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不见了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90章不见了

2020-07-19更新

    为了研究那巫族文字,陈阳就这样在研究所暂时住下了。
    这一呆就是一个星期。
    一周后。
    “主上,找到了,这地方是在云市。”这一天,陈阳还在继续研究着那些文字,曼灵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曼灵拿来了一张彩色的地图,分解拆开之后,其中某一个市的地图图样与陈阳之前所画出来的那突然完全的一致。
    以此来推测,那么那张图上所描绘的地点是这云市无疑了。
    而此时这些巫族文字还没完全的研究出来,但是进展也不小。
    想了想陈阳立马就做了决定道。
    “走,去云市。”
    “主上,我们要一起去吗。”曼灵和巫欢昵纷纷为问道。
    陈阳沉吟了一会儿道:“欢昵你跟我一起去,曼灵你继续看着研究所,这里的项目进展我需要有你来跟进。”
    听了陈阳的话后,曼灵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是脸上的表情并无任何变化。
    她也知道,自己此时身上又重任,走不开这研究所。
    不管能不能跟在陈阳身边,都是要为陈阳做事的,所以曼灵很快的就看开了。
    “是,我知道了主上。” “嗯。”陈阳点了点头。
    在得到了更加详细的位置后,陈阳带着曼灵准备好的装备便准备启程赶往云市了。
    此番前去陈阳并没有带其他人,而是直接带着巫欢昵两个人就直接的赶往云市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带着多人只会让他分心,所以带着巫欢昵就够了。
    不过在出发之前,陈阳还是打算先和莫月心见上一面。
    在研究所一周了,他也是一周没见到莫月心了,这一走也不知道要走多久,所以还是要见上一面。
    只是大概陈阳刚出研究所,拿出手机准备给莫月心打电话的时候,小姨子的电话却先打了进来了。
    “姐夫,不好了,姐姐不见了。”
    电话一接通,电话那头便传来了莫月丽有些着急还带着一些哭腔的声音。
    陈阳听此神色不由的一寒,对着话筒道。“怎么回事。”
    “呜呜……我也不知道,今天本来是和姐姐约好要见面的,可是我都来到了约会地点了,姐姐还没来,打电话也没人接听,我一气之下就跑去公司找姐姐,可是发现姐姐今天根本就没来公司,我心里想着不对劲,就去姐姐住的公寓找,发现姐姐的门竟然是没锁,我进去之后发现家里并没有翻动过的痕迹,可是姐姐人却不见了,她的手机却掉落在家里的地板上,而茶几上还留了一张纸条,呜呜……姐姐她……她会不会有事啊姐夫。”
    说道最后莫月心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这妮子虽然脾气急躁,但是心眼不坏,与姐姐的感情看起来是不太好,但是实际心里却是都惦记爱着对方的。
    “你现在在哪里?纸条上写了什么。”陈阳沉声的问道。
    “我在姐姐住的公寓里,纸条上写了……”
    听完莫月丽说的话,陈阳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用冷若冰霜来形容了。
    “主上,怎么了。”看着陈阳的脸色不对,巫欢昵问道。
    “月心被人拐走了,走,先去一趟公寓。”陈阳说完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周围有没有人看到他突然的消失不见了,他只想赶紧去到莫月心的公寓,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巫欢昵见此,无奈只好也利用灵气跟了上去。
    看着陈阳的脸色,她就知道这是定是不简单,恐怕有的人是要遭殃了。
    没多久,陈阳便到了莫月心所在的公寓,巫欢昵也是紧随其后。
    陈阳一来到,便看到了哭成了泪人儿的莫月丽,不由的叫唤了一声。“月丽。”
    “呜呜……姐夫,你可算来了。”莫月丽一看到人,立马的就扑上去把陈阳给抱了个满怀。
    “好了,别哭了,你姐姐会没事的。”陈阳拍了拍莫月丽的后脑勺,安慰着说道。”
    “嗯,好,不哭了,可是姐夫你一定要帮我把姐姐给找回来啊。”莫月丽加上挂着泪痕的说道。
    陈阳说了不让她哭,他还真的是就立马的止住了泪水,只是还在抽泣着,看起来还有些楚楚可怜。
    “嗯,纸条呢,拿来我看看。”陈阳点了点头道。
    莫月丽听此,连忙的拿出那之前被自己发现的纸条递给了陈阳。
    “诺,就是这个,当时我进来的时候还看到上面写着字的,我拿起来准备细看的时候上面的字就突然莫名的消失了,所以我只来得及匆匆的扫了一眼,只看到‘若想要她活命,便拿。’这几个字,然后这纸上的字就突然的消失了。要不是我真切的看到了之前是真的有字,我就真的差点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
    陈阳接过纸条,脸上的神色越发的冰冷了。
    因为他在这纸上感受到了一个结界封印,而这种结界封印,只有超强武者才能下,且实力都是要达到骨境。
    而普通人要是碰到的话,就会触发封印,直接的会把那文字隐藏起来,让普通人看不到。
    陈阳运起气,手轻轻的一捏,一股普通人看不到的气纹字那纸条上扩展而开。
    随着气纹的散开,那纸张上面的字瞬间就显现了出来。
    ‘若想要她活命,便拿着九阴炉鼎的秘密来换,否则你这辈子永远再也别想见到她。’
