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念过往惧离别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284章念过往惧离别

2020-03-08更新

陈阳淡淡的说道,“随我来!”
陈阳朝大厅门口走去。
大厅门口有个保安室,那里比较清静,正好可以谈事情。
不过他并没有随口答应乔文海的要求。
他是海王,不是随随便便就替人办事的……
如果谁求他,他都答应,那叫海卒,不叫海王!
陈阳走进了保安室。
有个保安正在喝水,他跟陈阳打了个招呼,然后放下水杯就出去了。
乔文海也走进了保安室。
保安室里只有一把椅子,陈阳坐到了椅子上。
乔文海尴尬的笑了笑,站到了一旁。
陈阳淡淡的说道,“到底是什么事,先说来听听!”
“陈先生,我那个护卫周空,您见过的……”乔文海解释道,“他人不错,对我非常忠诚!我们两个就像兄弟一样!”
陈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记得周空,周空是个骨境强者,功夫还行!
周空对乔文海非常忠诚,所以陈阳对他的印象很好。
武者,不管是对朋友还是对家人,都要讲究忠义!
武者身上没有了忠义,那就是害群之马,那就是垃圾!
总会有强者去收拾垃圾……
垃圾在这个世界上都存活不了太久!
他们的归宿就是垃圾堆!
乔文海小心翼翼的看了陈阳一眼,他见陈阳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
他继续说道,“陈先生……周空做事太实在,我怕他会出什么事!”
“哦?”陈阳挥了挥手,“别婆婆妈妈的,继续说!”
乔文海低声说道,“周空是崆峒派的传人……他师父是崆峒派的现任掌门郭不群!”
“今天上午,他突然接到电话,电话是他师叔屈大源打来的……屈大源在电话里说,郭不群身染重病,让他赶快赶回崆峒山!”
“接着,屈大源就挂断了电话!”
“周空当时就要急着赶回崆峒山……我担心事情有诈,就让他等酒会结束再走!”
“周空平时跟在我身边,他只负责处理最棘手的麻烦……他太实在,不懂得人心险恶!”
“如果陈先生方便的话,能否请您去一趟崆峒?”
乔文海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变得非常严肃。
“陈先生您的身份非常尊贵!乔某的这个要求确实有点过分……”
“但是周空是我的兄弟,我只能呲着老脸来求您!”
“还望先生能抽出宝贵的时间去崆峒走一趟!”
“以后,我乔家就是先生的粮库和金库!”
乔文海和周空两人是生死之交,他俩在一起呆了几十年。
乔文海觉得崆峒派的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可是乔家没有其他武者,所以他只能来求陈阳。
陈阳笑了笑,“小事一桩!我正好去崆峒山看看风景!”
乔文海激动的朝陈阳一拱手,“陈先生,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陈阳问道,“周空现在何处?”
乔文海急忙说道,“他刚才急着要走!他和司机在外面的越野车里!”
“陈先生,咱们一起去外面吧!”
乔文海带头朝停车场走去。
陈阳不紧不慢的跟在乔文海的后面。
周空正在越野车旁急得直搓手。
他快步朝乔文海和陈阳走了过来。
他看着陈阳施了一礼,“陈先生好!”
陈阳点了点头。
周空急道,“文海,我不等了……我现在就回崆峒!”
“我不在苏市的这段时间,你自己小心!”
“有什么事,可以找陈先生!”
乔文海急忙说道,“老周,你别急!”
“陈先生和你一起去……他想去看看崆峒山的风景!”
周空看了乔文海一眼,“文海,你也真是的……又让你费心了!”
周空虽然人实在,可是他一点也不傻。
他知道乔文海肯定私下里做了什么交易,所以陈阳才会跟自己去崆峒。
乔文海拍了拍周空的肩膀,“你我兄弟一场!你替我乔家摆平了那么多的麻烦……我怎么可能让你独自去面对风雨!”
“自己小心,早日回来!”
周空点了点头,“好,我尽快回来!”
周空给陈阳深深鞠了一躬,“陈先生,麻烦您了!”
陈阳笑了笑,“无妨!其实我很喜欢爬山!”
两人都钻进了越野车。
越野车快速的朝高速公路入口驶去。
乔家的车牌比较特殊,直接从特殊入口驶进了高速公路。
司机把越野车开得飞快。
周空看着道路两旁快速移动的风景,陷入了沉思。
陈阳也没有说话,他闭上了眼睛。
随时保持休息,让身体保持旺盛的精力是他的必修课。
一个小时后。
周空轻声说道,“陈先生,您睡着了?”
陈阳睁开了双眼,“没有,怎么了?”
周空轻叹了一口气,“陈先生,我心里窝憋……想跟您唠唠!”
陈阳点头,“你说吧,我听着!”
“陈先生,我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崆峒山……那时候,我的身体很是弱小,在同门中老是被人欺负!”
周空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微笑,慢慢回忆了起来。
“每次我被人欺负的时候,师父总会鼓励我……他说只要有信心,那就一定会变强!”
“他总是说,空儿,你以后变强了也不许欺负别人!”
“别人欺负你,一定要忍!”
“我就问师父,如果别人一直欺负我怎么办?”
“师父当时笑了笑,如果别人一直欺负你,那就是把你当成了软柿子……咱们武行有句话,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周空说这话的时候,满脸都是微笑,仿似他又回到了少年时光。
陈阳点了点头,周空果然是个重感情的人。
他和他师父的感情还挺深!
周空继续说道,“再后来,师父每天上山采草药给我补身体……我的身体在那些草药的滋养之下,慢慢就强壮了起来!”
“再后来,我的功夫突飞猛进,成了崆峒派中的佼佼者!”
“师父以我为豪,我是师父的骄傲……可是我引起了师叔的嫉恨!”
“师叔看我很不顺眼,他天天老是针对我……师父夹在中间很是为难!”
“为了不让师父为难,我下山闯荡……然后进入乔家呆了几十年!”
“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见过师父了!”
周空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陈先生,我怕……我怕再也看不到师父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