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最后1次的梭哈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366章最后1次的梭哈

2020-04-03更新

    阿杰拿起步话机吆喝了两声。
    “啪”的一声响。
    那些赛狗全都快速冲出了闸口。
    那些赛狗都拼命的朝模拟兔追去。
    6号赛狗的状态确实非常好,它起跑的速度就比其他的赛狗要快。
    眨眼之间,它就跑到了一号位。
    它非常兴奋,拼命朝前跑去。
    6号赛狗遥遥领先,它很快就和其他赛狗拉开了距离。
    它比其他赛狗最少要快了50米。
    陈阳选的1号赛狗状态也不错。
    1号赛狗跑在二号位。
    它拼命追赶着6号赛狗。
    1号赛狗把其他的赛狗也给甩到了后面。
    它和其他赛狗保持了20米的距离。
    6号赛狗的状态太好了,它一直加速朝前冲去。
    虽然1号赛狗拼命追赶,但是它还是跟6号赛狗差了很远的距离。
    阮山豹拿着望远镜看着赛道上的情况,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6号赛狗遥遥领先,如果不出意外,它肯定跑第一!
    不!他么的,这是自己的狗场,不可能发生意外!
    6号赛狗肯定拿第一!
    那些豪绅看到6号赛狗遥遥领先,他们都在那里不停的议论了起来。
    “上次阮先生输了一局,看来这次阮先生要赢了!”
    “这次阮先生肯定赢!6号赛狗马上就要跑到终点了……”
    “阮先生才是葡门真正的赌王!他可从来没有输过……”
    “你们是不知道……刚才是阮先生故意放水,他是为了这把一下赢十五个亿!”
    阮山豹拿着望远镜心里很是舒坦!
    他么的,这帮豪绅怎么那么会说话,说得老子心里很高兴!
    阮山豹一边拿着望远镜盯着前面的赛道,一边说道,“陈先生,看来你马上就要输了!”
    “咱们下一局才能决胜负!”
    陈阳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赛道,冷冷的说道,“世事无绝对!”
    “有时候,你以为你马上就要赢了……实际上,你马上就要输了!”
    “花国有句话叫物盛而衰,乐极生悲!”
    阮山豹愤怒的拍了拍轮椅把手,“好一个物盛而衰!”
    “现在6号赛狗跑在一号位,它马上就要跑到终点了……我倒要看看它怎么物盛而衰!”
    6号赛狗奔跑的速度很快,它离终点越来越近了。
    它离终点的闸口只剩下了10米的距离。
    阮山豹看着6号赛狗,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物盛而衰?
    物盛而衰你麻痹!
    这是赌局!
    老子是庄家!
    老子坐庄,从来不会输!
    臭小子,把十五亿交出来吧!
    阮山豹心里算盘打得很爽,他不停想着美事。
    就在这时,赛道上突然出现了变化。
    6号赛狗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
    它的嘴角开始不停的冒白沫,它艰难的朝终点跑去。
    6号赛狗离终点只有5米了,它突然倒在了地上。
    它满嘴都在不停的吐白沫。
    它身体不停的抽搐。
    它的眼神很绝望,它再也爬不起来了。
    陈阳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事情果然跟他猜测的一样,狗场的工作人员为了稳赢,给6号赛狗打了太多的兴奋剂。
    那些兴奋剂超出了6号赛狗的承受能力。
    6号赛狗还没有跑到终点,就累死了。
    它的心脏已经破裂,内脏在不停的出血。
    它活不成了!
    虽然6号赛狗倒在了赛道上,但是其他赛狗仍然在不停的奔跑。
    1号赛狗快速的从6号赛狗身上跳了过去。
    它第一个跑到了终点。
    陈阳慢悠悠的放下了望远镜,“阮先生,大富豪现在是我的了……你没意见吧?”
    “我没意见!”阮山豹虽然心里很生气,但是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大声的说道,“认赌服输!你们明天就可以接手大富豪!”
    “陈先生,今天我已经转了五个亿给您……如果现在再转钱给您的话,洗金局那边会调查我,到时候事情会有点麻烦!”
    “我输的五个亿这两天就转给你,行不行?”
    陈阳点了点头,“行,没问题!一周之内转给我就行!”
    阮山豹说的倒是实话,像这种巨额资金的来往,世界上所有的地方都会进行监控。
    如果阮山豹再给陈阳转五亿,不光是阮山豹,陈阳的账户也会受到监控。
    不过陈阳是海王,他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自己的势力。
    他只要打个电话,洗金局的人就会把这笔转账记录从账面上消掉。
    阮山豹的势力只是在葡门,很多势力并不认他葡门阮家。
    所以阮山豹说得情况也算合理!
    至于赖账?
    陈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个世界上,没人敢赖他的账!
    陈阳看着阮山豹,脸上露出一丝戏虐的微笑。
    “阮先生的赛狗可真有意思!”
    “今天这场游戏让我很开心……我也很尽兴!”
    “游戏结束了,再见!”
    阮山豹见陈阳要走,他急忙说道,“陈先生,请您等一下!”
    陈阳剑眉一挑,“游戏已经玩完了,你却要挽留我……你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想让在这里做客不成?”
    陈阳说那话的时候,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杀气。
    若是阮山豹敢对他撒野,他不介意大开杀戒!
    那些豪绅看到陈阳发飙,他们想到阿力惨死的情景,都纷纷朝后退去。
    那些豪绅都站得很远。
    阮山豹的身边出现了一大片空地。
    阮山豹的身边只剩下了管家阿杰。
    阮山豹满脸堆笑的解释道,“陈先生,您别动怒……是这样的,我怕您今天玩得不尽兴!”
    “我们阮家还有个博彩高手,要是您有胆的话,他可以陪您玩个更刺激的游戏!”
    阮山豹故意把有胆那两个字咬的很重。
    陈阳淡淡的说道,“我这人最喜欢玩有趣的游戏……你把那个博彩高手叫出来吧!”
    阮山豹听到陈阳的话,他的双眼当时就亮了起来。
    他的心里乐开了花。
    麻痹的,你小子刚才赢了老子二十个亿!
    你他么的很嚣张是吧?
    老子这一把就让你把命给输掉!
    阮山豹朝阿杰打了个手势。
    阿杰急忙把步话机递了过来。
    阮山豹清了清嗓子,然后对着步话机说道,“张老,您不是想见那个朋友吗?您可以出来了!”
    步话机那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好的,请陈先生等两分钟,我马上到!”
    两分钟后,一个老者快速的走进了二楼大厅。
    那个老者穿了一件道袍,他的头发挽了一个道簪。
    他须发皆白,但是脸色却红扑扑的。
    他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
    附近的那些豪绅看到老者,都纷纷惊呼了起来。
    “行者张!真没想到,行者张竟然一直住在葡门阮家!”
    “我说葡门阮家怎么能旺了这么多年,原来他一直罩着阮家!”
    “行者张可是望气大师,他的望气堪舆之术那可不一般啊!”
    “你们说的都不全面,行者张是吊炸天的运气高手……他的运气从来无人能敌!他是葡门最旺的人!”
    “不知道行者张要和陈先生玩什么游戏,这下可有得看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