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另外的下落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96章另外的下落

2020-07-26更新

    既然如此,我可以同意你们所说的。”陈阳说道。
    那两只小包子听此,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的喜色。
    陈阳见此不由的心中冷笑,还真当他好忽悠呢?
    “不过,想让我放开你们光是这样可不行,诺,你先把我的朋友给带过来,至于他等见到人了我自会放开。”陈阳说着把二哥包子给松开了手。
    老幺和二哥听此,脸上的神色齐齐的变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人类竟然会这么的狡猾,只放了他们其中一个,竟然没有全部的给他们松开。
    “喂,你有必要这样防着我们吗?我们又不会说话不算话。”二哥对着陈阳不服气的说道。
    “就是,我们说话算话。”老幺听此也是对着陈阳说道,只是那眼神里带着些许的闪躲。
    陈阳见此不由的一笑。“小小年纪就学会撒谎那可不好哦,再说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这不过是站在自身的利益上去做决定。”
    “而对于你们,有些道理既然你们的家长没教你们,那我不介意给你们上上课,三分钟时间所剩不多了,你们确定还要和我扯嘴皮子吗?”陈阳冷冷的笑着说道。
    包子二哥听此脸上满是不服气的神色,可是他却又无可奈何,只因陈阳做着随时摇晃老幺的架势。
    看得二哥心里骂着陈阳不停,可是他却又无可奈何,谁叫老幺在他手上呢。
    妈妈说的果然没错,人类都是阴险狡诈的,千万不要去轻易的去相信人类。
    因为老幺还在陈阳手中,所以老二只好联系其他阵法的阵灵,让他们把巫欢昵和莫月心给放出来。
    都是同一片空间的阵灵,所以大家都是互相的会给面子的,特别是包子二哥的理由还是要让他们体验一下自己阵法的厉害,最近研究出了新花样,其他阵灵自然是没有怀疑的把人转过来了。
    毕竟平时他们也会互相转借动物来试自己阵法的,所以其他阵灵并没有丝毫怀疑,更没想到包子二哥是因为被人类威胁了所以想要救出另外的两个人类。
    老幺在手,二哥果然不敢怠慢,生怕自己一个惹陈阳不快,最后就是老幺遭殃。
    不然到时候妈妈回来了,遭殃的就是他自己了。
    先被传送过来的是巫欢昵。
    主要是因为五环你的实力有点强,那幻境对巫欢昵来说根本就没辙。
    如果二哥不叫说把人送过来,那么巫欢昵的幻境也会在很快的就被破了。
    正巧二哥又开口要人,索性的那阵灵便很好说话的把人给送过来了。
    而巫欢昵正在奋力的破着幻境呢,眼看就要破开了幻境,眼前的景色突然一变,突然又换成了另一个幻境。
    巫欢昵正想破口大骂辣鸡阵法呢,突然的就看到了陈阳,手中还拿着一只可爱的包子。
    “主上?”巫欢昵满是欣喜却又不敢确定的叫道。
    因为她实在是担心,这会不会是有另一个幻境。
    “嗯,是我。”陈阳点了点头对着巫欢昵笑道。
    熟悉的语气,熟悉的眼神更是让人熟悉的感觉。
    巫欢昵确定,这就是陈阳本人无疑了。
    “主上,真的是你啊主上,太好了。”巫欢昵说着一把的就扑进了陈阳的怀里,满是激动的神色。
    “对了,月心姐呢?主上你找到月心姐没有?我们从进入结界后就被分散开了。”巫欢昵脸上满是着急和担心的问道。
    陈阳听此神色不由的看向了包子二哥。
    那包子二哥在感受到陈阳的眼神时,不由的一寒而颤。
    那眼神,实在是太恐怖太吓人了好么,为何他刚刚没发现这个男人是那么的危险呢。
    早知如此,他就不把这个男人锁进自己的阵法里了,呜呜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包子二哥内心泪流满面的说道。
    “人呢?”陈阳冷冷的开口道。
    “还在和对方交涉,这个阵灵有些不好说话。”包子二哥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汗,有些心惊的说道。
    包子二哥说的并没有错,那个把莫月心带入环境的阵灵的确是个不好说话的主,加上此时的莫月心又是处于昏迷状态,看对方的意思是并不想放人的。
    “啊……救命啊二哥,别晃了,我要死了啊,啊……要被送走了。”突然,老幺凄厉的声音响起,直接让包子二哥惊了一跳。
    卧槽,这人类有点过分了啊,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他。
    而他竟然还被威胁到了,简直可恶。
    “你快停下来,我保证给你把人带回来。”看着自家老幺痛苦凄厉的叫声,包子二哥赶紧的说道。
    “人什么时候到,我什么时候停。”然而陈阳却是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
    没办法,不这样做他心里没办法落定,也只有这样包子二哥才会尽力的把莫月心带回来,莫月心才会少一分危险。
    “呜呜……二哥,快答应他,我快受不了了,要死了啊,呜呜……”陈阳手中传来老幺那断断续续的哭叫声,听得包子二哥心中是又着急又焦心。
