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陈总对我有恩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124章陈总对我有恩

2020-01-11更新

  下班的时候,宁玉欣接到了一条短信,她微微皱了下眉头。
  宁玉欣犹豫了一下,朝着陈阳办公室走去,“陈总,公司出问题了。”
  “什么问题?”陈阳挑眉,看了下宁玉欣。
  宁玉欣把手机拿出来,说道:“陈总你看,这条短信,冯家的人,约我下班去泰州酒楼,而且,他们的人已经在公司门口派专车等候了。看来,是要强行邀请过去。”
  陈阳淡淡的回道:“嗯,那你就去看看。”
  “陈总,你……你是不是对泰州不熟悉?冯家也有医药公司,他们邀请我,肯定也邀请了其他的同事,我估计,很可能是要挖人。”宁玉欣开口。
  陈阳哦了一下,摆摆手,“行,地点告诉我,一会我也去看看。现在,你就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陈阳把宁玉欣不耐烦的赶走,双眼看着窗外,眉头紧皱。
  父母的死,再一次萦绕眼前。
  呼吸,有点困难。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陈阳站起身来,拳头紧握,“千里孤坟,尚且有坟有碑,有尸骨有祖祠,可以悼念,而我的父母,却死不见尸,冤无处伸!”
  陈阳深吸了一口气,“妈,爸,等着我!药盟,很快就可以,陪葬了。”
  ……
  宁玉欣走出公司,到了门口,就看到许多量豪车,一字的排开!
  最低档次的就是奔驰S6,其余的路虎、捷豹、宾利、迈巴赫等等,每一辆都在百万元之上。
  “宁小姐,我们老板有请,还请上车。”一个黑西服的人,立即跑了过来,很恭敬的带着宁玉欣,上了一辆宾利车子。
  宁玉欣看到这场面,微微叹了口气,心中嘀咕:看来这个公司,真的是遇到难关了,不知道有多少员工,能够抵御住这么大挖人的场面。公司之前都签有保密协议,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遵守?
  宁玉欣摇摇头,她突然很同情陈阳,这个老板虽然整天木着脸,但还算不错。而且之前,他还救了自己一次。
  只可惜,现在挖人的,可是泰州的一流家族,冯家!
  宾利载着宁玉欣,到了泰州酒楼,随后更有专门的人,带着宁玉欣到了顶楼的最豪华包厢。
  作为血液药物研发的组长,宁玉欣受到的招待待遇很高。
  在宁玉欣之前,还有药物研发部门的主管周韬教授,以及癌症研发的组长廖原博士。
  周韬看到宁玉欣,点了点头,苦笑一下说:“看来,咱们研发部的骨干,今天要到齐了。”
  宁玉欣无奈的耸耸肩。
  周韬开口说:“不过,宁玉欣你也可以放心,去了新公司,我也一定会为咱们争取跟宽松的工作环境,不会让人骚扰你。”
  宁玉欣没理会周韬。
  没多久,研发部门三十多个骨干,全都聚在了里面。
  “马家这是要做什么?光明正大的来挖咱们吗?”
  “什么?马家,不是纪家请的咱们来的吗?”
  “我是冯家邀请来得。这么说来,除了冯家外,纪家和马家也参与了?”
  “我的天,台州市三大一流家族合起来挖人,看来,咱们那公司,真的没有活路了。”
  一群人小声的嘀咕着。
  没多久,马家、纪家和冯家的话事人,便相继到场。
  马成新微微一笑,他走出来,朝着宁玉欣这些人,开口说道:“各位学术界的大佬,你们好,今天冒昧把你们请到这里来,想必大家也都清楚目的。对,我们要开一家新的制药公司,而你们,将按照你们原来薪水的一点五倍,继续在新公司里,做之前的工作。”
  “当然了,我们也不会强求,现在如果有人不愿意跳槽的,可以站出来。”
  “另外,关于保密协议和跳槽违法的事情,各位完全不用担心,想必你们也看到了,这一次,是我们三大家族,联合挖人。这么说吧,在泰州,剑南家族离开后,我们三大家族,就是天!”
  “我可以保证,各位安然无忧,并且,步步高迁,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钱财。”
  马成新很自信,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原本剑南家族和他们三家,同为泰州一流家族。但剑南家族因为有魔都主脉,作为靠山,所以说,冯家、马家和纪家,均是不敢招惹。
  而现在,剑南家族离开了,他们三家的确,就是泰州的天!
  宁玉欣皱了下眉头,随即,她站了起来,开口说:“既然不是强求,那,我就离开吧。陈总对我有恩,我不想跳槽。”
  “宁组长,你说什么傻话呢?快点坐下!”一边的周韬立即开口,“有恩是有恩,但是,咱们的学术发展更为重要,去了新的工作地,能有更大的成就。”
  宁玉欣看了眼周韬,已经明白过来,怪不得对方能把所有的骨干,全都给约出来,显然,是周韬这个研发部主管叛变了。
  宁玉欣摇摇头,“不用了,你们继续开会吧。”
  马成新的脸色,变的阴暗起来,他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敢如此直接的反对自己!
  真当自己笑脸相迎,就不拿刀了吗?
  马成新手插在口袋里,朝着宁玉欣走了过去,“宁玉欣小姐是吗?听说,你在血液研究组,是组长。”
  “对。”宁玉欣迈开修长的腿,抬步往外走。
  “慢着。”马成新端起一杯酒,“好歹来者是客,我敬你一杯。”
  马成新微笑,端着酒杯,挡住了宁玉欣的去路。
  宁玉欣面无表情,冷冷的说:“不用了,我不会喝酒。”
  “噗”!
  马成新突然一杯酒,全都泼在了宁玉欣的脸上,接着,他“啪”的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宁玉欣的脸上。
  宁玉欣咣当一下,倒在了地上。
  马成新脸上露出煞气,他呵呵冷笑,“在泰州,还没有人,敢拒绝我的酒!你算个什么东西?自以为有点姿色有点学历,就敢把老子,不放在眼里了?行吧,既然你不愿意,来我的公司,研究血液药物,那你就在这个酒楼里,研究男人吧!”
  马成新冷笑,他拍拍手,说道:“来人啊,把这个贱人带到客房,等我一会去和她谈论谈论新的工作,看她这姿色,做酒楼的头牌,也可以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