    很短的一行字,却是成功的挑起了陈阳心中的弑杀之气。
    很好,敢对他最重要的人下手,看来这个人是觉得这世界的空气呼吸够了啊。
    “姐夫,怎么样,你能有办法把这纸条里面的字给弄出来吗。”看着陈阳的脸色变得更冷冽了,莫月丽的心中不由也随之一起变得更着急了起来。
    “嗯,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姐姐给救出来的,你不用担心。只是你姐姐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的公司可能需要你来代为管理了。”陈阳对着莫月丽说道。
    “啊?让我?可是姐夫,我不会啊,你知道我对经商真的是一窍不通,我只想演戏。”莫月丽哭丧着脸说道。
    “不会就学,我会安排人带着你学习的,你已经不是小孩了,要学会自立自强,要学会保护好自己的家人,现如今你姐姐不在了,那你就要承担起照顾这个家的责任,而帮你姐姐守护住她所拼搏而来的一切,是你成长的第一步,我相信你可以的,毕竟你们两个是亲姐妹啊。”陈阳眼中带着鼓励的说道。
    “我不,姐夫,你别这样说,你这样说我害怕,难道姐姐她回不来了吗?”莫月丽摇着头问道。
    “没有,你姐姐一定会回来的,我这样说只是希望你可以强大自己,也算是为你姐姐做一点事好么,至少在她没回来的这段时间里,你一定要帮她守护好她的东西啊,而我答应你,一定会帮你把姐姐给带回来的,所以在她回来之前,你答应我,帮你姐姐守护好她的公司,以及你们一家。”陈阳对着莫月丽说道。
    “呜呜……可是姐夫,我这心里还是很不安,很害怕,你别用这样交代遗言的方式说好不好,我真的很担心害怕。”莫月丽哭丧着脸说道。
    “月丽,我现在需要你,需要你的帮忙。只有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了,我无了后顾之忧,我才能竭尽全力的把你姐姐给救出来,你知道吗。所以答应我,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对吗。”
    陈阳一把的抓住莫月丽的肩膀,使其对着自己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说道。新城
    莫月丽没想到陈阳会突然这么一脸认真的对着自己说,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
    这样子的陈阳给她的冲击很大,特别是那郑重其事的语气和表情,让莫月丽心中都是不由的沉甸甸了起来。
    一股名为责任感的东西油然而生,一种名为使命感的东西更是在此刻包围住了她整个人。
    “好,我答应你。”莫月丽神情突然的变得认真了起来。
    “嗯,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陈阳脸上突然一笑,看得莫月丽脸突然的一红。
    不过此时此刻莫月丽的心中多了一个目标,一个使命,一份责任。
    而这一切都只因为眼前这个叫做陈阳的男子,为了他,好像做什么都是甘之如饴的。
    “从今天起,我会安排人对你进行知识储蓄的培训,还有业务能力方面之上,我都会让专业团队带着你,让你可以尽快的上手管理你姐姐的公司,这一开始可能会很辛苦,所以,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陈阳继续给莫月丽打着预防针道。
    “嗯,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坚持和努力加油的,你一定要把姐姐给救出来啊,我等你的好消息。”莫月丽也同样是郑重其事的点头说道。
    而此时的巫欢昵也已经赶到了莫月心所住的公寓外,因为莫月丽在,所以巫欢昵并没有进去,而是在公寓外面等着。
    “嗯,你回家去就安抚好叔叔和阿姨,他们要是提起,你就说你姐姐出门和我旅游去了,把公司暂交给你打理。”
    “那要是爸爸妈妈给姐姐打电话呢怎么办。”莫月丽提出了可能发生的事情道。
    “把你姐姐的手机给我,这个问题我会处理好的,你不用担心,今后你需要要好好的学历,尽快的掌握住公司,让自己的实力强大起来,做到像你姐姐优秀,或是更优秀的人。”陈阳还在说着鼓励的话。
    “好,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不辜负你所望的。”莫月丽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能不能比姐姐优秀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努力的去做,不求做的最好,但是一定会做的越来越好,不让陈阳失望。
    “嗯,晚点我会让一个叫曼灵的人来找你,她会安排你所要学习的一切,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的话就是我的话,所以你要听她的话,知道吗。”陈阳继续叮嘱道。
    他还真有点担心以莫月丽这跳脱的性子不受管束,而曼灵对别人又都是冰山脸,真怕这两个人相处会是鸡飞狗跳的场面。
    当然,就算莫月丽不听话,他相信曼灵有的是办法对付莫月丽让她乖乖听话,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的小姨子,一个还是自己最好的伙伴,所以陈阳还是希望一开始两个人就可以相处融洽的。
    “啊,曼灵?是女的吗。”莫月丽拉着脸问道。
    “嗯,是女的。”陈阳点了点头。