    果然,听了老幺的话后,包子二哥果然不再废话,瞬间的消失在原地。
    在之前把巫欢昵带回来的时候,他都没消失,可是现在竟然消失,看来对方的确是个不好说话的。
    包子二哥走了之后,陈阳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了。
    刚刚不过是逼二哥赶紧办事的手段,如今效果达到了陈阳自是不会在为难小包子了。
    毕竟他可没有虐待的爱好,特别是这包子这么可爱,他摇晃起来都有些于心不忍。
    “咦?”感受到陈阳突然的停手,包子老幺不由的疑惑的出声,眼睛眨巴眨巴有些不解的看着陈阳。
    不是说要把他摇晃等到二哥把人带回来吗?怎么突然的就补摇晃了。
    “哇,天啊这只小包子好可爱啊,主上,我可以抱抱吗。”这时巫欢昵终于注意到了陈阳手中的小包子。
    瞬间就被陈阳手中的小包子给吸引了注意力。
    陈阳想了想后,点了点头。
    不过在把小包子给巫欢昵之前,陈阳还是先给小包子下了一个禁锢,以免这家伙耍诈走了。
    “可以,不过要小心别让他跑了,他可是星月能不能回来的关键。”陈阳读者巫欢昵说道。
    巫欢昵一听,脸上的神色瞬间的就变得严肃了起来,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我明白了主上。”看着巫欢昵认真的样子,陈阳心中也是发放心了不少。
    而包子老幺:……
    嘤嘤,他都已经被下了禁锢了,还能跑到哪里去呢?要不要这么欺负一个小孩啊,他真的是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和打击了。
    这两个一男一女的大人,竟然是在欺负他一个小孩子,简直是在真的没爱了。
    “哇,小包子,你好可爱啊,你叫什么名字啊,可以告诉我吗。”巫欢昵一把结果小包子老幺,便一脸欣喜的说道。
    看着巫欢昵的样子,陈阳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暖意。
    女人果然是对好看的事物没有抵抗力啊,一只小包子就可以让人这么的开心。
    “不可以,哼。”包子小幺突然很是傲娇的样子扭过头去。
    然而巫欢昵见到小包子的这一副模样并没有生气,相反的还觉得很可爱。
    “天啊,简直太可爱了,就连生气起来的样子都是那么的可爱,简直不要太可爱了好么。”
    “你好,我叫巫欢昵哦,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么可以做朋友哦。”巫欢昵继续对着小包子说道,那语气里还满哄骗的味道。
    “做朋友?什么是朋友啊。”小包子一听到新鲜的词,立马双眼带着十万个为什么的神情看着巫欢昵问道。
    巫欢昵:……有那么一秒钟的被问到了。
    因为巫欢昵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包子竟然是不知道什么是朋友,连朋友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这可还真的是让巫欢昵有些好奇呢。
    “你不知道朋友是什么意思吗?”巫欢昵问道。
    小包子听此,竟然能还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嗯,不知道,朋友是什么?能吃吗?”
    巫欢昵:……
    看着着小包子一本正经的说着不正经的话,巫欢昵竟是有一种自己好像是被耍了的感觉。
    不过看在这小包子这么可爱的份上,她偶尔装傻配合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呢。
    人啊,对可爱的,美的事物总是会有一种包容性。
    “朋友啊不能吃,但是却是一个好东西。”巫欢昵笑着说道。
    只是说完,她突然的觉得有些不对劲,这话里怎么怪怪的呢?
    可是怪在哪里,巫欢昵竟是一时间没有想到。
    不过此刻巫欢昵已经不管那么多了,也来不及想那么多了。
    继续对着小包子说道。“朋友呢是指两个人一起能够互相理解和帮助对方,可以得到给对方的帮助以及精神的寄托,两个人无话不谈,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不会互相背叛的,那就是朋友。”
    “朋友,背后真正地含义就是:在泥泞中,一只扶持你的手,在岔道口里你引导的箭头。
    在你遇到挫折时,一句温暖的话,在你迷惑是,一个肯定的回答,在你干渴时,一杯清凉饿水,在你倦忌时,一声惊蛰的春雨,在你逃避时,一句勇敢和鼓励,在你失去信心时,一句倾人心脾的鼓励,有时你厌倦了。
    他(她)还会为你疯狂,为你日夜奔波,劳累。
    朋友是一个陷阱,让你跳下去.同时有是一条救命的绳子,把你从陷阱中拯救出来.朋友有是……
    朋友的心是你永远也猜不透的,是你永远走不出的迷宫,是你人生的目标,是你人生的极限,是你身体里的毒素,是正在向你心藏处发射,飞奔的子弹……
    朋友的含义是彼此友好的人,朋友之间贵在知心,以心相交,真诚相待是交友的根本。
    朋友之间没有繁杂的礼仪,没有人与人之间的阿谀奉承,只要真实,平平淡淡足以!
