特意邀请你参加我们部落的大赏之日。”
听着这一番话。
陈阳微微挑眉,倒也没有拒绝,转而回道:“那是自然的,我正巧没有事,可以留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虽然功法已经修炼,但是总要有个人来当个试验品吧。
在陈阳看来。
眼前这个血月部落,就是一个极佳的实验对象。
“嗡嗡嗡!”
伴随着一声声重重的嗡鸣声响起,只见远处正有一名名修为达到人仙境界的人族,手持着从夸父部落兑换的巫器,朝着部落外走去。
瞧着眼前这一幕。
陈阳微微挑眉,朝着一旁的族长问道:“他们是去作甚?”
听着陈阳的话,族长微微一笑,开口解释道:“今日血月部落打赏,他们都是我们部落的勇士,为今晚血月部落大赏做准备呢!”
想到了之前狩猎的蛮象,不用多猜,是为了狩猎异兽,获取异兽血液借此修炼。
那这个大赏,应该就与这个异兽脱不了关系。
“既然我也要参加这个大赏,那我也要为部落做出一些贡献!”
陈阳嘴巴微张,朝着一旁的族长说道。
听着陈阳的话,只见身前的族长满脸喜色,望向陈阳的目光之中,更是满满的欣赏。
要知道陈阳的修为可是地巫巅峰,若是其可以为部落大赏做出贡献,那自然是极好的。
陈阳身形一晃,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陈阳创的功法,名唤北冥神功。
武侠小说之中,北冥神功拥有着吞噬着他人内力的功法,而陈阳创建的这个功法,倒是与其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其拥有吞噬妖族血脉,以及巫族精血。
北冥神功。
陈阳默念一声,身形一晃,就此消失在了原地,离开了血月部落。
周围的妖族,早已被夸父部落的巫族解决了。
陈阳微微挑眉,心知自己要离远些了。
陈阳速度极快,很快便离开了血月部落,急行了数百里。
这个路程,已然离开了夸父部落的地盘了。
这里的妖族数量应该不少,若是按照这个情况来看。
抓捕一只妖族妖将巅峰应该不是问题。
茂密无比的丛林之中,巨树高耸入云。
一只只庞大无比的妖族,正在半空飞行。
远远望去,可以看到那些妖物修为已然达到了妖王境界了。
洪荒大地。
真的是金仙多如狗。
“呼!”
陈阳呼了口气,望着面前的密林,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在陈阳看来,整个丛林之中,妖物数量众多,若是一不小心遇到了妖王,兴许自己可能就遭殃了,就要惨死当场了。
虽然拥有着功德笔,但是对于陈阳而言,想要跨阶战斗,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很快,一个巨大的山谷,出现在了陈阳面前,其内妖气凝聚成团。
不用多猜,其内必然不会少妖物。
陈阳嘴巴微张,一枚淡蓝色的海泉珠,缓缓悬浮在了身前。
海泉珠之上,凝聚着一缕缕深蓝色的水汽。
虽然是成套的后天下品灵宝,但是其威能倒也不弱。
已然不是顶级巫器可比,这是质的变化。
陈阳握住身后的弑神矛,朝着远处的峡谷内飞去。
海泉珠拥有着驱使水流的本事,相较于攻击而言,其防御性能最高。
所以陈阳的角度,便是以弑神矛为攻击,海泉珠为防御。
一攻一防,倒是正合适。
而随着陈阳踏入了峡谷之内。
其内妖气浓郁,一只只长相似狼的异兽,在峡谷内歇息。
陈阳目光微动,扫向了那一只只狼妖,摸了摸下巴,神识扫过,发现这群狼妖,修为不低,其中一头似狼王的妖物,修为达到了妖将巅峰。
感受到这一幕,陈阳目光微动,低声道:“这头狼王,倒是正合适。”
心念于此。
陈阳握了握弑神矛,盯着狼群之中的狼王,倒是有些犹豫。
这只狼王倒是不难对付,只不过那数百只狼妖,数量太多,让陈阳不太敢冒进。
毕竟狼妖数量众多,若是陷入其中,陈阳也是极其危险。
陈阳舔了舔嘴唇,目光望着那密密麻麻的狼妖,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丝异样光芒,一个念头,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兴许用海泉珠,可以控制住那些妖兵境界的狼妖!”
