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你糊涂啊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85章你糊涂啊

2020-07-14更新

( )而昨天柳素美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和陈阳见面,加上没人特意和陈阳说这事,所以陈阳还真的没了解到柳素美身体不好这事。
    只知道景海有一名娇妻,疼宠得不行。
    “主上。”巫欢昵看向陈阳,神色带着一丝的可怜和担心。
    巫欢昵的心思陈阳一下子就明白了,不由的笑着点头道。
    “走吧,一起去看看。”
    “恩恩。”巫欢昵听此,脸上一喜的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她总感觉有陈阳在,说不定会有办法。
    陈阳在巫欢昵的心里和眼中,那简直就已经是无所不能的全能型人才了。
    此时,景海和柳素美的房间里,已经站满了景家人。
    每一个人脸上都是带着担忧的神色,倒也看不出来像是做假的。
    看到陈阳和过来,众人自动的就让开了一条道。
    只见此时的景海真跪在床边紧紧的握着柳素美的手,脸上满是着急和担心之色,还有着隐忍的痛苦。
    而柳素美此时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娃娃一般,紧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样子看得让人有些揪心。
    而景家的专用家庭医生团队,此时也正围在床边给柳素美做着检查。
    巫欢昵带着陈阳走近,景半城几人看到陈阳,下意识的就想要行礼称呼。
    陈阳感受到了他们的意图,连忙的伸出手止住了他们的动作,紧接着轻声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陈阳在问柳素美的病因。
    景半城听此,脸上不由的浮现了无奈和惋惜的神色。
    “这事说来话长,说到底是我们景家对不起小美,也是我们以前的愚蠢之举害了小美成了这番模样,是我们景家愧对小美。”景半城说着脸上还露出了满是愧疚的神色。
    “当初小美和阿海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家人是都反对的,只因那时候我们觉得小美配不上我们家阿海,觉得她是唯利是图才盯上了我们家阿海的,所以我们一家人都是各种的对小美刁难。然而小美却是不惧我们的刁难,用实际行动像我们证明了她和阿海之间的感情,人心都是肉做的,时间久了我们也是不由的被小美的为人处世所打动了,所以两人谈了几年后,我们便答应让他们在一起,结婚。”
    陈阳听此,眉头不由微微的皱了一下,他询问情况可不是想要听别人讲故事的。
    好在景半城也没有过多的啰嗦,很快的就切入了正题。
    “然而好景不长,他们刚结婚没多久,小美就怀孕了,这本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可是却不想小美意外小产了,也是那一次小产,小美的身体就一直虚弱,纵使我们寻遍名医,都没办法查出根源,更没办法医治好小美的病,让她这几年来受尽了病痛的折磨。”景半城说着那一双沧桑的双眼里都忍不住的红了起来。
    景半城以及景家人的心里感受陈阳没办法去感同身受,但是同身为男人,他是可以真切的感受到景海此时此刻的心情的。
    那种看着心爱之人备受折磨,而自己却不知道能做什么,该怎么办的无力感,真的很让人抓狂崩溃。
    对于疼爱自己女人,听自己女人话的男人,陈阳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相反,只有会疼爱宠着自己女人的男人,方才是能成就大事之人。
    这时,其中一个家庭医生停下了手中给柳素美做检查的动作,对着景半城和景海一脸沉重的道:
    “家主,二爷,二夫人这次发病来势汹汹,毫无预兆,恐怕……”
    然而,还没等那医生把话说完,景海就双目通红的对着那医生吼道。
    “你给我闭嘴,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喂狗。”
    景海的突然发飙让那医生整个人瞬间怂了起来,果然不敢再说一个字了。
    “药呢,还没熬好吗,怎么还不把药送过来。”对医生吼完后,景海又对着门口处吼叫道。
    “老二,你冷静点,你忘了弟妹不喜欢你暴怒的样子了吗。”景山见此不由的走过来拍着景海的肩膀劝说道。
    景海听此,整个人瞬间就像是焉了一样,瞬间收起了刚才暴怒的情绪。
    瞬间悲情弥漫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有股很压抑的悲情。
    “小美,你不要吓我好不好,你说过你还要和我执指之手共度余生呢,你不能说话不算话知道吗,食言的人是要变成小狗的。”景海再次看向柳素美,伸出手轻轻的抚摸这柳素美的面庞。
    此时此景,看得巫欢昵都忍不住偷偷的抹了一下眼睛,对着陈阳看了一眼。
    “主上,你能有办法吗,帮帮她们。”巫欢昵竟是用用着一丝祈求的语气说道。
    陈阳听此不由有些奇怪的看了巫欢昵一眼,这女人可不是那种轻易为别人说情的人,怎么的现在竟然会开口为柳素美求情呢。
    “你跟她是旧识?”陈阳对着巫欢昵问道。
    巫欢昵听了这话后摇了摇头,如实道。“不是,我也是昨天第一次见到嫂子,虽然是第一次和嫂子见面,可是我们却一见如故,嫂子人真的很好,我想帮她。”巫欢昵嘟着嘴语气还带着一丝的撒娇道。
