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让他长长眼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276章让他长长眼

2020-03-05更新

陈阳冷冷的看了罗伯特一眼,没有说话。
罗伯特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小子,这样……你马上离开这里,这些钱就是你的!”
罗伯特掏出钱包,把五千刀放到了桌子上。
陈阳看都没看罗伯特。
罗伯特不停的微笑,“行!你小子还真够贪婪……我喜欢!”
罗伯特把一万刀放到了桌子上。
陈阳仍然没有看罗伯特。
罗伯特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本,他随手撕了一张空白支票放到了桌子上。
“你是个贪婪的家伙!不过,我喜欢!”
“任何东西都有价格,只不过,很多人出不起价而已!”
“这个小妞不错,我今天一定要搞到手!”
“你现在离开这里,这张支票就是你的……”
罗伯特说话的时候,满脸都是得意的微笑。
他那方面的欲望很大,每次他看到合适的猎物,总会想办法搞到手!
只要价钱给到位,很多人都会失去原则!
陈阳拿起了那张支票。
罗伯特得意的笑了起来,哼,老子的办法从来就没有失败过!
贪婪是人的天性!
“啪!”
一声脆响。
陈阳把那张支票狠狠的扔到了罗伯特的脸上,“拿着你肮脏的支票,赶紧滚!”
“你要是再不滚,我可对你不客气!”
罗伯特恨恨的盯着陈阳,“行,咱们走着瞧!”
罗伯特快速的离开了酒吧。
谷晓雅走了过来,她先朝四周看了一眼,“房东,罗伯特先生呢?”
陈阳淡淡的说道,“你个傻妞!人家只是想和你玩玩!”
“他刚才不停的加价,想让我把你让给他……我把他给撵滚蛋了!”
谷晓雅满脸不相信的说道,“不可能!罗伯特先生是著名的电吉他之王,他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他的电吉他犹如蓝天上的白云,让人心里非常的舒服!”
“能弹出那种音乐的人,怎么可能是个流氓?”
“房东,你这家伙……肯定是你得罪了罗伯特!”
陈阳坐在那里很无语。
这个傻妞,平时看起来还挺精明,可是一遇到那些搞音乐的人,她的智商马上就变成了负数!
幸亏自己跟着她来,要不然的话,她被人给卖了还替别人数钱!
附近三三两两的歌手都离开了酒吧。
酒吧里面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谷晓雅失望的说道,“房东,咱们也回去吧!”
陈阳点了点头,两人离开了酒吧。
陈阳打开房门,正准备走进房间。
谷晓雅却突然走了过来,她在一旁叮嘱了起来。
“房东,你今天晚上可要休息好……明天早上,在附近的圣罗小岛举办音乐节!”
“到时候,可全凭你的乐器了!”
“你的乐器响起那种海洋声音的时候,我唱歌才有感觉!”
“明天,可全靠你了!”
陈阳点了点头,“没问题!”
“我的笛子明天保证会带给你深海的感觉……”
“笛子?”谷晓雅有些吃惊,“房东,你上次用的乐器可是箫……这次你用笛子行吗?”
“笛子和箫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乐器!箫是竖吹、笛子是横吹……你可不要明天搞砸了!”
“我给你讲,你还是明天吹箫吧!不过你没有带箫,伐国这里应该买不到箫吧?”
“这可怎么办?”
“砰!”陈阳重重的关上了屋门,“明天见!”
谷晓雅愤怒的朝屋门踢了两脚,“死直男!老娘咒你单身一辈子!”
“关门的速度倒挺快……二十多年的手速真是没有白练!”
第二天上午,圣罗小岛。
小岛的中间有一块很大的空地,那里搭建了一个精美的舞台。
舞台前面摆放了很多椅子,椅子上坐满了客人。
舞台后台。
陈阳的面前摆放着一个非常古朴的盒子,那个盒子上面画满了歪歪扭扭的符号。
他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根非常古旧的笛子。
那根笛子应该有很多年头了,笛子的周身都带着黄色的包浆。
谷晓雅快速的跑了过来,“房东房东!外面好多人啊……我还是对你有些不放心,你可千万别搞砸了!”
“哎……你这根笛子不错!”
陈阳点了点头,“行了,你就放心吧!绝对不会有问题!”
就在这时,罗伯特走了过来。
他看着谷晓雅笑了笑,“美丽的谷小姐,咱们又见面了!”
谷晓雅笑嘻嘻的说道,“罗伯特,你昨天怎么突然就走了呢?我还想跟你再聊聊呢!”
“回来你人就不见了!”
罗伯特解释道,“昨天喝了两杯,头突然有点不舒服……作为一个专业的音乐人,一定要对自己的音乐负责!”
“所以,我就及时回客房休息了!”
“昨天也没有跟你打招呼,真是失礼了!”
谷晓雅笑了笑,“没事没事!今天晚上咱们可以在酒吧再聊聊!”
罗伯特不停的点头,“非常乐意!非常乐意!”
他朝陈阳看了一眼,心里当时就一动。
这小子一直跟着这小妞,到时候,我还是不方便行事!
只有先让这小子离开这小妞,今天晚上我才有机会!
罗伯特看着陈阳问道,“这位先生,您等会表演什么?”
陈阳淡淡的说道,“笛子!”
“笛子?”罗伯特哈哈大笑了起来,“笛子那是多少年前的乐器了!那种乐器已经过时了!”
“现在是电吉他的时代……电吉他才是真正的乐器之王!”
谷晓雅看了罗伯特一眼,她正准备说话。
罗伯特急忙挥手,“谷小姐,这事和您无关!”
“这是我们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
“我们都用乐器!我们代表的是不同的乐器流派……”
“这是音乐和音乐的碰撞,也是乐器和乐器的碰撞……请您不要插手此事!”
罗伯特生怕谷晓雅会参与进来,故意把话说的很完美。
他把事情的高度提高到了乐器流派上面,谷晓雅也不好意思再插话了。
陈阳满脸都是轻松的微笑,“乐器和乐器的碰撞?这句话说的好!”
陈阳用手轻轻抚摸着笛子,那一会,他抚摸的好像不是一根笛子,而是一个最亲密的爱人!
陈阳的声音充满了轻蔑之意,“老朋友,有人挑衅你……咱们是不是该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