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懒得询问_我从海底来在线阅读

第110章懒得询问

2020-01-11更新

  很快,陈阳到了苏市府衙。
  一个年轻的男捕快,一脸愤怒,押解陈阳。
  陈阳开口说道:“我想看一下,死者在哪里,以及,举报我的人是谁。”
  “满足你,让你死心”!
  王刚咬着牙,带着陈阳,直接去了太平间。
  掀开白布,桌子上躺着的,果然是之前撞了自己车子的那个老头。
  王刚一向疾恶如仇,他怒视着陈阳,“看到了吧,这个人,你是不是认识!是不是很眼熟?!如果你撞了他之后,能够及时叫救护车,这个人,就不会死了!你良心现在疼不疼?!”
  陈阳看了眼王刚,淡淡说:“你刚入职吧。虽然有同情心,是好事。但,你所见,并不一定,是真相。”
  王刚二十多岁,的确是刚入职,热血澎湃,他怒视着陈阳,“一条人命被你这么撞没了,到了现在你竟然还能这么平静?”
  “呵……我想看看,举报人。”
  王刚点点头,“行啊,走吧,对方就在隔壁房间里。”
  王刚带着陈阳,走了进去,他指着一个瘦削的中年男人,说道:“就是他,当时你撞人的时候,他就开着车,跟在你后面。那一段路上的监控摄像头虽然坏了,但是,他的行车记录仪,记录下你撞人然后又威胁老人,逃走的情形!”
  “是吗?”陈阳在那中年人对面,坐了下来,“这么说来,你都看到了?”
  中年男人扫了眼陈阳,嘴巴不屑的一笑,“自然看到了,你,就是罪犯!”
  随即,他朝着王刚说:“先生,我到底是什么能走?证据什么的,我都交给你了,现在,我能离开了吧。老婆孩子还等着我回家做饭。”
  王刚看了看时间,开口说:“很快,等证据科的人确定一下,卢浩先生您就可以回去了。”
  陈阳叹了口气,他站起来,朝着卢浩说道:“其实,挺佩服你们的,如此煞费苦心,就为了给我安一个肇事逃逸的罪名。”
  卢浩更是呵呵一笑,他不屑的说道:“陈先生,您还是安心的坐下来,等着判决吧,其实你也不用担心,这种罪名也只是十多年而已。”
  “是吗?”
  陈阳突然双手轻轻一分。
  合金镣铐,直接被他拉断。
  陈阳走了过去,一巴掌扇在了卢浩的脸上,接着,他抬脚,咔擦一下,直接把卢浩的胳膊给踩断。
  卢浩疼的大叫,哀嚎不已。
  陈阳也不说话,一抬腿,又把卢浩的另一条胳膊,更生生的踩断。
  “住手!你给我住手!”王刚冲了过来,神色惊慌而又愤怒。
  “滚一边去”!陈阳直接把王刚推到一边,“站旁边好好看着,看明白一个人是怎么活生生的疼死的。”
  陈阳冷冷一笑,接着,他一抬腿,踩到卢浩的右腿上。
  “咔擦咔擦……”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卢浩疼的几乎晕厥,“救我,快救我啊。”
  王刚只能呆呆的站在一边,他虽然愤怒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根本动弹不了,甚至连开口喊叫都不能。
  陈阳轻轻冷笑,盯着脚下的卢浩,“知道你哪里做错了吗?你错在太工于心计,却不知,我,从来不会被规矩束缚。”
  陈阳懒得开口问,他的脚,朝着卢浩的最后一条煺,踩下去。
  “等等!饶命,饶了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大爷,我不该诬陷你,我只是一个听命做事的人,老张头也不是我杀的”!卢浩凄惨的叫着,眼睛疼得流出血来。
  陈阳的脚,在空中停了下来,他开口说:“哦?这么乖巧?那好,说说你们做的事情吧。”
  卢浩不想死,他真的害怕了,他发现,陈阳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他在府衙中,都敢对自己动手!而且,从头到尾,这个疯子都没有主动的开口询问!
  卢浩现在终于明白,陈阳根本不在乎真相!
  陈阳根本就没害怕过会被冤枉!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他到底有什么依靠?
  卢浩颤抖着快速说道:“是一个黑衣老头找到了我,他说让我开车跟着你,还说有一个老头会撞到你的车子上,让我拍下来,然后举报,其他的事情就不用管了。后来,老张头撞了你的车子,他走了几步,那个黑衣人碰了老张一下,老张就吐血,没多久就死了。老张头是黑衣人杀的,和你无关。而且,我……我也是受害者,我是被他们要挟的。”
  陈阳没再理会卢浩,他走到王刚身边,拍了拍他肩膀,“现在,你明白了吧,你眼睛所看到的,也不过只是假象而已。”
  说完,陈阳背着手,直接离开了苏市的府衙。
  没有一个人拦他,到了院子里,府衙主管,亲自开着车,送陈阳回去了。
  王刚愣在那里,刚刚的事情,让他一时间崩溃。
  原来,果然是眼见不一定为实!谁又能想到,会有人设计成如此精妙的圈套!更想不到的是,对方为了诬陷陈阳,生生的害死了一条人命!
  ……
  陈阳回到了山塘吴语小区,回到家中。
  他拿出手机,给曼灵打了个电话。
  “主上,什么事?”曼灵开口问。
  “你在哪?”
  曼灵回答:“在魔都,调查姚家。”
  “嗯,你忙。”
  陈阳挂断了电话,本来想看一下,背后到底是何人设计圈套。
  既然曼灵不在,陈阳也懒得费心了。
  第二天。
  莫月心立即招募工程队,直接在昆西小莲湖一带,破土开工了。
  这个项目,的确很赚钱,所以,莫月心已经迫不及待。
  按照现在的制度,只需要把地基铸造好,再盖上几层,就能够申请预售证,准备开卖了。
  利润太高,技术含量也不需要多少,只要动工,很快就能大赚一笔。
  ……
  桂香小区的别墅里。
  侯文坐在沙发上,他的身前空地处,两个舞蹈学院的大学生,正在跳舞。
  对女人,侯文一向都很挑剔。
  处于他这个位置上,姿色再好的女人,也难以入他法眼。
  所以,即便只是欣赏舞蹈,侯文也只会找还是初女的来表演。
  但唯独,对莫月心,是个例外。
  “好了,别跳了,过来给我捶捶腿。”
  侯文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开口说。
  两个女学生都有些迟疑,她们是艺术学院的高材生,来这里,也只是为了一小时一千块的表演费,可是,这并不包含捶腿的费用。
  她们都是洁身自好的学生,为什么要捶腿?
  侯文看了眼两个女生,冷哼一声,“还愣着干什么?给你们脸了是不是!哼,小地方的女人,果然都没眼力劲。”
  “现在,给我捶腿,否则,我怀疑你们偷了别墅里的东西,那么,你们就只能进看管所了……”侯文闭着眼睛,冷冷地说。
  两个女人哭泣,再也不敢违抗,乖乖的给侯文捶腿。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侯文拿起手机,声音变的和蔼,“哪位?”
  “是侯先生吗?我是莫月心的母亲,我啊,想请你吃一顿饭,不知道你……能不能赏光?”对面,蔡云月巴结的声音响了起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