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月老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377章月老

2020-04-06更新

  陈阳双眸燃起一丝杀意,“谁干的?”
  “对方很狡猾!应该是个老手!”曼灵在电话那头解释道,“月阳集团门口的监控录像显示,送箱子的是个陌生人!”
  “那人穿了一身快递的服装,戴着口罩和帽子……录像里没有任何面部特征!”
  “我们调查过了,那人不是快递公司的员工!”
  “那个人骑着一辆小助力车,他把助力车放到了某个商场的外面,然后进入商场就消失了!”
  “那个商场有六个大门,很难找到他!”
  “看来是有人混进了苏市……他们对月阳集团图谋不轨!”
  “我已经下达了命令,所有人近期都会密切关注陌生人!”
  陈阳点了点头,“行,你看着安排!一旦有线索,马上向我汇报!”
  曼灵在电话那头应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陈阳右手不停的摸着下巴,月阳集团的生意越做越大,月阳集团现在已经成了跨行业的大集团。
  肯定是月阳集团最近招惹了别的行业的大佬,那个行业大佬要给莫月心好看!
  他么的,竟敢威胁莫月心?
  那家伙的死期到了!
  就在这时,陈阳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陈阳微微皱了皱眉,这一天天的,屁事可真多!
  自己刚回苏市,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
  陈阳拿起电话一看,电话是曾柔打来的。
  陈阳想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不管怎么说,曾柔跟自己高中时候也拍拖过一段时间。
  虽然自己和她已经没有了什么感情,但是看到她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陈阳接起了电话,“曾柔,有事吗?”
  “没事!”曾柔的声音很是平静,“陈阳,听说你从葡门回来了?”
  陈阳当时就是一愣,自己刚回来,她怎么就知道了?
  陈阳点了点头,“恩,刚回来!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
  “你放心吧,就算曾叔叔以后去葡门的赌场……赌场那边也不敢让他玩!”
  葡门赌场现在是阿雷和九指当家,他俩都知道曾大山的事情。
  就算曾大山偷偷的跑到葡门,葡门的博彩行也不敢招呼曾大山。
  有势力的大人物放个屁都非常好使!
  曾柔在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然后解释道,“陈阳,其实我父亲刚才看到你了……他觉得上次的事情把你牵涉了进来,很对不起你!”
  “他想晚上请你吃饭,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陈阳想了一下,对着电话问道,“晚上吃饭?都有谁啊?”
  “就咱们三个人!”曾柔低声说道,“我父亲主要是为了表达一下心意!”
  “那行吧!”陈阳对着电话说道,“给叔叔说,简单点就行了!”
  晚上6点,太湖大学家属楼。
  曾柔走在前面,陈阳提着一篮子水果跟在后面。
  陈阳看着崭新的家属楼,不停的点头,“这里的环境还不错!”
  曾柔笑了笑,“说起来,这还是托你的福……要不是你让我成为校长,我哪能住到这里!”
  曾柔的家在三楼,她打开屋门走了进去。
  陈阳也走了进去。
  他把水果放到了地上。
  曾大山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小柔,陈先生来了没有?”
  陈阳看着曾大山点了点头,“曾叔叔好!”
  “陈先生,这么客气干嘛!”曾大山憨厚的笑了笑,“你坐……你和小柔慢慢聊!”
  “我去炒菜!”
  陈阳急忙说道,“曾叔叔,简单一点就行了!”
  “我晓得!我晓得……”曾大山挥了挥手,然后走进了厨房。
  厨房马上传来了各种爆炒的声音,看来曾大山在厨房里准备了不少的菜。
  曾柔看着陈阳笑了笑,不知道怎么的,她有些紧张。
  她突然有些恨自己。
  当年,自己为什么不再主动一点……
  或者,之前自己主动一点……
  也许,现在的两人会是另一种关系。
  曾柔给陈阳泡了一杯茶,两人坐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二十分钟后。
  曾大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他开始不停的往餐桌上摆菜。
  先是六个凉菜,接着又是六个热菜,那些菜把桌子都给摆满了。
  陈阳急忙说道,“叔叔,您做得菜真是太多了!”
  曾大山嘿嘿笑了笑,“应该的……陈先生第一次到家里来,这样看得体面!”
  曾大山起身拿了一瓶茅台,他把那瓶茅台倒了三杯。
  他端起了酒杯,“陈先生,上次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你了!”
  陈阳急忙说道,“曾叔叔,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只要你以后不再赌就行了!”
  “不会了!不会了!”曾大山不停的摆手,“葡门一行,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以后再也不玩牌了!”
  曾大山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事,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他看着曾柔轻叹了一口气,“陈先生,您是不知道……我这个女儿啊,从小命就很苦!”
  “她一直不停的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她啊,心地很是善良,可是呢,运气不是很好!”
  “你也知道……现在社会上的坏男人那么多,他们不是骗财就是骗色!”
  “我只有这一个女儿,我不放心啊!”
  “陈先生,要是有空……你就多照顾照顾小柔!”
  曾柔把杯子重重的放到了桌上,她把脸拉了下来,“爸!你喝多了!你瞎说什么啊!”
  曾大山看曾柔不高兴,他急忙捂着脑袋,“这酒怎么这么上头?”
  “陈先生,我喝高了……你慢慢坐,我回屋躺一会!”
  曾大山晃晃悠悠的起身,他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他顺手还把屋门给关上了。
  曾柔抬头看了陈阳一眼,然后又急忙低下了头。
  曾柔低声说道,“陈阳,我爸他老糊涂了……他说什么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他跟社会脱节了……他对现在的社会不懂!”
  陈阳笑了笑,“老人都是这样,喜欢替儿女操心!”
  “你放心吧,我不会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的……”
  曾柔的神情似乎有些失落,她没有再说话。
  那一会,屋里非常的安静,气氛有些尴尬。
  陈阳突然拍了一下脑门,“哎呦,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谷晓雅晚上让我去太湖星光娱乐看他们彩排!”
  “曾柔,真是对不住……我先走了!”
  曾柔起身说道,“那行,你要有事你先忙!”
  曾柔把陈阳送到了门口,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渴望。
  陈阳把目光投向了别处,他只能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他最头疼的就是感情,他不敢胡乱接招。
  半个小时后,山塘吴语小区。
  陈阳刚走进公寓大楼,就听到一楼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哭泣声。
  他当时就是一愣,巫欢昵竟然在哭泣?
  她平时不是大大咧咧,天天很开心吗?
  她这样的女强人,竟然会偷偷摸摸的哭泣?
  难道她遇到了什么难事?
  巫欢昵是自己的下属,她要是有什么麻烦,自己可不能不管!
  陈阳朝巫欢昵的公寓走去。
  不管巫欢昵遇到了什么麻烦,他都要帮她摆平!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