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栽赃陷害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500章栽赃陷害

2020-05-31更新

陈阳奇道,“孔家出了大事?到底是什么事情?”
  
  曼灵机械般的回答道,“主上……10分钟前,孔家的别墅突然起火,火势非常凶猛,那幢别墅眨眼之间就燃烧了起来!”
  
  陈阳脸色变得冰冷,“别墅失火,孔家别墅里的人呢?”
  
  曼灵声音有些低沉和严肃,“虽然当时火势起的很大,但是别墅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估计孔家几十口人全都……”
  
  “您今天赶往魔都,孔家的嫡系人员全都收到了消息,他们全都在别墅里开会!”
  
  “他们正在商量如何应对您……孔家的所有人员全在那栋别墅里,估计他们全部遇难!”
  
  陈阳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事也太巧了吧!
  
  自己刚到香榭丽小区,孔云涛和保镖就被人给干掉了!
  
  自己和孔令新在茶社喝茶,孔家几十口人全都出了事!
  
  蹊跷!这两件事太蹊跷了!
  
  一定有人在背后搞事情!
  
  他么的,到底是谁在背后搞事情?
  
  陈阳想了一下,对着电话说道,“曼灵,把孔家别墅的位置发给我……我过去看看!”
  
  “主上,我马上发给您!”
  
  曼灵对着电话又叮嘱了陈阳两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陈阳收到地址之后,马上开着红旗车朝北郊驶去。
  
  天气也变得很奇怪,刚才太阳还在空中,可是眨眼之间就乌云密布。
  
  接着,更是下起了瓢泼大雨。
  
  雨点不停的打在车窗玻璃上面,雨刷不停的扫来扫去。
  
  陈阳心里很不舒服。
  
  他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孔家这两件事的时间真是太巧了,肯定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
  
  自己的每一步都被对方卡得死死的,这种感觉真是太不舒服了!
  
  二十分钟后。
  
  红旗车驶入了北郊别墅区。
  
  远处的一幢别墅被烧成了一堆废墟,那堆废墟旁边站了不少的捕快和随从。
  
  孔令新站在别墅旁边,他一直盯着那堆废墟。
  
  附近的保镖撑开了雨伞想替他挡雨,可是都被他粗暴的推开了。
  
  陈阳把红旗车停到了附近,然后朝那堆废墟走去。
  
  这件事已经不单单是孔家的事,这件事跟他有关,他得去现场看看。
  
  他想看看能不能从别墅里找到点线索。
  
  天色变得更黑暗了。
  
  暴雨也成片成片的落下。
  
  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那些闪电的光线照在孔令新的脸上,那些光线让孔令新的脸看起来非常狰狞。
  
  那一会,孔令新仿似一个恶魔!
  
  雨水让他的全身都打湿了,他像雕塑一样站在原地,他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堆废墟。
  
  突然,他回身望去,他看到了陈阳。
  
  他的目光中充满了仇恨!
  
  虽然到处都是暴雨,可是陈阳的身上却没有一点雨滴。
  
  虽然他没有打伞,但是他有护身煞气,那些雨水根本无法打到他的身上。
  
  陈阳见孔令新看他,他随意的耸了耸肩,“这事跟我无关!”
  
  “我来这里,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我可不想被人冤枉!”
  
  孔令新眼中仍然充满了仇恨,不过他没再搭理陈阳。
  
  他把手一挥,“你们动作快点!把这些东西全部清理出来……”
  
  “我要见到我父亲!我要找到线索……这个废墟里的任何东西都不要放过,要仔细查找!”
  
  收拾废墟的保镖应了一声,他们打着手电,认真的检查起了废墟。
  
  大量的废墟被抬到了一旁的空地上面,那些废墟都被分门别类的摆放好。
  
  接着,发现了一些尸体,那些尸体都被烧成了黑炭,无法辨认。
  
  那些尸体也全都被摆到了一旁的土地上。
  
  几分钟后。
  
  一个保镖大声喊道,“少主,找到老爷了!”
  
  几个保镖站在一片空地中间,那片空地的地上趴了一个老者。
  
  那个老者的身体并没有被烧成黑炭,他的样子和生前的样子没有什么区别。
  
  他趴在地上,背部的衣服也没有任何燃烧的痕迹。
  
  他的后背有个伤口,那个伤口在后心那里,看样子,他应该是被人一剑刺死了。
  
  孔令新快速跑了过去,他抱着尸体大哭了起来,“爹……爹,您醒醒,您醒醒!”
  
  “我是令新……您再看我一眼啊!”
  
  孔云飞早已死去多时,他躺在孔令新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大雨不停的浇打在孔令新的身上,孔令新的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了一起,他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悲惨!
  
  陈阳远远的看着这一切,并没有冒失的走过去。
  
  现在这个时间,他过去不合适!
  
  他在那里慢慢的想着这一切,到底是谁在背后动的手?
  
  那个人可真够狠的,他竟然出手灭掉了孔家!
  
