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立冬祭祖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142章立冬祭祖

2020-01-14更新

孟苍云的确是怒了。
就是这两个龟孙,连累了自己!
莫元喜听到这句话,五雷轰顶,他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的职位,可不想一下子变成平民。
莫元喜不停的求饶,“孟大人,您饶命,是我错了,孟大人,孟大人……月心,月心你快点帮我说说好话,你和孟大人认识是不是,求求你,帮帮七叔吧。”
莫月心寒着脸,转过头去,她咬着牙说:“莫大人,你说了,咱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对不起,对不起,那都是我的气话,咱们毕竟是一家人,你帮帮七叔吧!”莫元喜现在,只能紧紧抓住莫月心这一个救命稻草了。
莫月心后退一步,她的确很心善,但是,她绝对没有妇人之仁!
莫月心冷冷的说道:“对不起,我不配和你成为一家人!我爸当年为了救你,瞎掉了一只眼睛,然而,你却不念恩情,看他不起!奶奶一家人,屡次逼迫羞辱我,欺辱排挤我们一家,然而,你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不是主持公道,而是要抢夺我的财产!我向你诉说情况,你一点不听,还给我安上不孝不敬的罪名,还要用孙焘来欺压我!你这样的家人,我不想要!”
莫月心的声音不大,但是,铿锵有力。
整个办公室,静的落针可闻!
莫元喜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孟苍云啪的一拍桌子,“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给我滚,等着回去,听候你那边总督的发落去!滚出去!”
孟苍云这里毕竟是没有对莫元喜的直接管辖权,他把莫元喜给轰走,然后直接把孙焘扔给了检查办的人,让他们查找孙焘的罪行。
随即,孟苍云让人,立即把莫月心的楼盘给通过了。
莫月心拿着所有的材料,兴奋的握起拳头!
接下来,可以光明正大的收钱卖楼了!
莫元喜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莫家。
莫伦宇看到莫元喜,立即嬉笑走过去,“七叔,您回来了,怎么样,孟大人是不是对您刮目相看,恩宠有加?”
莫元喜气的,一巴掌扇在了莫伦宇的脸上,“王八犊子,给我滚一边去!”
“七叔,你……”莫伦宇委屈的捂着脸。
秦武和莫雨晴正好走出来。
秦武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小叔为什么发这么大火气?”
莫元喜看到秦武,想到昨天他的挑唆,更是愤怒,一脚踹在了秦武的肚子上,他抄起一边的扫帚,朝着秦武就砸了过去。
“你个败家的王八犊子!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得这么惨,我打死你,打死你”!
莫雨晴吓的尖叫起来。
整个莫家,乱成一团。
莫老太太也跑了出来,看到莫元喜在殴打秦武,她立即走过去,拦住了莫元喜。
“老七!你发什么疯!秦武是秦家的人,就算是他做错了事,你也不能这么对他。”莫老太气呼呼的说,“你要打就打我,不许再发疯打我孙女婿了。”
“哼,老娘,都是你害我最惨!”莫元喜气的,一扫帚打在了莫老太的胳膊上,“都是你这个老太太胡搅蛮缠,整日欺负莫月心一家!都是你挑唆我,让我对付莫月心一家!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也能平步青云了。”
莫元喜每骂一句,就狠狠的抽一扫帚莫老太。
他是怒了,十多年在西北苦寒之地,受的罪,做的功劳,一朝之间,化为泡影!人生,再也没有希望!
莫元喜狠狠的抽了十多下莫老太,一转身,大步离开了!
他现在,只能立即赶回西北,找到总督。
好在他和总督有些交情,求情之下,应该会给自己保留一点职位!
只是,再想飞黄腾达,已经是完全没有可能!
莫元喜带着人,直接离开,坐上飞机,离开了。
莫家老太太坐在地上,哭天喊地,“你这个王八犊子,我供你读书,供你在那边经营人脉,你就这么对我!呜呜呜……”
莫伦宇捂着脸,扶着莫老太说道:“奶奶,肯定是莫月心在七叔面前说了什么!才会让七叔发这么大火气的。”
莫老太全身疼痛,她咬着牙说:“老三这一家子,实在是太可恶了!哎哟哟,疼死我了,身上疼,心脏也疼!快带我去医院吧,哎哟哟,我迟早会被莫月心这一家子,给气死了……”
……
小莲湖楼盘,没有任何特意的宣传,只是在网上,公布了开盘时间。
因为此前,这个楼盘热度太高,导致最近关注的人太多。
开盘时间还没到,小莲湖楼盘的认筹人数,就达到了上万多人!
这一次,只有八栋楼开盘,总数是一千套,这么多认筹人数,等开盘那一天,没多久,就出售了百分之九十五。
也就是二十亿已经到账了。
莫月心乐的合不拢嘴,这些算是本钱,接下来的楼,卖一栋就赚一栋的钱!
整个天阳大厦的员工,特别是天阳大厦的保安,全都分到了特大红包!
两万块。
而且,这还只是初期的红包,等一个季度,一年,都会有更大的红包奖励。
整个天阳大厦保安部,喜气洋洋。
唯独陈阳。
父母的忌日,已经到了!
而冬天,也已经到来。
立冬时节,寒风凛冽。
此日之后,便正式跨入冬季!
秋收而冬藏,万物蛰伏。
有些人在祭祖,有些人在吃羊肉水饺。
陈阳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慢踱着步,到了一处草坪处。
这里,就是五年前,父母和自己,跌落的地方。
抬起头,天阳大厦的九十九层高的天台,耸立如帝剑!
这种高度落下。
父母却依旧用双手,换了自己一条性命。
“爸,妈,对不起!”
陈阳站在那里,这一刻,他如同是孤单的流浪狗,不知何处是家,不知何处是归途。
“五年了,我却依旧不知,你们尸骨何处!对不起!”
陈阳脸上,泪水滚烫。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今晚,会用仇人鲜血,祭典二老亡魂,只希望你们,能安息。”陈阳声音嘶哑,冰冷杀意,裹挟着哀思,蔓延而去。
不远处,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一个背着包的娇俏女孩,手里提着黑色带着,快步走来。
她带着口罩,似乎没有看到柱子后面的陈阳。
到了草坪处,女孩拿出了一炷香,两瓶酒,两只蜡烛,快速的摆了起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