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假古董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185章假古董

2020-01-30更新

陈阳盯着前方那一处石台。
石台上,放着一个足球一般大的鼎炉。
青铜鼎炉!
青铜鼎炉造型很古朴,周围雕刻许多密密麻麻的小字。
“这是什么?”陈阳走过来,把鼎炉拿在手中。
这鼎炉的材质,入手冰冷,不知道是何物铸造。
陈阳又看了看上面的文字。
文字更是奇特无比,如同是鬼画符一样,难以辨认。
陈阳想了下,也没有多想,直接拎在手中,他又把挂在墙壁上的那些古董翡翠给拿了下来。
这些翡翠都是上好的饰品,应该是骨真人从许多达官贵人的古墓中,给搜罗而来。
陈阳带着青铜鼎炉和翡翠,朝着山林外走去。回到了自己的车子里,陈阳方才长出了一口气。
“幸好有龟息功。”陈阳微微皱眉,“这些阴阳裔的人,用毒手段太过厉害,必须要小心才行。呼……”
陈阳坐在驾驶座上,开始恢复体力。
拔出海王之剑,绝对不轻松。
慢慢恢复了两个小时,陈阳方才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时间,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陈阳立即开车,朝着巫欢昵的金鸡湖拍卖行快速的行驶过去。
到了拍卖会门口,两个保安立即把陈阳的车子给拦住了。
陈阳皱了下眉头,朝着外面看。
一个保安朝着陈阳敬礼,他走过来说道:“先生,对不起,今天有高级拍卖会,所以,只能是参加拍卖会的人员,才能把车子停进去,对不住了啊。”
陈阳把玻璃摇下去,他开口说:“我就是要去参加拍卖会的,你们让开。”
“呃……”保安愣了下,看了看陈阳的破车子,又看看陈阳,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毕竟,这一次拍卖会,是两个月来最大的一次,凡是能够在今天参加拍卖的,至少也是上百万的珍品,可是,陈阳开着这辆价值不超过两千块的奇瑞QQ,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参加拍卖会的。
陈阳也是无奈,他之前没有和巫欢昵交代过,而且,这车子的确有点破。
是时候换一辆车子了。
陈阳并没有为难保安,他朝着保安点点头说:“稍等一下,我给你们老总打个电话。”
“噗哧!”
旁边的中年保安,一下子笑出声来。
陈阳皱了下眉头,看着那中年保安。
中年保安立即说道:“哦,对不起先生,只不过,我们老板乃是大名鼎鼎的巫家家主,她真的不认识开QQ的。先生,您也别让我们为难了,后面车子挺多的,我看您就把车子停在路边得了,反正是小偷也懒得偷您的车子,就算是交警都懒得过问。”
陈阳把手机放下来,他并不想为难两个保安。
而且,停在停车场入口的路边,的确是挺方便的。
后面的大奔,在不停的按着喇叭。
陈阳也没理会,他直接把车子掉了个头,就停在了保安亭一侧的路口。
随即,陈阳从车子里钻出来,把七个玉佩,以及鼎炉提在手里,往拍卖会场走去。
“咦?陈阳?陈阳,是你吧!”
一个男子的大笑声,从后面的奔驰车子里传来。
接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跳了下来,他朝着陈阳说道:“还记得我不,我,金虎!咱们以前住一个胡同的!”
奔驰车的后排,一个妇人走了下来,她也是朝着陈阳走过去说:“哎呀,真的是阳子啊!”
陈阳朝着金虎和他母亲,淡淡的点点头,“你们好。”
虽然是老邻居,但是,真的没有太多交情。
金虎却是热情无比,他看着陈阳的破烂奇瑞,大笑着说:“我的妈呀,阳子,几年不见,自从你父母跳楼之后,你也销声匿迹了,我还以为你遭遇不测了呢,没想到你竟然沦落开QQ,卖赝品了啊。”
陈阳嗯了一下,也没理会,打算离开。
金虎的母亲王翠,立即拦住了陈阳,她心里很不爽。
以前陈家是首富的时候,王翠时常巴结陈阳,可现在,陈阳已经落魄了,陈年至夫妻也都跳楼畏罪自杀了,没想到,陈阳竟然依旧这么狂傲!他凭什么!
王翠朝着陈阳笑着说:“阳子,咱们都是老邻居了,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跟我们说。以前咱们也算是有些交情,现在,你父母走了,你又如此的落魄,我们必须得帮你啊!”
金虎也是笑着点头,看到老邻居这个首富之子,终于沦落到不如自己的地步,金虎还是很自豪的。
金虎拦着陈阳的肩膀,“阳子,和我不用客气。你也别倒腾这些假古董了,太不靠谱了,打开朋友圈,都是你们这些垃圾,在整天传销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真的,太丢人,跟着我干吧,我现在是公司的经理,年薪八十多万,随便给你安排个工作,也让你一月八九千不是!”
陈阳皱着眉头,站在那里,带着点不耐烦了。
旁边两个保安,都叹了口气,摇着头。
“看来是个落魄的公子哥,现在被老邻居给嘲讽喽。”
“没办法,倒腾假古董,的确是没什么出息。还不如咱们保安呢。”
这时候,后面来参加拍卖会的人,都在按着喇叭,不耐烦的催促着金虎。
金虎不耐烦的回头吼道:“催什么催!知道我身边这位是谁吗?他可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首富之子,陈年至的儿子,陈阳!现在人家虽然落魄,但是,也是个生意人,在开着破QQ卖假古董呢,大小也是个老板!你们这么催,不给陈老板面子吗!”
后面车子里的人,听到金虎的声音,都笑了起来,一堆来参加拍卖会的人,都围了过来。
陈阳的眉头,紧皱起来,他并不喜欢计较小事,但是,没想到当年的老邻居,如今,竟然如此喜欢踩着自己!
陈阳冷冷一笑,刚要开口。
这时候,突然,一个老头,猛的跨前一步,他一把抓住了陈阳的手。
“等等,陈先生,你……你这些玉佩,是……是赝品吗?”老头嘴角有些激动,不停的抽搐。
陈阳不耐烦的说道:“无可奉告,都让开!金虎,滚一边去,否则,五年前,我怎么把你踩在脚底,现在,依旧会!”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