陈阳默念一声,双手缓缓触碰在了海泉珠。
一缕缕汹涌的水汽,更是在这一刻凝聚在了海泉珠之上。
远远望去,可见海泉珠之上,水汽凝聚。
一滴滴水珠,不断从海泉珠之中涌出。
而随之而来的,则是那汹涌水流,不断从海泉珠中喷涌而出。
那巨大无比的峡谷,更是在这一刻完全被海泉珠内的水流填充满。
而随着水流灌入其中。
一只只妖兵境界的妖物,更是在这一刻不断被水流冲击。
直接被水流包裹着,无力抵抗。
而除了妖兵境界的妖狼,剩余那数十只妖将境界的妖狼,在这一刻却是挣脱开来,朝着陈阳方向冲了过来。
为首的一只,便是周身长满淡白色毛发的狼王,其身后跟随着的,则是二十一只妖将境界狼妖。
陈阳微微挑眉,目光眼前的景象,手上的弑神矛,在万水真经的附着之上。
蓝色的光芒涌动。
很快便已闪耀出了异样光芒。
陈阳微微挑眉,手上弑神矛瞬间投掷而出。
汹涌的寒雾,更是在这一刻,缓缓凝聚于了弑神矛之上。
远远望去,那枚弑神矛更是凝聚成了一只深蓝色的寒冰蛟龙,瞬间落在了一名妖将中期的妖狼身上。
锋利无比的弑神矛,直接贯穿了妖狼的身躯。
鲜红色的血液,瞬间从其腹部喷溅而出。
血液弥漫开来。
猩红色的血液,更是不断扑鼻而来。
那只妖将初期的妖狼,就此毙命。
可是这一只妖狼,与剩下的二十多头妖狼相比,还是太少了
除了功德笔,海泉珠以外。
陈阳还拥有着一枚下品后天灵宝玄冥珠。
可是奈何其内禁制太多,难以炼化。
此时的陈阳还无法催动。
现在只能催动的,只是一枚海泉珠以及功德笔。
陈阳神识扫过远处的弑神矛。
只见远处的弑神矛,瞬间折返了回来。
就此悬浮在了身前。
只见那弑神矛周身凝聚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弑神矛光芒涌动,再次被陈阳赋予万水真经之力,汹涌的寒冰,就此附着在了弑神矛之上。
“去!”
陈阳轻呼一声,身前的弑神矛直接凌空飞出,再次贯穿了一只妖将境界的狼妖腹部。
“咔嚓!”
短短数百米的距离之内。
陈阳便已击杀了两只狼妖。
陈阳身形一晃,直接催动着海泉珠,一股股汹涌的水流,瞬间抵住了一只妖狼的冲击。
水流防御力极强,很快抵住了一只妖狼的冲击。
“杀了他!”
“都给我杀死他!”
远处的妖将巅峰的狼王,发出一声声嘶吼声,控制着身前那密密麻麻的狼妖,朝着陈阳扑了过来。
看着眼前这一幕。
陈阳如何不知道,这其中的关键,便是那只狼王,其余的都不是关键。
“呼!”
陈阳深吸一口浊气,一枚金黄色的功德笔,就此浮现在了身前。
金黄色的功德笔,闪耀出的金光,耀眼夺目,转瞬间笼罩在了陈阳周身。
远远望去,就好似一个金人一般,无比诡异。
陈阳控制着身前的功德笔,直接在身前刻画了一个字。
“剑!”
随着剑字刻画在了身前,一道明晃晃虚实不清的长剑,就此浮现在了身前。
长剑凌空飞出,瞬间突破了身前的水幕。
当再次出现之时,已然出现在了那只狼王身躯之上。
“刺啦!”
只听一声刺耳的咔嚓声响起。
长剑直接贯穿了狼王的身躯,鲜红色的血液,不断从狼王体内涌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