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你良心不疼吗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32章你良心不疼吗

2020-01-11更新

    招商会的大厅里,依旧热闹。
    每一个人都在虚伪的逢迎,伪装成为了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陈阳闭着眼睛,等待时间一点点流逝。
    没多久,一个帅气挺拔的青年,走到了台子上。
    他只有三十五岁,但已经成为了苏市第一律师,他就是郭滩!
    郭滩此刻,意气风发,心潮澎湃。
    下面的人都在小声议论。
    “这位就是郭滩郭律师吗?”
    “天啊,传闻中凭一己之力,白手起家,从一无所有,做到了可以和一流家族并肩地位的郭滩大律师,竟然会这么年轻!他估计只有三十多吧。”
    “他三十五岁。五年前老婆带着孩子和他离婚了,嫌弃他穷,从那时候起,郭大律师就全身心的奋斗,现在,据说他身家三十多亿。而且,还单身!”
    “我的神啊!五年三十多亿,而且还全部都是现金资产!堪比一流家族的现金流能力了。他介不介意女朋友比他小二十几岁的,我女儿可以嫁给他。”
    女人的尖叫声,一阵接着一阵。
    郭滩嘴角微微一笑,他挥挥手说:“大家好,我是郭滩,这一次为了保障苏市和轮敦两个城市的投资招商,能顺利进行,所以我牵头成立了跨国律师事务所……”
    郭滩侃侃而谈,他很有自信,因为,他有钱!
    他拿到了陈家夫妻意外死亡的二十个亿的保险额,此外,只要陈家岳父那个糟老头子还活着,他就能每年拿到一亿多的保险生活费,不止是这些,陈年至死后,他趁机拿了陈家一些物品,包括那个黄花梨的茶台,总价值加起来,也足有十多亿了。
    这些,都是郭滩的底气!
    陈阳眼睛眯了起来,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朝着讲台上走去。
    “这位先生,这位先生您如果有问题,请先坐下来,等我做完报告再回答你,好不好?”郭滩朝着陈阳微笑着说。
    陈阳的脸上,凝聚出冷冽杀意,他慢慢的开口,“我,已经等不及。我只想问你,拿了陈年至夫妻,二十亿的意外死亡保险金!把陈年至的岳父,送到太湖疗养院虐待!抛妻弃子,杀害同僚,独吞二十亿!偷陈家物品去拍卖会拍卖!”
    “做了这么多缺德事,你晚上睡觉,良心会不会痛!”
    陈阳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威压十足。
    每一个字都清晰的在宴会厅里飘荡,让所有人惊讶的合不拢嘴。
    郭滩瞬间冷汗淋漓,面色苍白,他声音在打着寒颤,“你……你胡说什么!你是哪个竞争对手派来的!保安,保安!快,快把这个人给……推出去!”
    陈阳一步步的,朝着演讲台上走。
    两个欧州的保镖,跑了过来,嘴里用英语叫嚣着。
    “现在,滚出去!”
    “我们可是带着枪……”
    “砰!”
    陈阳只是一挥手,那两个大鼻子保镖,直接飞出去,晕死过去。
    陈阳的眼睛,始终盯着郭滩。
    “郭大律师,我母亲当年,以诚待你,供你读书,信任与你,她即使是死,也把巨额保险,交给你来处理,只是,她怎么都想不到。她救过的人,最信任的人,却会如此畜生!”
    “噗通!”
    郭滩吓的瘫倒在地上,他不停的往后爬,嘴里大叫着:“不,不是,你已经死了,陈阳已经死了,你不是他们的孩子。”
    陈阳走过去,一脚踩在了郭滩的脚踝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彻宴会大厅。
    郭滩惨叫着,他拼了命的爬起来,朝着后台就跑。
    陈阳背着手,一步步跟了过去,他要一点点、一点点的,让郭滩享受死亡前的恐惧。
    后台处,二十多个大鼻子保镖,全都掏出了枪,对准了陈阳。
    一个肥胖的欧州佬,气呼呼的站在那里,指着陈阳。
    “先生,你太嚣张了!这里是公主殿下休息之地,你再往前一步,我们就要开枪了!”这人正是史密斯,来自伦敦的超级大富豪。
    郭滩躲在史密斯的身后,全身颤抖。
    陈阳看了眼史密斯,眼神越发的清冷,“今日,挡我者,死!”
    陈阳抬腿,跨出一步,与此同时,一股如同巨洋海啸般的气势,“轰”的一下,朝着那些保镖冲击过去。
    “噗噗噗……”
    二十多个保镖全都被震飞,惊恐的惨叫。
    “你……你是谁?”史密斯也恐惧起来,肥胖的身体往后退。
    “来人!快来人啊!”史密斯大叫着。
    “闭嘴!史密斯先生,请你闭嘴!”一个二十多岁的白人女子,走了出来,她长得很漂亮,脸颊处有一些脸痧,但是,并不能遮掩她的貌美,一种带着异域风情的诱惑魅力。
    史密斯立即躬身,“尊敬的凯瑟琳公主,真抱歉,让您受惊了。”
    凯瑟琳提着她洁白宽大的裙子,开口说:“史密斯,请你给海王先生道歉,现在。”
    “什……什么?海王大人?他……是海王大人?”史密斯惊讶的看着陈阳,他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海神殿之主,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个炎夏小男人!
    史密斯立即跪在了地上,亲吻陈阳的脚尖,“对不起,尊敬的海王大人,是我冒犯了。”
    陈阳没有理会史密斯和公主,他朝着郭滩走过去,眼神冷漠。
    “你……你怎么会认识……公主?你到底是……谁?”郭滩吓的瘫软在那里。
    陈阳的脚,把郭滩的一条腿,慢慢踩碎。
    “饶了我,饶了我吧!陈阳,陈阳你饶了我吧,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的啊。”郭滩疼痛的求饶。
    “告诉我,我父母尸骨,现在……何处?”陈阳蹲下来,双眼直视郭滩。
    郭滩摇着头,“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好像是一个女人,收走了你父母骸骨,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女人?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饶了我吧少爷,我错了,我愿意追随你,愿意悔过,把我这条命,奉献给您。”
    陈阳站起来,“你若是,哪怕能给我姥爷,一丁点好的待遇,我或许会饶你,一条狗命。但现在,去阴间忏悔吧。”
    陈阳的脚一点点,把郭滩的骨头完全踩碎。
    起身,陈阳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正对着天阳大厦的方向,慢慢跪下来,朝着父母亡魂,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爸妈,请你们安心等待,当年凶手,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亲爱的海王,不要伤心。”凯瑟琳轻轻的拍着陈阳的后背。
    陈阳站起身来,他朝着凯瑟琳歉意的点点头,“让你受惊了。再见。”
    “等等,海王,我奶奶的生日宴会,请您……请您务必能去。说实话,我这一次,之所以跟随史密斯来到苏市,就是想要打探您的消息,当面邀请您。上一次,奶奶在电话里相邀,您没有答复,这一次,还请您,答应下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