    陈阳听了后不由的有些无可奈何,对于自己女人的小要求,他从来都是不忍心拒绝,也不会拒绝的。
    “先看看了解情况再说吧。”陈阳捏了捏巫欢昵的小手安抚道。
    巫欢昵听到这话,脸上不由的一喜,点了点头:“好。”
    陈阳话虽这么说,但是巫欢昵知道,陈阳肯定是不会不管这事了。
    “药来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道急切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一管家双手端着托盘,脚步急切但却也稳健的端着一碗药水进来了。
    景海看到有人把药送过来了,连忙的起身迎上去,一把接过管家拿过来的药。
    而那些家庭医生见此,也是很有默契的就把柳素美给扶了起来。
    那行云流水的动作,可见对这情况是早就习以为常了,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的习惯。
    那管家端药水正好是经过陈阳和巫欢昵跟前,巫欢昵闻到那药味时不由的动了动鼻子,紧接着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眼中带上了一丝不解的疑惑。
    而在一旁的额陈阳神色微变,但是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异色。
    景海把要接过后,先是给药吹了几下,自己尝了尝试了温度后,觉得差不多了才准备的给柳素美喂去。
    “等等。”
    然而,突然响起的声音瞬间就制止了景海的动作,那举着药勺的动作就那样定在了那里。
    景海转过头不解的看着陈阳。
    不仅景海,在场的很多人都不解的看着陈阳,不明白他为何会叫停。
    “主上,为何要制止老二。”
    最后,还是景半城开口问道。
    以前,只要柳素美一发病后昏迷不醒,他们只要把药喂下去没多久柳素美就会醒过来,气色还会更好一些。
    所以每次柳素美一发病醒不过来,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喂药。
    “你们喂她吃这药是不是觉得她喝了就会醒过来?”陈阳问道。
    “是啊,以前小美每次发病醒不过来,都是喝的这个药就会醒过来了。”景半城说道。
    陈阳听此,嘴角不由的一勾。
    “难怪。”
    陈阳的一句难怪听得景海几人的心里不由的都咯噔了几下。
    “主上,难道这药真的有问题?”巫欢昵连忙的开口问道。
    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刚刚她闻到了药味就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却说不出奇怪在哪里,毕竟对医药这一块,并不是她所善长的领域。
    巫欢昵的话音一落,陈阳点便点了点头继续道:“今天你这药要是真的喂了下去,那么她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阅书斋
    景海听此手不由的一抖,那一整碗药就那样直直的掉落在了地上。
    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愤怒和痛心。
    “来人啊,给我封锁整个山庄,所有人都给我到前院来,反抗者,就地论处。”
    景海命令一下,立马就有人接令。
    瞬间,整个景家山庄都陷入了一种紧张压抑的气氛之中,很多人都不解为何会突然的召集集合。
    只是看着景家护卫那一个个满脸严肃来通知的样子,他们都是不由的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景海下了命令后,突然的就转过身来直直的跪到陈阳面前,还猛的磕了几个头。
    “请求主上救救我妻子。”
    “请求主上救救我妻子。”
    “请求主上救救我妻子。”
    景海的举动很突然,让人有些触不及防。
    在景海连着磕了三个头后,陈阳手掌一动,运气了气直接的把景海整个人托起。
    “身为男人,我为你如此疼爱妻子的感情点赞。但是你也要记住,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我知道,可是主上,如果没有了小美,我的人生将不完整,我也没办法一个人苟活,所以当命都没了,那这膝盖又有何用呢,如果下跪能换回小美的命,就算是要我跪一辈子,我都愿意,只求她可以好好的。”
    陈阳听此不由的有些无奈,深情本没错,错就错在执念太深了。
    但是每个个人对待感情的方式都不一样,所以陈阳也不好去多说什么。
    不过对于景海对于柳素美这一份至死不渝的感情,陈阳还是有被秀到了。
    “二爷,你放心吧,只要有办法主上都不会见死不救的。”在一旁的巫欢昵也是连忙的开口说道。
    “我说的对不对啊,主上。”巫欢昵说着还做出了一副小兔兔很可怜,求关爱的神色。
    “好了,我有说不救吗,就你戏多。”陈阳不由有些无奈的捏了捏巫欢昵的小脸蛋说道。
    “嘻嘻,没有。”巫欢昵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的说道。
    “主上,不知这小美得的是什么病。”景海闻言,连忙的开口问道。
    陈阳听了摇了摇头道:“她得的不是病,是中毒。”
    什么?不是病?而是中毒。
