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赛狗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363章赛狗

2020-04-02更新

    陈阳站在二楼,正好可以看到绿地圆形建筑物里的情况。
    那个圆形建筑物里有一个圆形的跑道。
    跑道上面有一个电动滑轮,那个滑轮上面有一只模拟兔。
    滑轮的后面有很多闸门,那些闸门的后面有很多赛狗。
    陈阳心中暗道,原来那个圆形建筑物是个赛狗场!
    阮山豹要跟自己赌赛狗!
    这他么的,自己以前根本就没玩过赛狗,这个赌局可不好玩!
    稍有不慎,自己就会输给阮山豹!
    阮山豹笑嘻嘻的说道,“陈先生,您以前玩过赌狗吗?”
    陈阳摇了摇头,“没玩过!阮先生的这个玩法倒挺新鲜!”
    “没玩过不要紧!”阮山豹把手朝旁边的桌子上一比划,“陈先生,您先拿个望远镜!”
    那张桌上摆放了几十个望远镜。
    虽然陈阳的海洋之眼能清晰的看到赛狗场里的情况,但是他还是装模作样的拿起了望远镜。
    这是他的习惯,随时随地保留自己的底牌。
    自己的底牌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
    有时候,底牌能救命!
    那些豪绅也都纷纷拿起了望远镜。
    所有人都朝赛狗场望去。
    阮山豹脸上跳过一丝得意之色,他在那里介绍了起来,“陈先生,赌狗是一个非常公平的项目!”
    “赌牌和玩骰子,靠的是手法和眼神……那些东西都容易出千!”
    “赌赛马,又牵涉到骑师……很多时候,骑师也可以被操控!”
    “赌狗则不同!赌狗赌的就是运气!”
    “只要闸口一开,模拟兔就会快速的朝前滑去,那些赛狗的本能也会全面爆发……它们会拼了命的朝前奔跑!”
    “哪条赛狗会跑第一,谁也不知道……这种赌局,赌的就是运气!”
    陈阳拿着望远镜看着那些赛狗,眼眸深处的蓝色光芒不停的跳动。
    他再次唤醒了海洋之眼!
    他用海洋之眼仔细的观察着那些赛狗。
    那些赛狗的内脏和骨骼完全展现在了陈阳的眼里。
    海洋之眼仿似一台超强的X光机。
    那些赛狗的状态全都被海洋之眼扫描了出来。
    陈阳仔细的看着那些赛狗,那些赛狗的心肺都在不停的跳动。
    陈阳突然发现那些赛狗的脑袋上都有一些红色的光芒。
    每条赛狗的脑袋上都有那种红色光芒。
    每条赛狗脑袋上的红色光芒也都不一样。
    有的赛狗脑袋上的红色光芒很强,有的赛狗脑袋上的红色光芒则很弱……
    那群赛狗中,2号赛狗的红色光芒最强!
    这是怎么回事?
    陈阳心里很是诧异,红色光芒代表了什么?
    他放下了望远镜,不停琢磨着赛狗脑袋上的那些红光。
    他有些想不明白。
    阮山豹看到陈阳脸上的表情,心里更加得意了!
    这小子肯定没有玩过赛狗!
    看他一脸懵逼的表情!
    老子等会赢死他!
    阮山豹满脸都是温和的笑容,“陈先生,其实赛狗很简单!”
    “您觉得那条赛狗不错,买哪条赛狗就行了!”
    “如果那条赛狗跑第一,您就赢了!”
    陈阳一直琢磨赛狗脑袋上红光的事情,没有说话。
    他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呆。
    阮山豹看到陈阳懵逼的样子,更开心了。
    他清了清嗓子:“陈先生,这样……我让那些赛狗先跑一圈,那些赛狗跑完,您就明白了!”
    陈阳点头,“行,没问题!”
    阮山豹朝阿杰摆了一下手。
    阿杰马上拿起步话机说了起来。
    赛狗场那里传来一声脆响,赛狗闸口马上就打开了。
    十条赛狗飞快的冲出了闸口。
    它们不停追逐着那只模拟兔。
    那些豪绅都兴奋的吆喝了起来。
    “追!追!快追!我看好7号赛狗!”
    “7号赛狗肯定不行!我看好4号赛狗……4号赛狗以前得过冠军!”
    “3号赛狗冲得真快!3号赛狗马上就要冲上去了……”
    那些豪绅拿着望远镜,他们一边看着赛狗场里的情况,一边拼命挥舞着拳头。
    附近有好几台显示器,那些显示器也一直追踪着赛狗场的情况。
    陈阳站在那里没有动,他严肃的盯着赛道。
    赛狗都在不停的往前冲,2号赛狗始终跑在三号位。
    2号赛狗的前面有两条赛狗!
    就在离终点还有30米的时候,2号赛狗突然发力……
    2号赛狗拼命的朝前冲去。
    它把另外两条赛狗全都给甩到了后面。
    2号赛狗得了冠军!
    附近那些豪绅都气愤的大骂。
    “他么的,2号赛狗怎么得了冠军?”
    “真是不敢想象,2号赛狗竟然在最后三十米展开了冲刺!”
    “你们都别说了,这就是赛狗的乐趣……你永远不会知道哪条狗能跑冠军!”
    那些豪绅又嘟囔了几句,他们把目光看向了陈阳。
    他们心中都有一个疑问,陈先生没有玩过赌狗,他能赢吗?
    阮山豹微微笑了笑,“陈先生,您看明白了吗?”
    陈阳故意挠了挠头,长叹了一口气。
    “阮先生,赛狗要想赢……跟赛狗的血统、基因和它的状态有关!”
    “赛狗的状态和气势起了很大的作用!”
    “这个游戏可不好赢!”
    “这样,我刚才没看明白!你让赛狗再跑一次如何?”
    陈阳心里对狗脑袋上的红光已经有了基本的确定,可是他还是有些担心。
    他并不知道那种红光到底准不准!
    他想再看一次赛狗!
    阮山豹脸上跳起一丝微笑,他么的,让你再看一次?
    别说是一次,就算让你再看十次,你也得输!
    你要是能看懂那些赛狗,老子跟你姓!
    阮山豹虽然心里这样想,可是他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
    他笑嘻嘻的说道,“没问题,既然陈先生想看……那我就让狗场再跑一次!”
    阮山豹朝阿杰挥了一下手。
    阿杰拿起步话机吆喝了几句。
    赛狗场的狗闸后面又被牵进去了十条赛狗。
    那些赛狗都是新赛狗,它们刚才并没有跑过。
    阮山豹比较喜欢玩赛狗,他的赛狗场里养了几百条赛狗。
    陈阳拿着望远镜朝那些赛狗看去。
    那些赛狗的骨骼和心脏再次呈现在了陈阳的眼前。
    陈阳看了看那些赛狗,那些赛狗的脑袋上都有红光。
    6号赛狗脑门上的红光最是旺盛。
    “啪!”
    闸口发出一声响声。
    那些赛狗再次冲上了跑道。
    它们都朝那只模拟兔追了过去。
    陈阳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6号赛狗。
    6号赛狗,能赢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