  那家伙是故意栽赃陷害!
  
  就在这时,附近的一个保镖突然喊了起来,“少爷,您看……地上有记号!”
  
  “老爷好像在地上埋了什么东西!”
  
  孔令新朝地上看去,只见地面上有块泥土很松,那块泥土跟其他地方的泥土不一样。
  
  那块地方正是孔云飞刚才趴着的地方。
  
  那块地方的中间还有一个血红的“X”符号。
  
  那个符号应该是孔云飞临死之前给孔令新做下的标记。
  
  孔令新把孔云飞的尸体交给了一旁的保镖。
  
  接着,他发狂似的在地上挖了起来。
  
  那块泥土很快就被挖开了,接着,一块金黄色的东西从土里露了出来。
  
  孔令新看着那块金黄色的东西,他的眼睛马上就红了!
  
  他拿起那块东西愤怒的盯着陈阳,“你这个恶魔!你还说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
  
  “你看看这个东西是什么!”
  
  孔令新手里的那块东西是一块闪闪发光的铜牌,那块铜牌的正面画着一幢巨大的建筑,那幢建筑正是海神殿。
  
  铜牌的背面画了一条飞舞的巨龙,那个巨龙的中间有个“王”字。
  
  那块令牌正是大名鼎鼎的海王令!
  
  孔令新愤怒的吼道,“陈阳,你该不会不认识这块令牌吧?”
  
  “这块令牌可是天下最著名的海王令!”
  
  “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孔令新的声音越来越大,“陈海王,你可真狡猾!你把我故意约到茶社,然后跟我不停的聊天……你让我放松警惕,然后再派手下突然动手!”
  
  “虽然你的计划很好,可是你没有想到吧……我的父亲还是给我留下了最重要的线索!”
  
  “他在临死前把你手下的海王令给抓了下来,然后他把海王令藏在了废墟下面!”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孔令新大步朝陈阳走去,他边走边吼,“你之所以不杀我,是看在莫月心的面子上吧?你是不是怕回去不好跟莫月心交代?”
  
  “可笑我堂堂七尺男儿,竟然需要一个女人来保命!”
  
  “我全家人都死了……今天,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孔令新大吼一声,快速朝陈阳冲了过去。
  
  那一会,他不停的挥拳,他仿似变成了一个狂暴机器!
  
  陈阳身前到处都是孔令新的拳头。
  
  陈阳冷冷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至于你手里的那块海王令……那是第三块海王令,那块海王令一直不在我的手里!”
  
  孔令新双眼通红,仿似一头疯狂的野兽。
  
  他不停的大吼,“陈阳,你小子少他么的狡辩……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孔令新状若疯魔一般,不停的朝陈阳攻去。
  
  孔令新虽然是血境巅峰的强者,但是他和陈阳的级别还差得太远。
  
  陈阳轻轻松松的就躲到了一旁。
  
  陈阳轻叹了一口气,“罢了!你躺下吧!”
  
  陈阳右手轻轻一挥,一记手刀就切到了孔令新的脖子上。
  
  “噗通!”
  
  孔令新直接倒在了泥泞的土地上。
  
  那些保镖同时色变,他们都快速的朝这边冲了过来。
  
  陈阳冷冷的说道,“他没事,只是晕了而已!”
  
  “你们先把他送到医院!”
  
  那些保镖看了陈阳一眼,没敢乱说什么。
  
  那些保镖把孔令新抬进了附近的车里,汽车快速的朝医院驶去。
  
  陈阳慢慢离开了别墅。
  
  他的心里像吃了半个苍蝇一样难受。
  
  孔云涛和孔家的死都太蹊跷了,这明显是有人在阴自己!
  
  现在又出现了第三块海王令,这件事情现在更麻烦了……
  
  一时半会,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了!
  
  到底是谁在幕后搞自己呢?
  
  陈阳钻进了红旗车,拨通了曼灵的电话。
  
  曼灵在电话那头问道,“主上,您找我有什么事,请吩咐!”
  
  陈阳淡淡的说道,“曼灵,第三块海王令出现在了孔家的废墟里!”
  
  “孔云飞死的地方埋了一块海王令!”
  
  曼灵在电话那头奇道,“主上,老海王以前不是说过,那块海王令应该在这个星球的最北边吗?他以前还说过,那块海王令应该永远不会出现……”
  
  陈阳的脸色比较凝重,“曼灵,现在的事情有些复杂!”
  
  “我老觉得动手那个人提前知道了我的一切……他应该隐藏在附近!”
  
  “这种感觉很不好!”
  
  曼灵有些着急的说道,“主上,咱们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那家伙对您的行踪非常了解,他应该是冲着您来的!”
  
  “主上,您在魔都可要小心啊!”
  
  曼灵的语气很是紧张。
  
  陈阳低声说道,“我没事!你和玄武在苏市小心一点……不要让苏市出现什么乱子!”
  
  曼灵低声应道,“我等会就去找玄武!”
  
  陈阳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曼灵,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要安排一下!”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