    在场的人听了之后,脸上皆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中毒?这……这怎么可能。”景海一脸不可置信的摇头道。
    “万事皆有可能。”陈阳笑了笑说道。
    “还有,她之所以会每次都发病,还会出现昏迷不醒的情况,可不单单是因为中毒,她还被人下咒了。”陈阳语气淡淡的说道。
    “什么?下咒。”景海听此脸色不由的一白。
    是谁,到底是谁这么的残忍,竟然对她心爱的女人做这等过分之事。
    “主上,还请主上可以救小美一名,在下求你了。”
    “主上,还请主上救小美一命。”
    “求主上。”
    “……”随着景海的话音一想起,房间里的景家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就叫喊出声。
    听此陈阳不由的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才道。
    “你确定你想要知道吗?”陈阳眼神及语气都合适认真的看着景海问道。
    不知为何,在对上了陈阳的眼神时,景海只觉得心中不由的一跳,一股说不清楚的情绪突然的涌上了心头,让他突然的莫名有些担心和害怕。
    可是最终,景海还是点了点头。
    毕竟这事要是不搞清楚,那么他的心情是真的难以安稳了。
    “主导这一件事的人,此时就在这房间里。”陈阳神色淡淡的说道。
    陈阳的这话一出,在场的人不由的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都是有着不可置信和身边人的怀疑。
    “怎么可能,此时在这里的人都是信得过的人,不可能会有人背叛我们的。”景海摇头的说道。
    就连景半城也是不由的站出来发生。“是的,我景半城敢发誓,这个房间里的人,绝对没有人会对景家有二心,他们绝对不会陷害自己的家人和主子的。”
    陈阳听此只是无奈的笑了摇了摇头。
    “有的时候,事情可能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么简单,有的时候,你们最信任的人往往是伤你们伤的最深的人,我只能说一句,你妻子这病,是属于你们的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所以你们自家的事还是需要你们自己来解决,这解铃还是需要系铃人。”
    “主上,恕属下愚钝,能否请主上说的再明白些。”景海脸色突然一沉的说道。
    不知为何,陈阳的话让他心中有着一股浓重的不安,那种不安让他下意识的想要逃避,可是他知道这事他不能逃避。
    “这些家庭医生是什么时候招进来的?”陈阳问。
    “是在小美发生那件事情身体不好之后,由管家从各地请来的精英人士……”说到这,景海的话音突然的一顿。
    “难道说……你们。”
    景海说到这,神色不由的一眯,看向那几个家庭医生的眼神都是带着毫无感情的冷冽。
    “难道是你们。”
    那几个医生闻言,连忙的摇了摇头。
    陈阳见此,不由的有些无奈,这景海还真的是冲动啊。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罢了,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那我便干脆的做一次恶人好了,你去你们床头底下找找看,那里有个盒子,你把盒子拿出来,我想你应该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景海闻言,突然的就不动了。
    不知为何他有种床底下有着他不愿意去知道和相信的东西,可是又有另一种声音告诉他,快点去找,找到了就可以知道真相了。
    景海没动,可是另一个人却动了。
    只见之前那把药送进来的管家,突然噗通的一声跪在了景海的面前。“二爷,都是我,一切都是我做的,你可以不用再查下去了。”可是却突然间,听到了那一声的呼喊。
    陈阳一阵的无语,脸色变换起来。
    “是你?李管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是二夫人看你可怜所以收留了你,还让你留在了景家做个管家,这一留就是十多年啊,你……为何要这样做。”
    突然出现的转变,让陈阳眉头不由轻轻的一皱。
    没想到,这个管家竟然会关键时刻的出来‘自首’,但是这事的事情真相却并非如此。
    陈阳想了想,突然觉得别人的家事自己是不好太过于去插手。
    让巫欢昵找来了笔和纸,陈阳刷刷的写了满满的一张纸。
    “这是解毒药方,按照这方子上面写的服用即可痊愈。”陈阳说着把单子递给了景海。
    景海接过陈阳递过来的药单,脸上闪过了动容的神色。
    “人能逃避一时却是逃避不了一世,有些事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人生活在世,不就是求一个明白吗,话已至此,决定权还是在你手中。”陈阳苏完拍了拍景海的肩膀,然后带着巫欢昵就走出了房间。
    “主上,我不明白。”巫欢昵跟着陈阳出来后,脸上带着不解的神色问道。
    “这世上让人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你非要一件件的去弄明白不仅会让你觉得累,到头来还会让你不开心,既然如此何不如偶尔的选择糊涂呢,可能糊涂更让人开心呢。”陈阳笑着感叹道。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