    “哦,知道了。”莫月心嘟着嘴,有些不太高兴的说道。
    可是此时的陈阳满心都是莫月心被人带走了的事情,所以对于莫月丽的小情绪他并没有很好的察觉到。
    “事不宜迟,我现在要出发了,你现在这里乖乖的等着,晚点曼灵就会来找你的。”
    “姐夫,你这马上就要出发去找姐姐了吗?”莫月丽没想到陈阳是说走就走,不由有些错愕的问道。
    “嗯,对方给出的时间有限,我必须要抓紧,否则月心凶多吉少。我和你姐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就辛苦你了。”陈阳说着再次拍了拍莫月丽的发顶,就像安慰着妹妹一般。
    “姐夫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莫月丽说着,眼中带着不舍的神色。
    “好了,都多大的人了,可不要在哭鼻子了,不然这妆花了可就不漂亮了。”陈阳故意逗弄的说道。
    “哼,我这妆容防水的,才不怕列。”莫月丽听此,不由小傲娇的说道。
    看着莫月丽瞬间就恢复了小俏皮的模样,陈阳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他还真的是挺害怕女孩掉眼泪的。
    与莫月丽分别后,陈阳便立马的给曼灵打了个电话,把事情跟曼灵说了和交代之后,便又与巫欢昵汇合。
    “主上,发生了什么事了,月心姐怎么了吗。”一看到陈阳,巫欢昵连忙上前关心的问道。
    “有人想要得到九阴炉鼎的秘密,所以把她带走,以此来威胁我。”陈阳沉声的说道。
    “什么?这些人怎么敢。”巫欢昵听了之后,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冷冽的怒气。
    “那现在怎么办,是否知道是谁?就算不知道也要把人车找出来,看我不上门去把他的老巢给掀了。”巫欢昵脸上带着弑杀之气道。
    “不用,我们先去云市。”陈阳摇了摇头说道。
    巫欢昵听此,眼中不由的带上了不解的神色。“主上,难道你就不担心月心姐吗?如果对方不善,那月心姐……”
    “放心吧,月心现在没事。”陈阳淡笑了一下道。
    虽说他不担心莫月心,他比任何人都担心,但是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此时的莫月心没事,而对方为了想要得到炉鼎的秘密,更不可能会对莫月心做什么,因为这是他们的筹码。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之前给莫月心留在身上的东西,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就连莫月心自己都不知道她身上被陈阳留下了一道保护符。
    这一道保护符可以再关键时刻为莫月心抵挡一次致命的伤害,而在平时,一旦莫月心遇到了伤害或是危险就会第一时间反馈给他,这样他就可以以第一时间的出现在她身边保护她。
    而这么久了,陈阳都没接到莫月心有任何危险的信息,就连她被人拐走了都没传递过来莫月心受到伤害或是危险的信息,由此可见对方只是拐走了莫月心,并没有对她造成了其他实质性的伤害。
    否则,在莫月心受到伤害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能够感受得到,还可以通过留在莫月心身上的印记而追寻到莫月心所在的位置,瞬间出现在她的身边。
    此时,没有消息对于陈阳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了,至少证明莫月心是安全的,并没有受到任何危险和伤害。
    陈阳说没事,巫欢昵便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了。
    因为他一直都是相信陈阳说的话的,他说没事那就是没事,所以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下去惹人心烦。
    “我之前有在她身上下了种子,如果她遇到了危险我也能第一时间感应出现在她身边,而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当务之急是赶紧的去云市,只有把炉鼎的秘密搞清楚了,那么这些人的死期也就到了。”陈阳脸上的神情充满了肃杀之气。
    巫欢昵知道,此时此刻陈阳是真的动了杀心了。
    这些人,竟然敢对莫月心下手,这可谓是触碰到了陈阳的逆鳞了。
    “不要做商务机了,直接准备直升飞机。”陈阳继续道。
    本来陈阳是打算乘坐商务机飞往云市的,可是此时他一刻都不相等了,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云市。
    虽然说莫月心此时是安全的,可是他也不敢保证这些人会不会突然对莫月心下狠手。
    “好,我马上去安排。”巫欢昵说着便着手安排去了。
    两小时后,陈阳和巫欢昵落地云市。
    “主上,这就是你所画出来的那一副山水图所在的位置,鸟王山。”落地之后,巫欢昵拿出了地图对照着说道。
    “嗯。”陈阳点了点头。
    就算巫欢昵不说,凭借记忆,陈阳也知道这就是那鸟王山。
    陈阳看向远处,目光深邃,透着让人看不懂的神色。
    突然,陈阳神色一动,眼神一眯,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那里,有着一股别样的气息。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