    朋友不是一味的索取,无谓的浪费你的时间和精力的人,而是无私给予,共同进步的人。
    朋友是在你生病时,送你鲜花的人,淡淡的花香,清新了你的视野,鲜活了你的生命,
    朋友是在你孤独时,敲你房门的人,一声轻轻的问候,一句知心的话语,温暖了你的心房
    朋友是在你困难时,伸手给你的人,虽不能将你脱出困境,却给你增添了无比的力量和勇气
    朋友是在你得意时,不断提醒你,不要把头昂的太高,以免摔跟头的人。
    朋友是在你失意时,给你安慰,给你开导,给你勇气的人。
    一个好朋友,犹如一道美丽的风景,赏心悦目;犹如一曲美妙的乐曲,时时影响着你,更犹如一本含义深刻,富有哲理的好书牵引着你,点化着你!”
    巫欢昵一口气的把自己所对朋友的理解对着小包子说道。
    然而小包子听得一愣一愣的,大有一副我好像没有听懂的样子。
    须臾,小包子突然的额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对着巫欢昵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有听懂。我怎么感觉朋友这东西,很是复杂呢,也好矛盾啊。既然是朋友就要互相帮助,真诚对待对方。可为什么还会有互相伤害呢?”小包子满脸的不解问道。
    然而巫欢昵听了之后,不由的有些好笑的捏了捏小包子的脸蛋。
    “朋友可以分为很多种,我们可以做最简单的那一种啊。”
    “最简单的那一种?是什么啊。”小包子继续扑闪扑闪着自己的大眼睛说道。
    “最简单的啊,就是没有利益牵扯,两个人可以互相诉说心事,不欺骗不隐瞒对方。”巫欢昵继续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懂了。”小包子听了之后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点完头,小包子又歪着头看了巫欢昵一会儿。
    然后道:“看在你长得这么漂亮的分上,那我就答应和你做朋友吧,你好,我叫小小白。”
    “小小白?果然名字和你一样可爱呢,又白又可爱。”巫欢昵说着又忍不住的伸出魔抓捏了捏小小白的小脸蛋。
    感受到那捏着自己脸的魔抓,小小白眉头不由的轻轻皱了起来,但是却并没有挥开和拒绝巫欢昵对自己的所作所为。
    之所以会皱眉头,是因为他第一次被一个人类这样对待,这样的感觉有点奇怪。
    之所以没有拒绝和挥开,是因为他竟然有点喜欢这样的感觉,只因为巫欢昵捏着自己的手,柔柔暖暖的。
    加上巫欢昵并没有真的用力,所以小小白所感受到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有点奇怪却又有点让他欢喜。
    突然,小小白看向了一个无人的方向惊呼道。“二哥回来了。”
    紧接着小小白的二哥回来了,连带着的还有莫月心。
    只是此时的莫月心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并没有醒过来。
    一看到莫月心,陈阳便连忙的起身去把人给接住。
    “月心。”陈阳轻声的呼唤道。
    叫完陈阳才突然的想起,之前是他给莫月心点的昏睡的。
    陈阳先是给莫月心检查了一下一遍身体发现,发现并没有其他的新伤心里才暗自的松了一口气。
    “她这是中了控魂术吗?”这时,小小白开口说道。
    在看到莫月心的那一刻,陈阳便已经解了小小白的禁制了。
    本以为这两只小包子会立马的回去,却没想到这只小小白包子还跟了上来了。
    “嗯,你怎么知道。”巫欢昵一听,眼神带着惊讶的看着小小白。
    在她看来,小小白就是一只漂亮可爱的小宠物,下意识的把小小白本身的实力那些给忽略掉了。
    “切,就这样低级的控魂术我怎么会不知道,这种控魂术我们都不屑去用的好么,简直太低级了。”小小白一脸嫌弃的说道。
    “老幺,走,回去。”
    而此时已经把莫月心带回来的包子二哥是不想在继续和陈阳这个人类待在一起了,此刻的他只想着赶紧的带着老幺回到阵心带着,等着妈妈回来。
    这阵法要是这些人类能破了那便破了,反正阵法被破了他们还可以修回来,可是要是他们出事了,那可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二哥,我不回去,我刚刚交了一个朋友,还没玩够呢。”然而,小小白拒绝了包子二哥的提议。
    巫欢昵:……
    原来这小包子对朋友的定义就是拿来玩的啊。
    不过巫欢昵倒也没有多纠结这个问题,现在要紧的是莫月心的问题。
    小小白说完后便又对着陈阳和巫欢昵说到。“我跟你们说,这种低级的控魂术,也就只有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邪修会用,像我们这种高级的修仙,是从来不屑于去用那种低级手段的。”
    小小白说着还扬起了脸,一副很是自豪的样子。
    然而听在陈阳和巫欢昵耳中却是另一个意思,更是一个重要的信息。
    陈阳和巫欢昵对视了一眼后,巫欢昵开口问道:“小小白,你说这种在你们这里是低级手段的术法?”
    “是啊,没错啊。”小小白点了点头说道。
    “那是不是代表你也会这控魂术?”巫欢昵又问道。
    “会是会,但是我绝不会去用。”此时的小小白一脸高傲的说道。
    然而下一秒,小小白好像是感受到了有什么不一样的气息在流转。
    “等等,你该不会是想要我……”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