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注定1辈子单身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25章注定1辈子单身

2020-01-11更新

  燕南北此刻,不敢有分毫大意。
  他挥了挥手,黑暗中,立即有人开始打电话。
  很快,苏市内,杜家就像是一块沙子盖成的堡垒,直接被推掉了。
  “燕南北!三年前,我可是在海外帮过你,你……你竟然如此对我!”杜雄嘶吼着。
  燕南北噗通一下,跪倒在杜雄身前。
  “杜先生,曾经的恩情,我磕头还您。但是,你得罪了陈先生,我也没办法。今日,你们好好上路,我燕某,必然会厚葬你们。”
  燕南北磕了个头,站起来离开。
  身后的老者,一把揪住了杜雄的头发。
  杜雄恐慌无比,他嘶吼着:“我不明白,我不甘心!燕兄你可是苏市第一人!你……咔擦。”
  吴一刀站在原地,现在,他大脑里,完全空白。
  他终于明白,自己是何等的幸运!竟然能够追随陈阳。
  燕南北躬身说道:“杜家在苏市的所有产业,我明日会全部整理好,交给陈先生。”
  陈阳终于起身,他把手机放到口袋里,朝着燕南北点点头,“今天,麻烦了。杜家产业,便交给金童打理,我困了,改日再叙吧。”
  “是,谢陈先生。陈先生您慢走!”
  燕南北有些惊喜,他知道,陈阳的最后那句话,说明自己至少已经在陈阳这一队了。
  ……
  车子朝着山塘吴语小区驶去。
  到了小区外,陈阳停好车,朝着一家茶馆走去。
  父亲的黄花梨雕龙茶台已经买回来,以后,自己也可以用父亲之物,时常饮茶了。
  苏市靠着湖泊山水,也是茶叶之乡。
  无奈茶叶店太小,陈阳只能买到一些品质一般的龙井茶。
  又购买了一套茶具。
  提着半斤茶叶和一套茶具,朝着小区走去。
  夜晚,灯红酒绿,行人熙然着逛街散步,还有不怕冷的大妈大爷,在扭着广场舞。
  这时候,一个穿着紧身牛仔裤的皮肤白皙少女,突然间朝着陈阳就冲了过来。
  “嘭”的一下,撞到了陈阳身上。
  随即,少女张口就大叫起来,“啊!有人对我耍流氓,猥亵我!大家快报警抓人啊!”
  少女的声音很好听,在夜晚喧闹街道上,如同是黄鹂般清脆。
  陈阳听到声音,立即便想到了,是上一次敲自己房门的那个谷晓雅。
  也只有她这个歌手,才能把救命的声音,喊得像是撒娇。
  周围的男人们,听到这样勾魂清脆的叫声,都立即正义感爆棚,全都围拢过来。
  谷晓雅焦急的说:“大家快抓住他,抓住这个淫贼,他……咦?人呢?”新网 手机端:https:/m.x81zw./
  谷晓雅转头,惊愕的看着身旁。
  刚刚她还撞到了陈阳,可转眼间……就没人了!
  这怎么可能?难道那该死的直男癌,是个鬼不成?
  谷晓雅看到这么多男人围拢,她赶紧低头,钻出人群朝着小区跑去。新首发 .x81zw. m.x81zw.
  跑了几十米才发现,前面陈阳正拎着东西,散步一般的往家里走。
  “这鬼影一样的王八蛋,做贼的吗!”
  谷晓雅气的跺了跺脚。
  她原本,是想要把陈阳诬陷成为猥亵者,然后逼着陈阳把房子卖给她。
  可现在,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是自己成了笑话了。
  犹豫了一下。
  谷晓雅还是朝着陈阳追了过去,她笑吟吟的说:“陈先生好巧啊,你这是买的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陈阳没理谷晓雅,自顾自的走着。
  “陈先生,我给你讲,你那房子空着也是白搭,不如卖给我,我愿意多处两万块,你看怎么样?”谷晓雅继续笑吟吟的说。她长得漂亮,不过,声音更是好听。
  陈阳充耳不闻。
  两个保安迎面走来。
  陈阳突然停住脚步,朝着两个保安喊道:“你们过来。”
  保安走了过来,恭敬的笑着。
  陈阳皱眉说道:“这小区,定位是高端社区,规定不允许闲杂人入内,是不是?”
  保安立即笑着说:“是的先生。”
  陈阳指着身边的谷晓雅,“她不是业主,是混进来的推销员,缠着我不放。你们做保安的,就不能认真一点吗!什么人都往小区里放,再有下次,投诉你们。”
  “是,是,我们立即就解决。”两个保安立即拦住了谷晓雅。
  谷晓雅气的脸色煞白。
  陈阳拎着东西,继续悠哉的回房间去了。
  谷晓雅指着陈阳,“姓陈的,你等着,你这辈子就注定单身狗了,就你这脾气态度,别说找女朋友了,母狗都不愿意跟你!”
  两个保安恭敬的把谷晓雅,送出了小区,临走,两个保安认出了谷晓雅,还要了她的签名。
  ……
  第二天,陈阳早起训练,冲了个澡,准备去上班。
  正冲澡,浴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曼灵站在门口,神情严肃。
  陈阳无奈的叹了口气,“曼灵,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事情,但是我在洗澡,你能不能……”
  “找到您外公下落了。”曼灵开口,表情毫无变化,仿佛眼前在洗澡的是一条宠物狗。
  陈阳一听,赶紧冲洗,他走出来说道:“说一下。”
  曼灵:“昨天,从金鸡湖拍卖行,我们得到了消息,您父亲的茶台,是由一个叫做郭滩的人拍卖的。我处理了金家事情后,连夜调查郭滩,发现,此人很有问题。”
  陈阳换好了衣服,神情严肃,“继续说。”
  曼灵把一张纸,递给了陈阳,用机器般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此人四十五岁,是个律师,当年和您母亲关系不错,你们陈家的许多法务工作,也都委托给此人办理。后来,陈家突然衰败,而此人,却一下子拥有了二十亿财富。如今,他已经是苏市第一大律师事务所的所长。”
  陈阳的眼睛里闪过寒光,“你的意思是,此人,曾经害过,我父母!并从中得利!”
  曼灵摇摇头,“不是。他的钱,全部来源于,你父母的死亡意外保险。”
  “嗯?”陈阳不解。
  曼灵:“主上,您母亲,在陈家出事之前,曾经连续两年,购买死亡意外保险,而且,是在二十家保险公司,均投保数百万,购买死亡意外险。保险的受益人,是您还有您的外公。”
  陈阳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他脑子很乱,“这么说来,我妈,很早就预料到,她和父亲,可能会出事了?”
  曼灵继续说:“二十份死亡意外险,赔偿金额高达二十亿。原本,受益人应该是您外公,郭滩是执行律师。但是,您一家三口跳楼死亡后,郭滩窃取了这二十亿,他把您外公,送到了养老院。现在,您外公,就在这一家太湖养老院中!”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